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1. 私设如山,人物OOC。
  2. 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不能接受以上注意事项或者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迅速撤离么么哒~~

 


第七章  

  月上枝头,不闻人语。

  歌仙兼定身为近侍却早早被少年放了回来,辗转反侧却夜不能寐。一个人穿着睡衣坐到和室门口的走廊上,也没有春夜赏景的风雅心情。

  他有些放心不下。

  青年带走前任审神者的那一天,歌仙兼定带领着第二部队,前往江户进行远征。

  之前的那人毫无进取之心,也并不怎么在乎时之政府留下来的命令,每每敷衍完基本任务就懒得派人出去了。稀有刀放在家里当当近侍,要不是为了些令人恶心的原因,很少会让其出战。常见的刀例如歌仙兼定自己倒是经常被扔在战场上。主要是因为那人听到传闻说日后会有一些稀有刀只能在各个战场上才能被带回来的,所以有一部分刀剑具有一定练度的还是必须的。像他们这种刀经常出阵实属寻常,等到重伤之后统一在手入室贴一张加速符了事,转眼间就能继续出阵。断了的话除了练度有点可惜,其他倒也没什么关系,本丸里有着大把的资源可以用来锻新刀。

  这些做法直接导致了这座本丸里刀剑不少,练度高的却不多。

  唯一的优势,可能只在于那人并不稀罕刀装和御守,所以像歌仙兼定这种上惯了战场的刀,只要不是遇上那人别有居心的情况,基本上也不用担心碎刀。

  至于所谓的别有居心的情况……他曾亲眼见过粟田口的短刀重伤出阵、碎在自己眼前。

  不过是因为他们的兄弟,违逆了审神者的意愿。

  那一次他也是带队的队长,拼着自己重伤,却还是没能给一期一振一个交代。即使明知道,就算他有那个本事护住短刀们回来,对那个人来讲,也不过是换个领队,再出一次阵的功夫罢了。

  所以当一期一振在一个寒冷的雪夜敲开他的房门述明来意的时候,歌仙兼定、这座本丸的初始刀毫不惊讶。

  一年有余的予所予求,到头来不过是一场心怀侥幸的懦弱。一旦被人明言点出,就连犹豫的余地都没有分毫。

  那个人早就不是他记忆里,兴奋得脸色通红,却又低头害羞轻声问他能不能摸摸他的本体刀的小少年了。

  叛主这样的事情,就在悄无声息间水到渠成,不过短短三日,那人已经变成砧板上的鱼肉。

  轻易得让他们高兴不起来。

  灵符禁锢,日夜不停地抽取灵力。几个月后就会连同魂魄一起被封入这座本丸的地下,永远成为这座本丸和所有付丧神的养分。

  到那时这座本丸就可以完全被付丧神们所把控,再也不会有审神者这种存在。

  至于那几位是在哪知道这种方法并找来灵符的,歌仙兼定没有去问,实在是提不起来兴趣。反正经过大家的验证,确实是一个可行的方法。虽然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如果足够小心,就能保证本丸里所有的刀剑都不会暗堕。

  不肯弑主碎刀,是求生之本能。而不愿暗堕,则是他们最后的坚持。与其让他们失去理智变成扭曲骇人的枯骨、变成时间与历史的敌人,最后连本体都不能回归,那还不如直接碎刀一了百了。

  即使早被糟蹋得不剩什么了,他们还是想要守住身为刀剑、身为付丧神的最后一丝尊严。

  所有的付丧神都清楚,他们绝无退路可言。失去审神者之后,资源丰富的情况必然不会再有,就算是时之政府固定的配给一旦被认定为暗堕本丸也会没办法领取。最糟的情况下,要面对来自时之政府围剿也不是不可能的。

  资源要攒,练度更要提。

  几乎所有的付丧神都在轮着出阵,由于没有审神者的手入,受伤后想要恢复所耗费的资源和时间要都大大增加。付丧神们为了资源和时间挑着地方,不肯轻易受伤。疲惫太过或者练度太低的也都积极远征获取资源。四个部队换着付丧神,不肯有一点儿空挡。

