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1. 私设如山,人物OOC。
  2. 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不能接受以上注意事项或者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迅速撤离么么哒~~


第九章

  烛台切光忠神色不变,就着青年手上不算大的力道仰头看他,修长的脖颈绷成一条直线,从青年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对方凸起的喉结。

  好想摸。青年吞了一口口水。

  “不想打也得打?”烛台切声音淡漠,丝毫不像咽喉要害就在别人手边。

  “没错,谁让你撩我!”青年好不要脸倒打一耙,理直气壮得令人咋舌。

  烛台切懒得计较这句话,迅速抓到青年话语中遮遮掩掩的重点:“那要是不撩你,就可以不打了?”

  “……恩。”青年可疑地停顿了一下,回答得不情不愿“强人所难和作弊获胜,一样是耍手段,没有什么区别。”

  烛台切定定看了他一眼,忽然直起身体。

  他们两人本来就相距极近,膝盖之间不过两拳,烛台切又与青年身高相仿。烛台切这突然的动作,使得两人之间的空间立时逼仄起来。青年先是条件反射地向后一仰,然后马上反应过来,调整姿势,微微前倾。

  烛台切光忠投向青年的眼神中不复之前的决绝和羞耻,甚至带着几许轻蔑,肩背伸展腰杆笔直。他单单只是坐在那里,分毫未曾移动,却能不折不扣地散发出饮血刀锋才有的冰冷而又锐利的杀意。

  如剑出鞘,不掩寒芒。

  “好美!”夜兔青年在心底一声赞叹,只觉得自己被激得汗毛竖立,心跳加速,右手此时已经搭上了一直放在手边的胭脂伞的伞柄。不知为何,在烛台切直白的战意压迫下,青年脑海中竟然清楚地浮现出刚刚烛台切展现在他眼前的筋骨分明的精干身躯、系上衣带时修长丰润的手指和死死抿着的淡色双唇。  

  要是都能染上血色,一定、一定会更美吧。

  夜兔青年极为愉悦地笑起来,暗沉阴晦的眼神上下扫着烛台切,伸出舌头缓缓舔过上唇:“来吧,来、干、啊!”

  烛台切光忠不动如山,只是看着对面青年眼中燃起的熊熊战火和一触即发的身形,突然嗤笑一声。

  “不。”

  烛台切光忠说完就站了起来,转身就要走,丝毫不管还坐在原地的夜兔青年连表情都没能转换过来。

  好好的气氛,你说不干就不干了?

  “别啊!”夜兔青年情急之下,一把抓住烛台切的小腿,还故意用轻佻猥琐的手法带着强烈的暗示意味,轻轻摩擦“时间尚早,总要有事可做啊!”

  这次换烛台切居高临下地看着青年,恍惚间觉得自己是被一只为了根肉骨头想尽百般手段不惜撒泼耍赖的大型犬缠了上。

  “就差了条尾巴。”烛台切光忠在心里下了结论,干净利落挣开青年的手,拿着刚才被甩在身上的被子,走到屋子里侧,跪坐着铺了起来。

  丝毫不在意自己完美的腰臀曲线正正落在青年的眼里。

  看着烛台切一副大大方方的样子,刚才还在心里默默舔着对方身体的青年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转开了视线。

  “不生气吗?”我都明目张胆地骚扰你了啊,你居然都不想和我打一架,实在是不明白这刃都在想什么“为什么啊?”

  “习惯了,没什么可生气的。”烛台切已经铺好了床,站起来准备关灯。

  哎呀我不是在问这个!

  夜兔青年有些着急,刚想开口就听烛台切接下去说道:“您如果是想要我陪侍,手到擒来。但要是想带着收缴战利品的心愿,只怕就难了。我身为刀剑,绝不畏战,更不可能为了讨好您而在战斗中放水。”

  那你倒是打呀!夜兔青年用幽怨的眼神无声控诉。

  烛台切在心底叹了口气。

  他不畏战,不惧死,并不能等同于他不害怕人类的险恶用心、残忍手段。

  出尔反尔、肆意妄为。他受到的教训已经足够多了。

  “我又何必自找麻烦。”最终烛台切只是轻飘飘说了这一句,就关了灯,径自躺了下来。

  烛台切光忠在黑暗中闭着眼,听着夜兔青年缓了一会儿,窸窸窣窣地换好了衣服,钻进了被子。

  果然没有扑过来对他做些什么。

  烛台切光忠翻了个身,背对青年,觉得无奈又好笑。

  这个新来的审神者言辞暧昧、招摇过市,恨不得让整个本丸都知道青年点了自己做这新的夜伽第一人,直闹得暗潮涌动,明里暗里不知有几位更坚定了趁早下手的心思。

  结果就为了和他打一架。

  也不知是哪来的这么大的瘾头。

  烛台切直到此时才卸了刚才把自己板得笔直的精神劲儿,寒冷和疲惫席卷心头,直教他微微蜷缩。

  看来明天,真的要去三日月宗近和莺丸那里,蹭杯茶喝了。

  

