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第十九章

“所以说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夜兔青年拿起手边的茶水,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小口,目光灼灼地看向自己的近侍,歌仙兼定。

  至于压切长谷部,夜兔非常机智地从长谷部所住的房间门缝塞进了一张小纸条,表示了轮换近侍的意愿,然后头一次非常正式地制定了近侍的排班表。这一次不仅是几个勉强算是打过交道的刀男,夜兔把整个本丸见过面没见过面的刀剑全都排了上去。

  其中自然包括并没有找人和自己去挖弟弟的一期一振和另一把暗堕刀宗三左文字。

  而且宗三左文字,被他暗搓搓排成了明天。

  歌仙兼定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您要找我商量的事情就是您在一棵树上遇见了宗三左文字?”

  夜兔神情严肃地点点头。

  “那他也看见您了?”

  “应该是吧。”夜兔偏头想了想。

  “所以呢?”歌仙兼定露出一丝苦笑“您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就是想问你一下,宗三左文字和你同是打刀,讲道理要是来真的,谁能占上风?”

  “我。”歌仙兼定回答得毫不犹豫。

  夜兔意料之中,但却仍然有些丧气的样子。他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端坐在案边看起今天的文书,但是眼神却还是时不时瞥向坐在门边的近侍。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不是想要这个文系废物,是想要我呀!”就在夜兔又一次看向歌仙兼定后,刚刚低下头重新把目光放在手上的演练排表时,就听见轻佻的语调。

  夜兔一把扔下手里的东西,蹭地窜了过去,坐在赤发歌仙的对面。赤发歌仙看了动作迅捷的夜兔一眼,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仍把头转向拉门之外,闭起双眼深深吸了口气,一副惬意舒服的样子。

  门外,是烂漫樱花随风飞舞,一池静水如映云霞。

  “你终于出来了。”夜兔盘起双腿,顺手用伞尖戳了戳歌仙兼定“来来,歌仙兼定之前说宗三左文字暗堕是因为这座本丸里原来的江雪左文字,具体说说呗?”

  “这种事情直接问那个文系废物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特意等我出来?”赤发歌仙好像是对夜兔没规没矩的行为略有微词,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夜兔,眼里的嫌弃没有半分掩饰。

  “歌仙兼定不是一直因为自己是初始刀去没能保护得了其他刀剑心存愧疚嘛,直愣愣捅他伤口多不好啊!”青年说得轻描淡写。

  “所以拿来问我就可以了?”赤发歌仙微微睁大秀气的双眸。

  “你又没有这种毫无必要的心理负担。”夜兔闻言有些奇怪地看了赤发歌仙一眼“更何况打架打输了的人没资格废话。”

  赤发歌仙对着夜兔露出一个非常歌仙兼定的、温良文雅的微笑。

  这微笑立刻使夜兔想起了赤发歌仙的换人绝技,在趁还没换人的时候一伞抽上去和认怂低头转移话题之中,果断地一伞抽了上去。

  不过力道不大,与其说是在找事儿打架,更像是正常朋友之间的打打闹闹。

  赤发歌仙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夸张地捂住被打的左臂,摆出一副被家暴后不可置信痛心疾首的表情。

  夜兔瘫着一张脸:“你戏是真多。”

  赤发歌仙轻轻笑了一下:“你以为我出来是一次那么容易的,不抓紧时机怎么行。”

  “那就赶紧回答问题别废话了好吗?”夜兔丝毫不为所动。

  赤发歌仙特别自然地拿起歌仙兼定的茶杯,顺手将剩余的茶水泼了出去,给自己续上一杯,双手捧着杯子,光看这坐姿还以为是三日月宗近换了身衣服。

  “同是暗堕刀,对我就如此不屑一顾。对比之下,还真是让人伤心呢。宗三的吸引力就比我大这么多吗?”赤发歌仙看起来心情很好,好到可以随口调笑。

  但是坐在一旁青年抽了抽嘴角,力图靠自身的存在直接不解风雅地破坏这种恬淡惬意的气氛。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前主极控制欲很强,所有人的一言一行均不得违逆他的意思,算是那种喜欢把人玩弄于鼓掌之上的类型。同时也极其厌恶被人干涉,进言劝谏之类的行为都是禁忌中的禁忌。江雪左文字的劝谏之举不仅使自己受罚,更是连累了他的两个宝贝弟弟,弟弟们受难也反过来使江雪更加抵触前主的命令。从本丸最受倚重的战将之一到被生生折磨碎刀,也不过是短短一日间的事情。”赤发歌仙说得轻描淡写“这种事情,你知道了也没有用啊。还是说,你是想知道碎刀的细节?”

  “我也不是为了有用才想要知道的。”夜兔说完自己偏头想了一下,才发现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更加详细地了解宗三左文字暗堕的经过。

  明明不必要且无所谓。

  赤发歌仙看了看突然之间就像是耷拉了无形的长耳朵的黑发青年,笑着说道:“不过说起来你还真的是喜欢暗堕刀啊!明明只要你愿意,无论是小光还是加州清光,甚至是这个文系废物,都可以躺平给你玩,却偏偏看上了一把暗堕的宗左三文字。”

  “我就是想和他打架而已。“夜兔不甘心地反驳道,但是样子怎么看怎么心虚气短。

  赤发歌仙嗤了一声:“妖精打架是吧?”

  青年仔细想了一下才认真回答:“我并没有这种意思。只是看见他的第一眼就觉得,那样的人,又是刀灵,就应该手执利刃驰骋沙场,身染鲜血不为所动。纤细又坚韧,美丽又强大。”

  赤发歌仙身形不动,鲜红如血的眼眸倏忽一转,盯住夜兔。

  这眼神让夜兔本能般警觉起来,握伞的手微微用力。

  可这目光连带着沉痛阴郁的神情只出现了短短一瞬,就随着赤发歌仙拨弄头发的动作而被信手抹去:“这样啊……也不知道你的运气是好是坏呢。”

  夜兔并没有因为赤发歌仙恢复正常而立刻放松下来,但他仍然向对方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宗三左文字做惯了近侍刀,大概是不会对陪侍你太过抵触的,说不定会很容易到手哦。”赤发歌仙笑得暧昧,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但是既然已经暗堕了,会有什么变化,谁又能说得准呢。”

  夜兔看着赤发歌仙也不和他打招呼,自顾自走出近侍房向大门外走去。

  “是去厨房吗?”夜兔在心里大概判断了一下方位,心里的念头一掠就过了。

  赤发歌仙沿着长长的走廊慢步走着,走过了拐角就看见一道挺拔的身影。他毫无顾忌地笑起来,颇有些张狂意味,开口又是散漫轻浮的调子。

  “长谷部君,你这种行为真的很像跟踪狂啊。”

  “只是不想怠慢这位大人罢了。”压切长谷部的声音仍然正经又恭谨。

  “你何止是不想怠慢,简直是迫不及待想要款待他了呀!不过看来他对你们的兴趣都没有那么大啊!”赤发歌仙明晃晃地嘲讽“不知道那位宗三先生肯不肯配合你们的计划呢?”

  “您忘了吗?宗三左文字也是囚禁前任审神者的策划者之一。”压切长谷部看上去毫不动摇。

  “此一时,彼一时,你自己也说了是前任。”赤发歌仙说着就继续向前走,和压切长谷部擦肩而过“连莺丸和三日月他们都不再提起此事了。”

  “真可笑。”压切长谷部的声音在歌仙兼定背后轻而坚定“这座本丸从战绩册上看,可是从来没换过审神者啊。”


评论(20)
热度(227)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