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第十五章

“对对,就你。”夜兔对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你要是想先打架就把你弟弟放下来,要是不想打就把刀放下来。”

  一期一振完全无视夜兔的话,揽住五虎退的手臂安稳有力,持刀的手更是没有半点儿要放下的意思:“审神者大人有何贵干?”

  夜兔突然觉得这时候要是说一句“干你”大概就可以成功引战了。

  “好想试试啊……”夜兔眯起眼,在心里默默盘算着“歌仙兼说过一期一振的实力在他之上啊……”

  “主公……大人……”五虎退在他哥怀里不安地回过头,刚吞吞吐吐地说出几个字就被他哥压着脖子按回怀里。

  “当着弟弟的面说要干人家哥哥什么的,感觉这个羞耻度有点过分了,毕竟弟弟看上去还是未成年的样子呢。”夜兔遗憾地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刚才那张纸递过去。

  没人接。

  气氛顿时十分尴尬。

  夜兔又把手默默往前伸了伸,一期一振脸上的防备和嫌恶更深了两分。俊秀男子皱起眉头,看着夜兔的眼神活像一个妙龄少女见了从下水道爬出来的虫子。

  很好。夜兔觉得自己本就为数不多的耐心嗖地一下就耗完了。

  “歌仙兼定暗堕的表现是精分,你暗堕的表现是突发性矫情吗?”夜兔特别不耐烦地把手里的纸往一期一振方向一甩。

  “兄长没有暗堕!”响亮带有些尖锐的声音突兀插进来。

  五虎退激动地在一期一振的怀里张牙舞爪,他脚边团团围绕的小老虎也也对着夜兔龇牙咧嘴:“兄长才没有暗堕!兄长现在明明好好的!”

  夜兔被五虎退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一愣。

  “五虎退!”一期一振打断五虎退,扫了一眼夜兔转身把五虎退放在地上“进去!”

  “我……我不要!”五虎退一手抓住一期一振右间上的斗篷,金色的兽瞳瞪得溜圆“我也是有练度的!我能帮上一期哥!”

  “我让你进去!”一期一振语气严厉,身体却更加严密地把五虎退挡起来。

  五虎退不说话,但就是不肯松手。

  “什么嘛!”夜兔从呆愣之中回过神来,反而笑了起来“这幅男子汉的样子不是很好嘛!那副动不动就要哭唧唧的样子真是烦都要烦死了。”

  一期一振回头看向夜兔,手搭在剑柄上。

  “要打吗?”夜兔眼神闪亮,把手上撑着的伞欢快地转了个圈。

  “不,我只想请您原谅五虎退的无礼。”一期一振紧紧握着手里的刀,神色凝重。

  “哦。”夜兔有些丧气地垂下目光,正对上五虎退脚边一堆挂着“超凶“表情的小猫。

  不,是小老虎。

  怎么说呢……看着这群已经好像已经做好战斗准备、仿佛夏说着“我随时可以扑上去挠死你哟”的小东西,夜兔觉得自己本来随时可以高涨的战斗欲莫名其妙被浇了一盆冷水。

  “感觉被彻底地被小瞧了啊……”夜兔在心底默默说道,摆出一副咸鱼微笑脸。

  夜兔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天色,既然决定不引战了那就赶紧结束,他还要回头去找加州清光呢。

  “刚才是政府今天发下来的通知,意思大概就是说你两个弟弟不知道为啥被埋在大阪城地下了,让各位审神者有空派人去挖。”夜兔指了指飘在地上的那张纸“你要去挖弟弟就自己去吧,自己找人组队,找齐人了就去找当天的近侍让他拿过来我就给你批准。”

  一期一振纹丝不动看着夜兔。夜兔耸了耸肩转身就大步走开了。

  等夜兔走远后,五虎退赶快捡起地上的纸:“一期尼,是博多和后藤哥哥……”

  一期一振只是就着五虎退的手扫了一眼,就拉着五虎退回到了屋里。

  等在整座本丸的范围内找了一圈加州清光然而毫无成果的夜兔,非常沮丧地回到了自己的主建筑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施工队早就收工走人了。

  他远远的就看见一楼近侍房里的昏黄灯光,在那一瞬间觉得明明可以守株待兔却非要四处乱找的自己简直是脑子有病。

  “加州清光!”夜兔欢快地扑进近侍房。

  加州清光端坐在桌案前,听见声音抬起投来,红色双瞳在灯光的点染下似有波光粼粼,如玉琢磨。

  “原来你在这里啊,害我找了那么久……”夜兔很自然地坐在加州清光身边。

  “您有事请要吩咐吗?”加州清光偏过头看夜兔,上挑的眼型从这给角度看上去更加分明。

  夜兔在那一瞬间被眼前的美色晃了一下,有些语塞:“那、那倒是没有。你是今天的近侍嘛!突然不见了我就找找看啊。”

