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渣作者其他文请戳——  《目录》


第六十九章

“你们昨天不都看见我回来了?为什么感觉像是没见到我似的?不习惯我在这儿?”夜兔拿着新的内番轮番表迅速翻看,抽空短暂迎上付丧神们或明或暗的各色视线。因疑惑皱起的眉头使他看上去比平时稍微沉稳安静,却也更加冷郁锋利。

“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么有干劲的人啊!”明石国行穿着一身内番运动服,懒洋洋靠在树干上拨弄着光忠看了都着急的额前碎发,天气渐热的本丸似乎让这位太刀更有理由变身为一张被人摊平的薄饼“只休息了一天就去述职?真是劳动者的楷模。”

“劳动者的楷模,咸鱼如你的敌人?”夜兔微微扯了扯嘴角,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一旁的近侍加州清光“反正无论如何都要去一次,早去早结束。我记得你还没什么练度吧?正好等我回来出阵。”

明石国行还没有来得对突如天降的任务,夜兔就对已经集合好的、和他一起经历了意外事件的一队付丧神点了点头。

“狐之助会给我们打开前往时政本阵的坐标”夜兔漆黑的眼眸扫过六位不得不依靠加速符急匆匆手入完毕的付丧神“我其实并不在意这次事件发生的原因,因为实际上它不仅没有影响我的目标,反而让我现在感觉很好。我并不期待时政可以给我一个像样的答复,所以你们也不要自作主张的胡乱交代。”

莫名其妙地感受到夜兔正在努力传达着某种暗示或者默许的付丧神们,其实上并不能充分理解,但他们还是非常有默契地集体点头。虽然点头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已经用充足的时间为他们心中值得警惕的对象统一口径,但是看着夜兔满意转身的样子,没有人会把这一点说出来。

说来尴尬,这还是夜兔这个通过奇异后门成为审神者的家伙第一次来到时政本阵。作为抵抗溯行军最初也最重要的壁垒,这里是理论上来讲所有审神者宣誓要倾尽所有保卫的地方。

“审神者就任的时候要到这里宣誓就职并留下灵力印记,趁此机会你要不要去把当时前主留下的印记悄悄改了啊?找个借口现在就去?!”狐之助蹲在夜兔肩上,小小声说道“我知道他的印记在哪儿哦!需不需要帮忙指路呀?求求我,我就考虑免费帮你忙!”

夜兔目不斜视恍若未闻,他带着身后的付丧神笔直走向门口,直迎上一位站在门口的红衣女子。

“又见面了。”夜兔在女子身前停住,点了点头。

次郎太刀有些惊讶地抬头。他印象中夜兔独来独往,不曾见过几个审神者,更不要说这种在时政中任职的类型了。于是他不由得暗暗警惕起来,不着痕迹地去打量夜兔说话的对象。

那女子看上去比夜兔尚大上几岁,妆容明艳发髻高盘,宽大的红袖覆盖住腰间刀鞘,落落大方站地在门口,便令人瞩目。而她面对夜兔时也没有一丝闪避,反而爽朗地笑了一下,仿若与夜兔熟识。

“你认出来我啦?”女子嘴角的弧度使她看上去像是未语先笑,真正开口也显得格外干练。

“看你的身形我还有些不确定,只是试试而已。”夜兔老老实实地说“但是你一开口我就确认了,你的声音很好听。”

”没办法,工作的时候穿得严实一点也没有坏处“女子闻言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宛若银铃:“没想到你看上去像是块木头,其实这么会说话啊!”

夜兔略微挑了挑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有些迷茫地看着女子。

女子看见夜兔样子又是噗嗤一笑,转身带着夜兔向里走去。

“叫我司辰就好。今天来接引你的本来另有其人,但川柏跟我说让我把这个任务截胡到手。呵,他倒是说得轻巧。”司辰语气熟稔地掺杂上几分嗔怪“一会儿我带你去检查灵力,只要这一关显示状态良好,你就可以拒绝进一步检查。接着你和你的付丧神都会单独接受不同工作人员的询问,要是没什么异常就可以走了。听着很简单吧?”

“川柏?”夜兔终于想起了那位曾经被他砍坏了无数本丸装饰的邻居“原来你们认识啊?”

女子身形略微一顿,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川柏什么都没和你说?”

“没有啊。”夜兔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很好。”女子一甩手红袖晃动,脸上的怒气似真似假“耽误我和我先生的恩爱时间,我要打死他。”

即使这样说着,女子还是尽职尽责地带着夜兔走完全程。夜兔在狐之助不安的晃动尾巴下顺利地通过了灵力检测,就好像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那充沛稳定的灵力和登记上的完全不一样似的。年轻的审神者表现得意外的配合,他并没有回避任何时政人员的问题,但实际上正如他所说,他对这次事件所知甚少且漠不关心。

“那么这位审神者,最后一个问题。根据我们的报告,就在您回来之前,织田信长身侧因为不明原因突然出现了大量的溯行军,并且该位面不应出现的原生付丧神宗三左文字同时产生了堕化变异。请问您在当场有发现什么异常吗?”

“不应出现的原生付丧神?”夜兔皱起眉头“为什么战场上不应该出现宗三左文字?正常的战场上类似于宗三左文字这样的打刀,投放率不应该很高吗?”

“这个……很显然我们认为您并没有进入到我们认定的战场中,而是由于意外来到了其他相似度极高但提前被修改过的高危世界线。”询问夜兔的时政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这也是本丸拒绝您回去的原因,任何来自这种世界的进入都会被认为成非法。这是一种保护手段,毕竟有很多暗堕付丧神和妄图破坏历史的溯行军都出没、甚至寄居在这种世界中。”

夜兔默默把已经压到舌尖那句“有暗堕付丧神!我怎么没遇到!”压了下去,转而问出另外一个问题:“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不过你的意思就是说,时政只是在保护有限的世界线吗?”

“非常有限。”对面的工作人员抬头看了夜兔一眼,简短地回答了一句,就把眼前桌面上不知道在记什么的本子合上,对夜兔点头示意“感谢您的配合。”

面对这样的态度,夜兔挑挑眉走了出去,门外所有的付丧神早都在等他了。从进入时政开始一直蹲在夜兔肩头的狐之助在夜兔进门接受询问之前就跳到了次郎太刀的肩上,活像是患了多动症一般在刀剑付丧神头上肩上跳来跳去,惹得过路的工作人员纷纷侧目。

现在它像是终于找到停留目标一样,重新跳回夜兔身上,低头舔舔爪子。

“审神者大人……”次郎太刀忧虑地看着夜兔,伸手去拉夜兔的手腕。

“回本丸。”夜兔闪躲掉次郎太刀的触碰不容置疑地说道,一边向司辰示意。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传送点。”红衣女子似乎对夜兔的顺利毫不意外,甚至还十分自来熟地把自家本丸的坐标交给了夜兔,明言许可了夜兔的拜访。

付丧神们和夜兔再次来到了他们来时通过的传送阵。由于每日流动的人员数量不少,传送阵并不是只有一个,而是在同一个广场上分散着好几个。

司辰看着夜兔和付丧神站在阵法中,伴随着金光消失于原地,不由回头看了看身后高耸洁白的建筑,小声又嫌弃地哼了一声。



PS.

这个小姐姐也是小伙伴之一,就是揪着夜兔耳朵把他拎回来那个!

而且狐之助没有那么多动的


对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不是我不想更新啊!是我卡得死死的!救救孩子!!!

我的天太痛苦了!

不想写文,只想无脑开车ORZ


评论(25)
热度(68)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