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1. 私设如山,人物OOC。

  2. 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不能接受以上注意事项或者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迅速撤离么么哒~~





第十一章

  夜兔睡得很沉,梦中是尸山血海、残月如钩。

  迷迷糊糊睁开眼,似睡非醒间竟然觉得是个好梦。

  青年维持着躺着的姿势,看了好一会儿破洞的拉门,才揉了揉头发坐起来。

  身上的血迹在已经氧化成深红的锈色,整个睡衣惨不忍睹。夜兔嫌弃地撇撇嘴,伸了下腰,蹦蹦哒哒地去抽嵌在墙上的伞,把干净衣服捧在手上,一把拉开了门。

  就看见原本坐在走廊边上的加州清光在他开门的一瞬间就站了起来,红色眼睛看向他,没有开口说话。

  昨天赤发歌仙的眼睛里也泛着红色,夜兔除了想揍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可当加州清光用红色的眼睛看着青年的时候,即使是刚刚平息了一晚上憋屈烦躁的现在,青年都会下意识般暗暗告诉自己态度要放好些。

  发现这一点的夜兔自己也很惊讶。

  明明是一双麻木无波的双眼,毫无美丽的神采可言。

  可能是因为加州清光的眼睛形状是他特别喜欢的吊眼梢吧。

  青年在心底把这种莫名其妙的优待之心归咎于自己祖传的颜狗基因。

  夜兔抬头看了看天色:“等很久了?”

  加州清光摇了摇头。

  “我现在需要去洗澡换衣服,你和我一起去主楼吧。”夜兔撑开伞,挡住灼热的阳光“你会不会给人类包扎?”

  又是摇头,加州清光微微低下了头。

  “没关系,反正随便弄弄很简单的,我来教你。”

  夜兔就这样穿着打得跟破布一样的睡衣,带着加州清光穿过大半个本丸。

  “还真是个不在意他人目光的新主君呢。”莺丸双手捧着茶远远看着,对身边的三日月宗近说道。

  “啊哈哈哈哈,也好也好。”三日月宗近虽是笑着,却不带笑意。

  夜兔回到主楼后迅速地洗了个澡,就处理起伤口。加州清光正在他的指挥下帮他包扎胸前最长的那一道,动作带着些小心翼翼。

  趁着这个时间,夜兔仔细看着眼前的付丧神。和上次相比,好歹总算是衣着整齐,但也仅限于此了。指甲还是褪色斑驳,上次完全散下来的头发这回虽然拿了个布条束了起来,但也能让人一眼看出其中的敷衍。

  “自然卷吗?”夜兔垂眸看着近在眼前的发丝,细软好摸的模样真让人想揉一把。

  但这样不太好吧……

  夜兔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把加州清光的眼前,夜兔花费在挑衣服上的时间硬生生多了一倍。

  “出去逛街的话穿得休闲清爽一些比较好吧?这身怎么样?”

  “这个呢?”

  “要不换条裤子?”

  夜兔有些丧气地看着无论他说什么都点头的加州清光,再次认定烛台切口中“喜欢打扮的刀”绝对是为了让自己给加州清光手入而找的借口。

  等两个人终于走出小楼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好在从本丸到万屋用院中的阵法一下子就可以到达,并没有在路上花费什么时间。

  头一次使用这种高级赶路方式的夜兔青年表示十分新奇,并有一种把万屋的法阵拆了研究一下具体原理的冲动。

  虽然青年十分清楚以前并没有怎么接触超自然方面的自己那连灵力都不太会用的知识储备,拆了也是白拆。

  万屋并不是一家店,而是一个街区。大大小小的商店鳞次栉比,一眼望不到尽头,绝大多数都是时之政府开设的,但据说还是有一小部分是私人所有。

  商铺众多,无所不有,故谓之“万屋”。

  “这就是万屋啊!”夜兔语气中全是雀跃“我们先从吃的找起?”

  “虽然是加州清光,但我并没有多熟悉这里……”加州清光说得十分心虚,用眼梢瞟了一眼夜兔,却没有想到对方正在微笑着看着他。

  视线……被捉了个正着。

  加州清光赶紧低下头。

  “没关系,那边有服务中心,我们去拿张地图吧。”已经默认自己被烛台切骗了并在心里掏出小本子记了一笔的夜兔,表示接受良好。

  “恩……”加州清光跟在夜兔身后。

  想要一个下午把万屋都逛完,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青年在带着加州清光慢悠悠解决午饭后,就目标相当明确地进行采买。

  真正逛起来的时候,夜兔才发现自己好像有些扎眼。不仅因为自己是少有的男性审神者,还因为街上大多数的审神者都在脸上贴了层纸,那纸也相当神奇,只是窄窄的一条,却能完全模糊掉审神者的长相。

  “怎么说呢……有些吓人啊。”夜兔在加州清光耳边小声说道“晚上的万屋,想想都适合拍鬼片呢,鬼市什么的,好带感啊!”

