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第十八章

夜兔现在躺在本丸里一棵不高不矮的树上,试图把自己整个人埋进这支粗壮树枝上繁茂的绿意中。

  不,并不是因为今天天气甚好使得青年突然兴起了躺在树上好好感受这异常平静安和的本丸的念头,更不是因为他现在所处的这棵树在已经完全进入春景的本丸中有什么独到之处。

  他只是单纯地在躲近侍罢了。

  更确切地说,他只是单纯地在躲长谷部而已。

  长谷部担任近侍虽然尚且日短,但是全方位的跟人模式让青年隐隐回想起他青春期刚刚觉醒夜兔种族本能是自家老妈的紧张状态。

  虽然这么想有些诡异且不是很对得起长谷部本人,毕竟压切长谷部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是当之无愧的帅气沉稳,但是至少在现在的夜兔看来,长谷部的脸上就差上一个大大的“妈”字了。

  但是毕竟长谷部并不是自家老妈,他也不再是控制不住自己身体力量动不动就会惹出麻烦的青春期小鬼,所以这样的状态就算是神经粗壮有如夜兔者,大概也察觉出了异样。

  不过这也算是他自作自受。

  夜兔想到这里就在树枝上翻了个身,默默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他一直知道自己是只颜狗,毕竟这是家族遗传有迹可循的。据老妈非常自豪地回忆,想当年她一个独居少女之所以敢让打扮诡异、言谈奇怪、看起来像是饿了一个月的流浪汉一样的父亲进屋吃了那么一顿饭,除了因为她坚信自家物业的给力保安之外,更主要的原因就是父亲实在是长得太过好看,好看到软饭硬饭随便吃,完全犯不着作奸犯科的程度。

  但是他一直不知道,自己除了是个颜狗之外,还是个声控。

  按照审神者们在网上的也不管会不会被自家刀剑窥屏、反正相当随心所欲的八卦和痴汉,据说刀剑男子中莺丸算是最能以声惑人的,就连历史上的传闻“明明不是春天,拔刀时却能听到莺鸟鸣叫的声音”都被各位婶婶捏他成了“明明不是春天,莺丸一张口却能让人身处春天万物复苏的大草原”,也不知道到底让多少审神者的耳朵怀了几胞胎。

  但是这种事可能真的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对夜兔来讲,莺丸的声音他也是听过的,虽然只有那么几句,但是也足够让人惊艳。只是惊艳归惊艳,却没有第一次听长谷部说话时的那种被一箭射穿般的战栗感。

  所以当夜兔在向压切长谷部的近身跟随表示不满或者干脆想换近侍时,长谷部一般都会用一副略带失望沮丧却强行忍住的样子,轻声问他:“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让您不满意了吗?”

  声音低缓,温和轻柔。

  在面对这种声音节节败退割地赔款之后,青年总算是总结出了原因。那种介乎于正经和色气之间并能在来者之间自如游走却不觉过火的声音和长谷部这个人本身奇异地融合到了一起,既准又狠地踩中了青年关于声音的某种不可言说的喜好。

  明白了原因,并不耽误夜兔继续拿长谷部没辙。用赤发歌仙的话来讲,就是“沉溺声色这种事,有色就有声,栽到什么上都是栽,认了吧认了吧”

  哦没错,夜兔终于又见到了那天晚上和他打了个爽却拒绝承担后果的暗堕歌仙阁下,然后发现了虽然歌仙兼定没有办法控制赤发歌仙出现的时机,但是赤发歌仙却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来去自由。具体表现为夜兔在和歌仙兼定说话的时候,赤发歌仙时不时就出来吐个槽开个嘲讽,但每当夜兔一提到“我记得我们还有个架没打完”的时候,赤发歌仙就对他微微一笑,干净利落地晕倒换人。

  简直无耻。

  这直接导致了青年现在连看见歌仙兼定对他微笑的时候,都觉得牙疼。

  所以自作自受的夜兔此时也就只能躺在树枝上望望天看看地,躲躲近侍顺便想想那个今天送信让他回一趟现世神棍到底有什么事情,值得那人大惊小怪神经兮兮的。

  “长谷部啊,那种声音想必在战斗中会更狂气一些吧……在负伤后则会更色气一些吗?满身伤痕躺在地上请求手入的时候会呼痛吗?会呻、吟吗?”夜兔一手垫在脑后,另一只手拿着伞放在胸前,闭上眼的瞬间长谷部的那声“主人”仿佛就在耳旁。

  吓得夜兔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不妙啊……”青年坐在树枝上,有些心虚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冷静点不要瞎想啊,求知欲的话回去看看小少爷留下的资料片就好了啊。”

  青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求知欲”和满足“求知欲”的方式有哪里不对,眼神在不知不觉间有些放空。

  但是当一个紫色身影出现在拐角处的时候,夜兔还是马上就注意到了。

  那人显然也看见了夜兔,但却没有改变自己不紧不慢的步调。他身上深紫色的内番服在夜兔看来换上谁穿都要显得土气,但却丝毫没有有损于眼前人的美貌。纤细腰肢被系着栗梅色蝴蝶结的黑色腰封勾勒出来,明明是男性,但露在外面的脚踝竟可让人生出不盈一握之感。右脚踝上简单的黑色佛珠和左耳上垂坠下来的红色流苏随着这人的步伐微微晃动,让人的目光不由得跟随流连。长到腰际的樱粉色头发用紫色发带高高束起,唯有一缕有意无意垂到腰间。

  他不疾不徐地走近,抬头看了眼夜兔所在的方向,视线散漫无迹,让夜兔觉得自己和周身的树叶枝干并没有什么不同。蓝绿异色的双眸是眼角略微下垂的形状,单单这么看上去就无端给人疲惫悲伤之感。

  宗左三文字,天下人之刃。

  怪不得。

  这双眼睛,合该睥睨众生。

  夜兔心里还没有感慨完,就看见宗三左文字对着他所在的方向笑了笑。

  当然不是善意的笑容,却也说不上是恶意的。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是个没什么意义的笑。

  就好像他想笑就笑笑。

  更像是夜兔的一时恍惚、一个错觉。

  夜兔就这样看着宗三左文字笑完就转回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靠近这棵树、身影与这棵树重合、然后又淡漠离开。

  本丸里突然吹起一阵风,扬起宗三左文字的樱粉长发和夜兔的紫藤长襟。

  青年在宗三左文字背影消失很久后仍然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坐在树枝上,手里深竹月色的巨伞也纹丝不动。黑色头发被乍起又息的春风吹得有些凌乱,但是夜兔却没有心思去搭理它。

  “啊啊啊啊啊想打架想打架好想打架。”青年声音细碎,眼睛却好似能发出微光。

  为了这个暗黑本丸里,暗堕的,宗三左文字。


P.S

正常人:我想和你困觉。

夜兔:我想和你打架。

作为最主要cp,宗三美人居然刚出来啊啊啊啊啊啊

想要醉卧宗三美人膝(゚▽゚)/

评论(36)
热度(201)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