  “等等,这个语气为什么像是在找一只经常出现但是今天突然就不见了的野猫?”住在夜兔心底的迷你Q版的小夜兔狠狠抽了自己一伞。

  加州清光却并没有注意夜兔明显有些凝滞的表情,只是低着头,双手握紧放在膝盖上,在黑色布料的衬托下,加州清光的手显得格外白皙羸弱。

  “那个……主公……”加州清光低着头,褐色的发丝自然卷翘。只有颈部的几缕头发被内番服的红色围巾压住,向外翻翘着,给人一种不设防的感觉。

  “原来我真是条颜狗。”夜兔在心底感慨了一声,决定稍微想自己的欲望屈服那么一点儿。

  “主公……既然把它赏赐给了我……”加州清光犹犹豫豫地从怀里掏出夜兔白天送给他的指甲油套装“能不能……帮我……”

  加州清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夜兔发现加州清光握着指甲油套装的手越放越低,最终轻轻抵在了桌面上。

  “你想让我帮你涂指甲?”

  “是……”加州清光小小声地回答。

  “好嘛,涂个指甲而已,抖什么。”夜兔笑着拿过指甲油,熟练地开始清理加州清光指甲上斑驳的颜色“虽说我自己因为鼻子比较好使,受不了指甲油的味道,所以从来不用。但是以前经常帮妈妈涂指甲哟。”

  夜兔握着加州清光的修长手指,一点一点地清理得十分仔细:“仔细看看,你的指甲好像比平常人苍白一些啊。是身体不好吗?”

  加州清光呐呐不言。

  夜兔也不说话,开始认真给加州清光涂指甲油的样子竟然有几分兴致勃勃。

  “关于颜色,其实我并不会挑选,不过好在店员很亲切。听说是给加州清光你的,就直接推荐了这一款。据她说,有很多审神者都觉得很适合。”不一会儿夜兔就涂完了一只手,他把加州清光的手微微抬起,仔细看了看,对着加州清光挑起一个笑容“真的很衬你的眼睛。”

  加州清光睁大眼,好像愣住了。

  好在夜兔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习惯了眼前这位的少言寡语和面无表情,于是他见怪不怪地继续低头涂起另一只手。

  “虽然只是涂个指甲,但是要想所有步骤完美走一遍下来,还是要花费不少时间啊。”夜兔终于完成了手上的工作,把加州清光平平伸直的双手放在桌子上。

  灯光下饱满均匀的红色指甲好像镀着一层光。夜兔相当自满地笑起来:“怎么样?是不是涂得很好?很久没有给人涂了,好在没有手生啊!”

  “谢、谢谢!”加州清光轻声说道,抬眼看着夜兔,抿唇一笑。

  夜兔觉得自己顿时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

  “笑……了?”夜兔眨了眨眼。

  “这样……会不会稍微可爱一些?”加州清光嘴角微微上扬,垂眼看着桌子上的双手,期待的语气却是向着夜兔的。

   自卑混合忐忑的神情,犹疑中带着希冀的话语,相互融合,也相互矛盾。

  简直可爱!

  “恩,很好看。”夜兔咽了咽口水,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上去自然“那个,时间有点晚了。我要去休息了,你也……”

  “稍稍等一下可以吗?”加州清光有些急切地打断夜兔的话,使得夜兔本来要说的后半句生生卡在喉咙里“我想……等指甲干一干。”

  “毕竟,是您辛辛苦苦才完成的。”加州清光不等夜兔反应,就急忙补上这一句。

  “啊……这倒是没问题。”夜兔抓了抓头发,为自己方才情急之下随便赶人出去暗自心虚。

  两个人相顾无言,于是加州清光的神情更加不安起来。

  只见他想了又想,按在桌子上的指尖都因为主人的力道而有些泛白,最后加州清光像只被人抛弃过的小猫想要讨好肯蹲下来看它一眼的路人一样,有些胆怯地慢慢靠过去,在身体僵直的青年的下巴上啄了一口,还伸出舌尖轻轻一刮。

  “我会努力服侍的,所以……就稍稍等一会儿,可以吗?”加州清光亲完就立刻与夜兔拉开一点儿距离,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夜兔的神情。

  青年微低着头。

  “您……生气了吗?”加州清光下意识往后退,但他身体的动作好像反而刺激到了身边的人。

  夜兔一手抓住加州清光的肩,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头,强迫性地直直吻了上去。

  

PS

我考完啦!!!

虽然考得特别惨呢(咸鱼微笑)

立刻就来更新啦!

小天使们么么哒!

都这么多章了,大家说我是不是不用再贴那么长的注意事项了……

评论(51)
热度(276)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