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神威

200f的点梗

写得磕磕绊绊,自己非常不满意

大家喜欢就随便看看吧

不喜欢也不要告诉我ORZ

羞愧,掩面奔走

虽然是个平行番外,但多少算是有少量剧透吧


1,听闻

“哎你们听说了吗?最近新来了一个武斗派的审神者,据说武力值特别的高。溯行军什么就不说了,就连其他审神者,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呢!”

  很久很久之后的一天,夜兔躺在宗三左文字腿上,听着几个姑娘挤在一起叽叽喳喳。

  当年莫名其妙熟悉起来并因着各种各样的原因,站在了同一个战线上名噪一时的几个审神者,时至今日基本上都开启了本丸养老院模式。

  顶多是养老院之间相互走动走动,开个茶话会什么的。

  “这配置听上去怎么这么熟悉?”一个看上去书卷气十足的青年推了推眼镜。

  “怪我咯?”夜兔连起身都懒,就着宗三的手不停地吃吃吃。

  “你也差不多点,一副咸鱼样,跟明石国行上身了似的。”坐在案边英气的女子实在看不过去,抄起一个石榴就砸向夜兔。

  夜兔一手接住,顺手递给宗三,扬扬头示意他帮自己把它剥了:“没有架可以打的夜兔和咸鱼有什么差别?”

  “你家那么多毕业的刀剑不够你打的?”刚才说八卦的小巧少女从桌边高大英武的付丧神怀里哒哒哒跑过来,笑眯眯坐到夜兔身边。

  “这群刀精,现在成天就知道套路我。前两天我想和一期一振打一架,结果他死活不跟我打也就算了,还诬陷我说我是为了睡他。一出逼良为娼的戏演得可假了,就是特意给我添堵的。”夜兔愤愤然,翻身坐了起来“那个一期一振啊!我家那个差一点打死我的一期一振啊!”

  “可恶,好羡慕,好想和你换一期一振,我家那个天天就顾着挖弟弟。”

  “哈哈哈哈哈哈,想看一期一振表演嘤嘤嘤。”

  “只有我……是想逼良为娼吗?”

  几个审神者七嘴八舌,刚才那个“配置相同”的新人审神者早就被他们抛诸脑后,不再提起。

2,相见

  夜兔第一次见到神威的时候,是在万屋带着自家的一众付丧神大采购的时候。

  彼时的加州清光俨然已经是本丸的剁手主力,买买买的能力简直让人咂舌。他刚付完款、正要回头招呼自家的审神者搬东西,就愣在了原地。

  就看见夜兔对面站了一个人,一个很相像的人。

  像到什么程度呢?明明相似的只有一身打扮和一柄巨伞,明明五官发肤无一相同,却让人忍不住想问问他们是不是有血缘关系。

  “你就是那个名叫夜兔的审神者?”橙发男子笑得见牙不见眼“真是夜兔一族的?”

  夜兔皱起眉头:“啊,一半吧。”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上族人啊,阿伏兔应该会高兴吧!”

  夜兔没有问他阿伏兔是谁,他正在认真思考一个问题。

  自己跟个纯种的夜兔打架,会不会被人打死?

3,治疗

  事实证明,会的。

  要不是夜兔和神威两个本丸加一起百八十把刀,估计那天打得眼红的他和神威怎么也得死一个。

  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事实上死的一定是他而不是神威。

  “嘶,你们轻点啊!”夜兔由着药研藤四郎和烛台切光忠忙活着,在他们的可怕眼神下动也不敢动。

  “你这样子不行哦!果然还是另一半的血液太软弱了。”神威换了身衣服就一副毫发无伤的样子,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肉体也很脆弱呢。”
  夜兔的付丧神们一脸冷漠。

  “打了半天,你叫什么啊?”夜兔含糊不清地问。

  “和他们一样,叫我提督吧。”橙发男子伸手戳戳夜兔的伤口“什么时候我觉得你是个强大的家伙,什么时候再告诉你我的名字。”

  

4,理由

  橙发提督经常往夜兔的本丸跑。

  理由是虽然脆,但是还是能打着玩的。

  然而夜兔觉得对方就是来蹭饭的。

  “你家那么多把刀,找不出一个会做饭的?”夜兔对此表示非常诧异。

  “我的食量,大概是你的三倍吧。”神威扒着饭“之前打劫别的本丸得来的钱,基本上都吃没了。”

  “你还打劫了别人家的本丸?”夜兔一口汤差点喷出来。

  “有什么不对吗?”对方一脸无辜。

  “……没人向政府举报你吗?”夜兔看着对方觉得自己有些眼晕。

  要是有人举报,保不齐还要他们几个头疼。

  “不知道呢。”橙发男子耸耸肩。

  “……你没有打死我,该不会是因为想蹭饭吧?”夜兔青年说得十分犹豫。

  “哎呀,怎么会呢?”橙发男子笑得十分可靠。

  压切长谷部手里捏着钱袋,深深觉得这样下去,这个本丸距离举债度日实在是不远了。

  迟早要完。

 

5,分歧

  时间一久,夜兔发觉自己和那个呆毛有着不可调和的严重分歧。

  面条好吃还是米饭好吃?
  豆花应该是甜的还是咸的?

  馅料应该是肉的还是素的?

  两个人经常吃着吃着就吵起来,然后就走出去打一架。

  每次都以夜兔被抬进手入室告终。

  最严重的时候,向来按顿吃饭,只多不少的夜兔,连早饭都没有吃上。

  忍无可忍的烛台切表示,以后再因为吃什么打架,就什么也别吃了。

  反正他不做,有本事自己做呀!

  会心一击,一发入魂。

  看着两只兔子排排坐的老实兔子,烛台切久违地感到心累。

  

  

  

  


评论(22)
热度(225)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