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1. 私设如山,人物OOC。

  2. 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第十三章

  夜兔青年冷淡地命令完,转身去点起了灯。

  歌仙兼定很快反应过来,叹了口气,声音疲惫:“您自己动手可以吗?我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夜兔愣了愣,回头仔仔细细观察了一下。

  头发没红。

  于是青年跪坐到歌仙兼定身边,面无表情地徒手撕开了对方的上衣。

  歌仙兼定仰面看着夜兔,神情十分平静。倒是夜兔看着对方这幅样子,自己心里有点打鼓。

  徒手撕衣这种事情不应该挺有视觉冲击力的吗?这么一幅看得开的样子是因为被撕的次数太多了吗?
  难不成那个他一手就能拎起来的弱鸡小少爷居然能有这种手劲?

  你这么镇定,你身体里那一位同意吗?

  夜兔一边在心里胡思乱想着,一边招来了手入室里的手入工具。

  “这是您新学习的技巧吗?”歌仙兼定看着悬浮在青年眼前的工具,他可还记得青年是个连手入的方法都要临时查找政府资料的新手。

  “今天和加州清光在万屋买了几本书,我当时翻了翻,就记住了这一个。”青年随口回答。

  “加州清光啊,也算是这座本丸里来得比较早的几把刀之一了。出阵次数多,练度也还不错,但消沉成什么样子您也亲眼看见了。好好一把加州清光,还不如别人家的山姥切国广爱说爱笑爱打扮。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歌仙兼定竟然顺着话头,自自然然地说了下去。

  夜兔心里更加诧异起来。按照从烛台切那里看出来的这座本丸里刀男们的思路,夜兔觉得现在自己的行为基本已经等同于明明白白对歌仙兼定说出类似于“你好,我想睡你一下,用医院play的方式”这种话来。

  就算是红发歌仙没有他被激出来,按理说歌仙兼定也不应该这么随便地和他扯起了家常吧。

  事出反常、有点害怕的夜兔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歌仙兼定的脸,决定默默手入。

  “这座本丸里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并没有什么交情,我想大概是因为以前折了的那把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关系太好,清光自己心里过不去吧。加州清光是把很温柔的刀,坚持了这么久一点儿暗堕的迹象也没有,我不如他。您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不妨拿去问问他,想必他会愿意为您解答”因着受伤重气脉短,歌仙兼定每句话中的停顿都很多“现在的烛台切光忠也不是这座本丸的第一把,前任审神者不知为什么对烛台切光忠这把刀格外严苛,这位能维持在您看见的水平,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一灯如豆,人影昏昏,手入室里歌仙兼定的嗓音夹杂着工具偶然撞击发出的声响。歌仙兼定说话的声音不大,却能让人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费了心力想要把话说全说清楚的。本来打算激不出红发歌仙就换回正常的收入方式的夜兔,就在这样的气氛里安静听着。

  “这座本丸里,暗堕程度最高的,我算一个。另外两个就是就应该是一期一振和宗三左文字。粟田口人多,什么事情都避不了。短刀碎了又来,来了又碎,一期一振眼看着没有暗堕,实际上恐怕早就到了边缘。要不是因为现在刀帐里短刀齐全,他有所顾忌,恐怕第一个来的不会是我。”歌仙兼定毫不讳言“您要小心。”

  “一期一振的练度比你高?”夜兔问了一句,说话就皱起了眉,有些懊恼的样子。

  “高一些,而且一期一振是太刀。”歌仙兼定又叹了一声,皱起秀气的眉头“短刀们大多是孩子心性,现在在一期一振的约束下还能稳得住,时间久了可就不好说了。粟田口家的弟弟里,药研藤四郎虽是短刀,却是在战争里长大的护主之刃。”

  歌仙兼定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宗三左文字,就是因为他兄长江雪左文字了。江雪左文字虽然没有三日月宗近那么稀有,但也不是每个本丸都能有的。只可惜触了前任审神者的逆鳞,算是生生被折磨碎的。这件事也算是压垮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时间尚在不久之前,左文字家的两个,还没有从那场面里走出来。只怕会比平时更激进些。”

  歌仙兼定说完粟田口和左文字,就不紧不慢地挨个儿说起这座本丸剩下的刀剑,每个刀剑说的都不算多,有的甚至只提了一两句就算过去了。偶尔谈及本丸里没有的,也会顺便说说为什么没有。

  歌仙兼定自顾自地讲,夜兔不吱声地听。

  听奉遵主命的长谷部是怎么义正辞严拒绝称呼前任审神者为主公的,一向金光闪闪的蜂须贺虎徹是怎么被从人到剑碾入尘泥的。

  听四把身染污秽的御神刀,三支弯了脊梁的三名枪。

  听没了岩融的今剑,一心守着和泉守兼定的崛川国广。

  说着说着就笑起来,听着听着就沉下脸。

  等到歌仙兼定把本丸的刀剑轮过一遍,讲得差不多了,少说也有两个小时过去。可是直接给付丧神的身体手入对夜兔来讲本来就不是个熟悉的活计,说短不短的时间过去,也不过是从重伤变成了差不多中伤的程度。

  “听来听去,现在这个本丸就没有一个正常刀剑。”夜兔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稳,还自动自觉的手动把歌仙兼定翻了个面。

  “自然是没有的。”歌仙兼定趴在地上,整片光裸的背部毫不在意地暴露给夜兔。

  说完这句话歌仙兼定就不再开口,小小的手入室一时沉寂。夜兔在这突如其来的寂静中心里没由来地一阵烦躁,顺手把手入工具扔在地上。

  听见工具坠地的叮咣声,歌仙兼定回头看向夜兔,微微笑了一下。歌仙兼定的长相乍看之下有些女气,但仔细端详却能发现他是典型的男子五官,让人产生误解的其实是他身上带着妖艳的文雅气质。