  四个部队之外,留守本丸的各位还要负责看押和内番。每一日都会有至少两位有一定战力的付丧神守着本丸,不可谓不谨慎。

  没人能想到他们的叛乱刚刚几天就被发现了。

  没人能想到来的不是时之政府的清剿部队,而是一个单枪匹马的青年。

  没人能想到区区一个人类,竟然能力压次郎太刀和大和守安定,破了灵符把前任审神者攥在手里,逼得烛台切光忠让步。

  所以他们直接让人拿住了七寸,提前做好的各个针对不同情况的应对方案,全成了笑谈。

 当时正在远征的歌仙兼定,清楚地感觉到一如刚刚被赋予人身时的温暖,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带着队伍强行返回,就见到一片狼藉的手入室和面对一期一振的质问沉默不语的烛台切光忠。

  “那种情况下,也没有别的什么选择了。”三日月宗近美丽的脸上少有的神色凝重“徐徐图之,总好过拼着一时意气,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自欺欺人!”一期一振气极,摔门而去。

  三日月叹了口气,细细问起烛台切光忠所发生的事情,听完后,在场的付丧神们神色各异,喑哑无言。

  “时也命也。”石切丸叹了口气,神社里供奉的大太刀总是喜欢说些有关天命人事、似是而非的话。

  可是这一句,就连藤四郎们都听懂了。

  在等待新的审神者到来的那几日,虽然有着三日月、莺丸等人的竭力安慰,整个本丸仍是人心惶惶。毕竟不是所有人再看见希望之后在跌回原地,都能安之若素的。  

  歌仙兼定自己也心绪难平,一期一振的“自欺欺人”生生堵在他胸口,让他寝食难安。

  狐之助通知他们晾了他们几日的审神者终于要来了的时候,几乎所有能动的付丧神都穿好了出阵服,准备用商量好的恭谨姿态迎接这个人。

  歌仙兼定并不知道旁人的想法,但他却不能欺骗自己,说自己毫无期待。

  他自己都觉得这期待可怜可笑,连深埋心底都多余。

  然而他们等来的这个新的审神者,竟然是个敢对叛主的刀剑直言“我是个变态,诸君是想暗堕,还是想袭主,我都很欢迎。”的疯子。

  对,就是疯子。

  句句踩在付丧神们的敏感线上,就差直接鼓励他们继续叛主大业了。

  简直是自己找死。

  隐隐的,歌仙兼定却在心里松了口气。摆明车马总好过假仁假义,能各取所需就再好不过了。

  歌仙兼定主动站出来担当青年的近侍,他迫切地想知道青年的个性、想知道青年到底想从他们身上获得什么。他自觉身为初始刀,对这座本丸和本丸里的各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他已经失职过一次了。

  这一次,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想失职第二次。

  可是却没想到,新来的审神者竟然直接盯上了烛台切。

  这些天,烛台切的心情他虽不能感同,却也不难猜测。只怕这座本丸里,没有人比他更痛恨这位新来的青年,也没有人比他更在意这个青年了。

  可这位新任的审神者倒好,第一天晚上就堂而皇之地玩起了这种花样不算,还直接找上了极惧怕这种事的烛台切。

  也不知道真的是巧合,还是和之前的那人通了有无。

  “担心小光呀?要不要我替你去看一看呀?”耳畔凭空响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你不要出来添乱。”歌仙兼定皱起眉头,不动如山。

  “真是薄情呢。今天的近侍不是你吗?小光这也算是为你消灾了吧?都不想去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吗?”

  “去看了……又能如何……”歌仙兼定垂下眼,声音艰涩。

  “不能如何吗?还真是……废物啊。”那声音十足嘲讽,十足轻蔑。

  “你闭嘴!”歌仙兼定豁然起身。

  “啊呀,一个文系的废物,在我面前脾气倒是大得很嘛!连为小光说句话的担当都没有,初始刀的就是你这么当的?少说出去丢人现眼了。”

  歌仙兼定无言反驳,紧紧咬着牙关。

  “哈哈哈哈哈,这幅表情就对了嘛!废物就老老实实地上床睡觉,当个缩头乌龟就好了呀。”对方不肯罢休,继续讽刺道。

  “我说了,你别去给烛台切添乱!”歌仙兼定恨恨地说。

  “伪君子。不过是害怕连累到你自己罢了。把自己推到近侍位的时候倒是大义凛然,恨不得感动自己一百遍,到头来呢?”对方冷冷一哂。

  歌仙兼定黑着脸,眼中怒气翻涌,微微泛红。

  “懒得理你这种废物。”对方轻笑一声,强行结束了对话。

  小院内恢复了春夜宁静,空无一人,细碎虫鸣,花落无声。唯回廊梁上一灯如豆,随风而动。


评论(22)
热度(205)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