  “那是护神纸,算是对审神者身份的另一层保护。”加州清光有些无奈,也压低了声音“您刚才买的书里应该有写。”

  “别提了,本来就想买两本关于审神者的书当做睡前读物的,没想到需要买的那么多,多亏所有店家都提供邮寄服务。”夜兔说归说,脚步不停。

  超市要进,最近想吃的食材都要买好。

  家居店要进,除了床上用品以外,各种各样的日用品都要买。

  电器店要进,那座本丸除了审神者居住的小楼以外,其他地方都非常原始。别的先不说,洗碗机料理机什么的绝对都要买。

  “装修店好像是在这附近吧?”夜兔拿着手里的地图皱着眉,自言自语“烛台切的房间估计是要大修了,既然装修队来都来了,也顺便帮我改一下房间吧。”

  夜兔从地图上移开视线,正在四处寻找店铺的招牌,就看见一把加州清光。

  别人家的加州清光。

  那个加州清光站在不远处一家店铺的橱窗前,看着店里正在搞活动的一套护肤品。他身后站着的审神者是一个没有使用护神纸的高挑姑娘,乌黑的发扎成高高的马尾,一身石榴裙色彩鲜艳,长目细眉,口含朱砂,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

  “商店,真好呢……”

  “这个商品,真好呢……”

  “正在打折呀,真好呢……”

  加州清光拉长声音,带着撒娇的意味,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审神者,半句想要的话都没有提。

  “买买买!”少女毫不犹豫,拉起加州清光就冲进了店里。

  夜兔清楚地看见那个加州清光在少女身后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像只利用可爱的叫声诱惑主人把自己揽入怀中的小猫。

  青年不动声色地走向转角的装修店,在心里暗暗对比着别人家的加州清光和自己身边的加州清光。

  真的,太不一样了。

  明明是同一身内番服,那个加州清光就穿地一丝不苟,无论是身上的哪一个细节都看得出来确实有好好打扮,耳朵上也坠着身边这个没有的金色的耳饰。更不要说那种带着傲娇的可爱神情和撒娇卖萌的语气,自己这个从今万屋的地界开始就更加消沉紧张,不明确问他问题就不出声,一直低着头,好像怕被别人看到似的。

  就连现在,也看不出来这把刀刚才是不是看见了别人家的加州清光,神色毫无波动,只是垂着头默默跟随。

  “大概,只能是因为那个小少爷吧。”夜兔一边填着维修项目的单子,一边在心里有些恼怒“他到底都干了什么啊?”

  基本上这么逛下来,回到本丸的时候天都擦黑了,迎接夜兔两人的是烛台切光忠。

  “您买的东西都已经到了,请问要搬到哪里呢?”烛台切指着本丸门口大大小小的包裹。

  “买的时候没有什么实感,没想到一下子买了这么多啊……”夜兔看着这数量,自己也有些咋舌。

  “这是万屋的标志吗?怎么和我白天看到的好像不太一样?”夜兔蹲下来看着每个盒子上都有的圆形纹样。

  一个黑色的正圆形上面用空白勾出了一只兔子的轮廓和延展出的开着细小花朵的树枝,与树枝斜斜相对的是支在地上的打开的伞的侧影。

  “这是您的标志。在本丸战绩册的封面也会出现。”烛台切解释道“每一位审神者都有自己的图案作为象征,就像我们本命铃上的刀纹一样。”

  “我的吗?”夜兔立刻拿起一个包裹仔细端详“这个图案是怎么来的呢?我一点儿也不知道啊!”

  “是由狐之助上报给时之政府,政府根据审神者的一些特质,通常是名字之类的为审神者们绘制的。您的这个话,应该是根据您的名字和武器来的吧。”

  “诶……伞的形状我明白了,兔子和树枝是怎么回事呢?”

  烛台切看着青年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微笑道:“黑色整体应该是满月的形状,月上有兔子和金桂,难道不正符合有关于月兔的传说吗?”

  然后就看见半蹲的青年突然坐在地上,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是夜兔不是月兔好吗?见识少不知道问吗?

  夜兔是种族!种族!不是夜晚的兔子啊!

  你们时之政府这么能,你们咋不画嫦娥姐姐抱着我呢!


PS.

临时的加更

200f的时候,不少小天使点梗三明。

说实话以前是没有考虑过三明的,虽然是个看板郎,但是真的感觉太老年人了。同为喝茶老人的茶球我都觉得都比他色气。

被大家点梗之后就努力去想,竟然渐渐有了一个思路。

虽然还没有写完(没时间啊啊啊啊),但是模模糊糊地,是一个自己喜欢的故事。

用一句我非常喜欢的、来自我女神不要污的话来说:“怀抱一个还没讲出来的好故事。就像下雪天放学路上口袋里揣着够买一个烤地瓜的钱。”

啊~开心(゚▽゚)/

评论(26)
热度(241)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