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1. 私设如山,人物OOC。
  2. 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不能接受以上注意事项或者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迅速撤离么么哒~~



第十四章

夜兔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家居服就走下楼,看见端坐在近侍房里的加州清光身形笔直,感觉像是坐在那里有些时候了。

  “我就想知道为啥二楼什么都有,就是没个厨房?不知道这样非常不方便吃夜宵和早饭吗?”夜兔十分丧气地坐到加州清光身边,趴在桌子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烛台切光忠早上嘱咐过,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您想要用餐的话,我现在就去取。”加州清光微低着头,轻声细语。

  “要!”夜兔闻言刷地抬起头“还要我昨天买的那种一小瓶的牛奶!”

  “是。”加州清光还是一贯的少言寡语,说完弯腰行礼就出去了。

  加州清光端着托盘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夜兔已经换好了衣服,却把自己伸展成一个标准长条形,正正好好堵住了门口。夜兔听到脚步声,偏过头看了加州清光一眼,眼里瞬间燃烧起了神采。

  就在加州清光以为夜兔会跳起来抢过托盘的时候,地上的青年维持着长条形动作娴熟地侧着滚回了桌边,坐了起来,回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有点想转身就走。

  这个新来的审神者……脑子是不是真的有点问题?

  突然好想把近侍的位置推给烛台切光忠或者歌仙兼定!

  但是也就是想想。加州清光在门口僵了一下,就迎着夜兔的目光走了过去。

  “装修队的不是说今天来吗?

  “已经来了,正在修理本丸。刚才我经过手入室的时候,手入室已经结束了修理,现在装修队应该在烛台切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预感,我们这个本丸估计会和装修队建立起长久的良好雇佣关系。”夜兔面无表情喝了口奶。

  加州清光可疑的沉默了。

  “我们去拆快递吧。”夜兔吃完了东西,终于不再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跃而起。

  “文书……”加州清光看向桌子上今早刚刚垒起的一摞。

  “有什么非常规的重要通知吗?”夜兔顺手拿起来一张张翻过去“内番什么的就按照之前的排表做下去。出阵的话,目前我还没有这个打算,虽然很想去看看溯行军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内部还没有打完只能算了。毕竟……”

  说着夜兔顿了顿,看着眼前的一张稍微想了想,就抽出来折好揣进自己怀里,又继续翻下去。

  “没什么重要的了,我们走吧。”夜兔从头翻到尾,把剩下的文书都扔回桌上,散了一桌面。

  加州清光默默叹了口气,动作迅速地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跟上了野兔的脚步。

  “啊……冰箱的话,大的搬到厨房,小的我一会儿拿回二楼。”

  “书也要搬回去。”

  夜兔自己看着眼前的一堆包裹十分头疼:“果然……冲动消费要不得吗?”

  加州清光已经跑了几次,可是包裹的数量看起来完全没有减少的。

  “哎呀哎呀,别这么说呀!冲动是多么美妙啊!”

  突然有声音从背后传来,夜兔回过头,就看见绿色长发的男子不远不近倚靠在墙上,微笑着看着他。

  “你是……笑面青江?”夜兔上下打量了他一下。

  “没错,我是笑面青江,由大太刀打磨成的大胁差。嗯嗯,你也觉得是个很奇怪的名字吧?”笑面青江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夜兔。

  “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名字的,感觉很适合你。”夜兔又徒手撕开一个快递箱子。

  “哦?你是这样认为的吗?不过这个名字并不是因为我长的可爱哟!而是因为斩杀了一个微笑着的女幽灵呢。”笑面青江笑着贴近夜兔。

  “微笑的女幽灵啊……这个设定真不错呢。”夜兔看着眼前的这张脸,在心里不由得对比歌仙兼定,果然相比之下笑面青江才是真的面若好女,“不过我倒是有点在意你这身内番服……运动服配长筒军靴什么的,这个搭配才是真的很古怪吧?”

  “那么在意的话,不如帮我脱掉这身衣服?”笑面青江靠在大件快递桑,两条腿交叠着微微向前伸,显得又长又直。

  夜兔一个没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你们这座本丸里,是不是人人都会搞一套?”

  “诶?来晚了吗?”笑面青江说着还歪了歪头“不过,我是真的对你有兴趣呢。不要那么冷淡嘛!”