  烛台切光忠睡得并不踏实,或者更准确地说他几乎只是在合眼熬着时间。屋子本来就不大,两张床铺基本上就是挨在一起的,他可以清楚地听见身侧青年平稳的呼吸。

  烛台切相信自己的判断,至少今晚青年不会做出什么了。他并非故意警戒,甚至有心如常入睡。

  只是做不到罢了。

  突然,烛台切在黑暗中睁开金色的眸子,翻身坐起。付丧神高大的身形动作迅捷,却在暗夜里无声无息。

 毫不隐藏的杀意近乎挑衅,来人已经坐到了门前,身影在明朗的月色下清清楚楚印在门上。

  来者不善。

  烛台切皱起眉头,下意识扫了一眼眼前睡着的青年,悄悄站起身来。

  不管来的是谁,他都要趁着青年发现之前把人劝回去,不然一旦惊醒了青年,必然要横生枝节,难以善了。

  虽然这个新来的审神者很有可能是脑子不太好,但是就算今天晚上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仍不能不顾计划仓促下手,更何况不过是虚惊一场。

  烛台切光忠有意放轻脚步,为了尽量减少步数,意图跨过青年的小腿,直接去往门口。

  却不想熟睡的少年突然发难,长腿一扫,伸臂一接,兔起鹘落之间就把毫无防备的烛台切光忠重重惯到地上,压在自己身下。

  “原来是在等着外援吗?”夜兔青年附在烛台切耳边压着气声说道“真好呢。”

  青年的声音里皆是不容错辨的欢欣,一边说着,一边舔吻起烛台切的耳尖。

  烛台切在被少年扑倒的瞬间就僵直了身子。青年几乎整个人都覆在他身上,压得他动弹不得。青年体温偏高,两人之间薄薄的布料忠实地传递着温度,却让烛台切打了个寒颤。

  “不,不是这样的。”烛台切强忍着偏过头去的冲动,出言辩解,声音轻而坚定,唯恐反过来惊起青年的性子。

  夜兔并不接话,变本加厉地玩弄起烛台切的耳朵,不时用舌尖模仿交合的穿刺,啧啧的水声清晰而又黏腻地充斥在烛台切的耳中。青年此时左手曲肘和左膝一起撑在地上,以免在限制对方动作的时候也限制了自己。他伸出右手拉过烛台切的左手,覆在上面牢牢抓住,分明是十指相扣的样子。接着却架着对方的手,滑进烛台切散开的衣领,在那精壮的胸膛上肆意煽风点火,毫不手软地揉捏掐挑。

  “烛台切这幅样子,像是在自渎呢。”青年像是发现了什么可以分享的趣事,声音里带了点兴味。他把右腿膝盖虚点在烛台切胯骨上,有意无意蹭着男人脆弱的重点部位。

  “我没有计划和谁里应外合。”烛台切光忠艰难地继续。有被好好开发过的身体,在青年简单粗暴、十分不走心的撩拨下竟也能有了热起来的苗头,熟悉的无力感又一次紧紧掐住了他的咽喉,过去一年多中每一个让他不愿回忆的夜晚都和这一刻相互交叠,狰狞咆哮。

  现在无论说什么,人类也只会当做听不到吧。

  逃不掉的话,忍忍也就过去了。

  烛台切咬紧了牙关,强令自己放松下去,不出意料地毫无成效。

  “还不动手吗?你们还在等什么啊?”青年有些不耐烦地小声抱怨。

  烛台切光忠看不见此时已经玩腻了他的耳朵、转向他的锁骨的青年究竟是个怎样的表情,却因着这一句话想起熄灯前眼睛中分明已经带上欲念的青年,信誓旦旦非要打赢了他才能接受他“服务”时的神态和被他拒绝之后的一脸委屈。

  或许可以试试?不成也不会更糟了。

  烛台切忽然在被抓着的左手上使力,止住了已经滑到小腹的手:“我的本体刀不在这里,在手入室。”

  “啥?”夜兔青年分明不信“好端端的,你的本体刀怎么会在手入室?”

  “前任审神者不允许夜晚陪侍的刀剑带着刀身。”烛台切光忠声音发软“一般我都会放在房里,可是您又来了这里……就只好放在了手入室的刀架上。”

  夜兔青年支起身体,仔细想了一下。

  好像……确实是没在这屋看见烛台切的本体刀。

  刚才给大和守安定收入的时候,墙上的刀架上……好像是挂着一把刀。

  而别的手入室里,刀架上确实都是空的。

  他还以为是装饰来着。

  呵呵。

  夜兔青年咬牙切齿:“你要是敢在这时候耍我,那这事儿就没完了。”  

  “您大可以现在去手入室查看。”

  夜兔闭了闭眼,深深吸气。又长长吐出来,只觉得自己再被烛台切这样被折腾下去,迟早要出毛病。

  “多亏还剩个来夜袭的。”夜兔青年由衷欣慰。

  烛台切光忠哽了一下,不知道应该回答些什么。

  夜兔现在并不是很想听烛台切讲话,他利落地翻身占起来,抄起胭脂伞,刷地拉开门,火气十足地向外面的人吼起来。

  “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跑到别人门口装什么鬼!你这样是会被揍的知道吗?”



我回来啦~~

还是没写到夜袭,光忠实在太美味!

你们看见的这一章码于各个机场和飞机上

而且码了两遍,因为第一遍不知道为啥就是没了【冷漠脸】

累昏过去QAQ

明天或者后天更神威点梗么么哒

求喜欢和评论安慰~~


评论(30)
热度(214)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