  而这气质在歌仙兼定笑起来的时候最为显眼。所谓牡丹国色,大抵就是因为糅杂了芍药和芙蕖。

  “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夜兔抓了抓头发“我知道你们都想打死我,但是我接手都接手了,现在在想抛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青年顿了顿,又道:“更何况我还没想撒手呢。”

  “这座本丸里,可能还真没几位想打死您。”歌仙兼定坐起来“我们连前任审神者都没有杀死,您又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青年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当初你们要是直接杀了前任审神者,事情反而一了百了。”

  “想一了百了从来不难。”歌仙兼定看着青年摇了摇头“可到头来我们还是想为自己挣条生路的。之前囚禁前主是因为此,现在奉迎您也是因为此。”

  夜兔青年嗤了一声:“合着你们现在还能把审神者当生路?”

  歌仙兼定直直看向夜兔,蓝绿色的眼睛里波光浮动:“不能吗?”

  夜兔偏过头,不说话了。

  歌仙兼定看青年不答话,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虽说我知道对您来讲,属于自己的新刀总比二手的强。但是这座本丸里的刀剑也有自己的好处,最起码能活到现在的,都明白如何顺服讨好,你要做什么都方便。”

  说着歌仙兼定又对夜兔笑笑,伸出手把青年揽在了自己怀里:“像这样。”

  “很好,套路回归了。”夜兔在心底默默开了句嘲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松一口气。

  “歌仙兼定,我们先不说我是不是你们的生路。就算是,我也不是你们自己选择的路。”青年在歌仙兼定耳边犹豫开口。

  “我们是刀剑,从来也没有选择自己道路的资格。只是被驱赶上哪一条路,就用尽办法让那一条路更平顺罢了。”歌仙兼定把头搭在青年肩上“您的到来,与之前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差别。”

  没有什么差别,就是不好也不坏。

  夜兔青年脱口而出:“那对于你呢?也是没有差别吗?”

  可是怎么能没有差别呢?要不是夜兔出现,平白搅混动了一池死水,歌仙兼定也不至于撑着这种伤躺了一天。

  “我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虽然暗堕之事由来已久,但是真正严重到可以不受我的控制,短时间内取代我的意识,也不过是最近的事。”歌仙兼定有些释然“就算是事情按照计划进行,我只怕也撑不到有成果的那天,就会完全暗堕。”

  “暗堕……怎么驱除?”青年小小声问道。

  “一旦暗堕,就无法逆转,不能驱除。”歌仙兼定毫不犹豫,语气坚决“所以我对于折断,并没有什么怨言。当然如果能在折断前多做点什么,那就更好了。”

  夜兔还沉浸在“无法逆转,不能驱除”所带来的冰冷凉意中,就发现自己被更紧地环抱起来。

  “歌仙兼定是把厌恶男风的刀,即使费心费力去调教,收效也并不好,所以相比于其他刀剑,并没有什么趣味可言。”歌仙兼定说得一本正经“所以如果是好奇尝鲜的话,我就足够了。在折断我之前,希望您能先尝腻歌仙兼定这把刀。”

  拥着青年的歌仙兼定又长叹了一口气:“您自己的歌仙兼定,不要让他再暗堕成这幅不风雅的样子了,可以吗?”

  夜兔听到这儿一下子明白了不肯多求的烛台切和加州清光,和莫名镇定又意外话多的歌仙兼定。

  于是夜兔问了一个他昨晚已经问过的问题:“暗堕不好吗?只是换了一条路罢了。”

  歌仙兼定的回答也和昨夜并无分别、一般坚定:“不好。”

  青年在那一瞬间想要伸手回抱歌仙兼定,即使对方的身体因为长时间袒露在夜晚带着凉意的空气中而并不温暖。

  他这么想着,然后一手推开歌仙兼定,还瞪了他一眼

  “少来,你敢保证我现在上了你,半途红发的那个不会跑出来捅我一刀?”

  “他以前还没有在我伤重的时候出来过……”被推开的歌仙连忙解释道。

  “那是以前!你自己也说了,发展到严重程度是最近的事,你还没什么暗堕刀的经验啊!”夜兔理直气壮。

  “恩……您可以有很多方法束缚住我,就算半途他真的出来,也伤害不到您。比如……”

  “我不管!”夜兔相当无理取闹地打断歌仙兼定“反正要是出了事,这座本丸瞬间崩塌,也都怪你!”

  非常牵强的胡搅蛮缠让青年自己都红了脸,他动作粗暴地从手入室的柜子里拿出一张加速符,啪地往歌仙兼定头上一贴。

  被扔在地上的手入工具在加速符的牵引下,飞快地弹起来,在歌仙兼定身上蹭了几下,付丧神身上的伤势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你现在,就是属于我的歌仙兼定。我就是喜欢暗堕刀怎么了?”夜兔严肃认真、说得慢而清晰,话里那股子倔劲儿也不知是冲着谁去的。

   歌仙兼定惊诧地睁大了眼睛。

  “还特别喜欢明白如何顺服讨好的暗堕刀。”青年不甘心地非要咬牙切齿刺上一句。

  欲盖弥彰。

  歌仙兼定笑起来。

  夜兔看着像是在瞬间爆发出光彩的付丧神,只觉得再好的美色都有点刺眼。

  “有什么可笑的!”夜兔不耐烦地转身就走。

  被审神者抛在身后的付丧神看着远去的身影敛了笑,对着空气朗声说道:“真是意外不是吗?去告诉大家吧,我们的计划又要变一变了。”

  

  


评论(46)
热度(284)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