  “我谢谢你啊!”夜兔毫不犹豫地把手上的快递往笑面青江怀里一塞“既然人来了就干活吧。”

  “送东西的时候顺便帮我看看还有没有空闲着的刀剑,一起叫过来吧。”夜兔背着自己的伞,看也不看笑面青江,仿佛是对把后背暴露给对方这件事毫不在意。

  “真会支使人。”笑面青江眯了眯眼,半真半假地曼声嗔怪道。

  夜兔打了个抖,回头看了笑面青江一眼,非常惋惜地摇了摇头,小声说了句:“gay gay的。”

  虽然听不太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笑面青江看着青年的神情就觉得对方有些欠揍。

  夜兔心里清楚其实根本用不着笑面青江去帮他传话,青天白日大门口的,也不小的动静其他人也不可能注意不到。不过只是给其他刀剑一个过来的理由罢了。果然不一会儿就接二连三有几位刀剑男士走过来,有的落落大方,也有的畏畏缩缩。

  “御手杵是吧?那这个沉的就给你了。”

  “狮子王啊……真是威风的名字。等等,一次不要拿太多!”

  “三日月宗近,还真是大名鼎鼎啊!不必了,并不想摸。你手上的那个包裹是要送到后院的,你是在往哪里走啊?”

  于是当加州清光和压切长谷部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在三日月宗近魔性的笑声中一脸懵逼的夜兔。

  “你回来了?我拆了半天终于拆到了这个!”夜兔看见加州清光,收回试图阻拦三日月宗近的手,摇摇头随他去了“这个,是你昨天陪我去万屋的谢礼。”

  加州清光接过来,是一套指甲油的套装,他低头不说话,握着指甲油的手渐渐用力。

  本来沉默立在一旁的压切长谷部见此,叹了一口气,向夜兔问道:“主人,需要我做些什么?请随意吩咐。”

  “压切长谷部是吧?”夜兔本就没有指望加州清光给他什么惊喜的反应,被压切长谷部这么一问,自然就转移了注意力。

  “可以的话,比起压切,更希望您称呼我长谷部。压切,是来源于前主人的野蛮举动。”压切长谷部站在夜兔身后“之前的主人,因为无法原谅茶坊主的过错,将他藏身的棚子一刀压切,以此作为纪念命名了……他就是那样的男人啊,那个叫织田信长的家伙。”

  “这样吗?”夜兔有些惊奇“我还以为是因为你比较锋利,才会用切斩命名。”

  “那还真是承蒙夸奖。”长谷部微微低头勾了一下嘴角。

  夜兔在那一瞬间有些疑惑,那是个笑容吗?

  看上去很疲惫,但又并不敷衍。

  这疑惑使得青年并没有立刻把要搬的东西递给他,而是偏头有些怔忪地看着他,直到压切长谷部带着些不知所措地唤了声“主人”。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的声音很好听。”夜兔回过神,歉意地笑笑。

  “这还是第一次被主人夸奖声音啊。”长谷部略有惊讶“如果这是主命,我会试着多说一些话的。”

  “为啥会有这么无聊的主命……”夜兔抓了抓头发,把东西交给长谷部。

  人一多,事情很快就做完了,夜兔也终于脱开身把自己画好的二楼设计图交给了装修队。

  “话说回来……加州清光怎么不见了?明明是近侍的啊!”虽然这样说着,青年也没有特意去寻找,反而熟门熟路地直接来到了本丸里刀剑们居住的地方,颇为自然地敲开了一扇大门。

  “来、来了。”门内传来男孩子弱气的说话声和急促的脚步声。

  “啊!”开门的是一个白色头发的小男孩,看见夜兔发出一声惊呼,立刻就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夜兔看着对方好像被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的自己欺负得不行不行的样子,发自内心的啧了一声。

  “呜、呜……”五虎退敏感地发现了夜兔的不耐烦,向后退了一步。

  “我不找你,叫你哥出来。”夜兔没好气地说。

  “一、一期尼!”五虎退听了这话回身就跑,却一头撞入一身军装的男子怀里。

  “您是指我吗?”一头水色头发的俊秀男子,右手安抚着自家弟弟的发顶,左手持刀。朱红刀鞘上系着长长的黑色穗子,两颗温润紫珠垂坠其上,随着男子的动作轻微相击,发出细碎声响。

  “审神者、大人。”



P.S

期末考试复习得要死……诈个尸

考完试之前是不会再更啦~

但是我没有坑啊!

给各位小伙伴笔芯~

谢谢你们没有抛弃我!

评论(43)
热度(273)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