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1. 私设如山,人物OOC。
  2. 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不能接受以上注意事项或者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迅速撤离么么哒~~



Lofter 的小天使们!100f点梗大家好像没有什么想看的呢……

所以这100f的福利怎么发QAQ

JJ那边是100收藏加更,但是由于我没存稿,所以还没更ORZ

你们要是方便的话可以去JJ看呀,那边更得比较快!



第四章

“你这是多久没吃饭啊?”戴着金丝眼镜一副标准的斯文败类、衣冠禽兽样子的男人抽着嘴角看着对面不停把一盘盘烤肉扫进腹中的青年,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有啊。我这几天一日三餐外加夜宵,顿顿按时按点。”青年吃得飞快,说话却毫不含糊“神棍,你要是吃饱了闲着就再去点两盘肉。”

   “都说了不要叫我神棍!”男子无力说着,如青年所愿又杂七杂八点了一堆东西“你也差不多悠着点,周围的其他客人盯着你有一会儿了。”

  青年的筷子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飞快地动作起来:“我不管,反正他们看一会儿也就算了。”

  “你最近是又没钱吃饭了吗?那几个狼崽子可是轮番向我哭诉,说你这几天变着花样打秋风。我看你刚才说的一天三顿加夜宵统统都是去别人那里蹭的!我听说你连老师家都不放过,也是有出息!”男人看着面前埋头苦吃的青年,对方在这种时候总是格外青涩,显得更像个孩子“不是我说你,你好歹也在身边留点钱。像你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出活方式,也不能总是分文不剩地捐出去。你现在就是仗着自己年轻……”

  一看男人真的是要开启喋喋不休的嘴炮模式,青年赶紧把嘴里的肉咽下去:“我这次可都是拿去干了正事。又是修缮武器,又是收拾东西,一天天东奔西跑简直要累死。再说了,我又没有长年累月地蹭吃蹭喝。不过就是几顿饭而已,那几个人居然还来找你,也太小气了吧。”

  “你这是要去干什么?”男人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在青年平常的话语中抓到了自己想听的重点。

  “恩,出趟远门,去个地方呆上一段时间。”青年神色轻松平常,就好像没有看见男人深深皱起的眉头。

  “听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事。”男人好好回忆了一下青年平时的行事作风,对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抱有着十二分的警惕。

  “怎么就不是好事了?美人如云,能打能干。简直是我青春期的时候梦想中的天堂。”青年在心里默默为及时逃脱了男人嘴炮攻击的机智自己点了一圈赞“我想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蹭大家几顿饭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被你这么一说完,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了。”男人露出了一个类似于牙疼的表情“你这又是受什么刺激了,又要搞出什么事来?”

  “那我换一种说法好了。我幡然醒悟,决定结束二十年以来浑浑噩噩的人生,对国家公务员这一伟大而崇高的职业产生了奉献终生的觉悟。决意燃烧我全部的爱与信任,以拯救世界和历史为己任……”青年一本正经。

  “你还是闭嘴吃饭吧。”男子按了按自己鼓动的太阳穴,常年挂着骗子版职业笑容的脸都要僵成了一块砖。

  “哦。”青年闻言迅速恢复成一脸冷漠。

  被青年称作“神棍’的男子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随口转开了话题。夜色渐浓,男子微笑着目送吃得心满意足的青年走进烧烤店门外的煌煌灯火之中,伸手按了按衣兜的暗袋里那几枚古朴的铜钱。

  “等回去还是找时间起个卦吧,像他那样的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理由让人放不下心啊。”男人心里想着,站起来披上外衣。

 

  狐之助在来迎接终于通知它准备好了的青年时,看着青年身边大大小小的各种箱子,即使是张狐狸脸也是看得出来那一脸懵逼的。

  “那个……其实本丸和现世并不是完全封闭的。审神者在完成政府任务的前提下,每个月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时间回到现世的。”所以你也用不着搬家啊!

  “没必要,我没有打算经常往回跑。”青年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并没有抬头。

  狐之助这才注意到青年的着装。相对于下半身相当朴素的黑裤缁鞋,青年身上的长褂虽然在样式上似乎和上次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对于一个男人来讲却是不寻常的浓重华丽。绯红的颜色配合着金线绣制的蕃莲纹,翡翠的珠玉盘扣扣得一丝不苟,遮住了青年的手腕以上的皮肤和大半截脖颈。青年身边的武器伞也不再是上次的那一把。这只伞比之前那只还要巨大,立起来差不多能到青年的肩胛。胭脂色的伞面没有一丝花纹,金属所制的伞骨在阳光下也显得乌沉沉的,只有在每一支伞面支骨的尽头才镶嵌着一颗闪亮的金色珠子。

  青年还在不握伞的左手带了一副手甲,手甲从手肘一直覆盖到手指的第二指节。这手甲并不是套在手臂上的,只有手臂靠外的一面被覆盖住,内侧是三排固定手甲用的金属扣。也不知道手甲的材料到底是什么,明明看上去就是金属铸造,却非常柔韧,扣在青年细长的小臂上严丝合缝。

  “可以走了。”青年长身而立,白皙高挑的他在这身衣服的加持下更加端正正式,也更加锋芒毕露。

  “怪不得上次没敢这么穿呢。”狐之助腹诽道“要不然一进门就得被付丧神们打死。”

  “行李的话,时之政府稍后会派人直接送到您的本丸。现在,请您随我来吧。”狐之助话音刚落,狭小的室内凭空打开了一个一人高的空间通道。

  青年面不改色地走进去,通道内部没有任何景象,只有扭曲成各种形状的光彩,短短十几步路,要看就到了尽头。

  “前面就到您的本丸了。”狐之助在出口处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青年,迟疑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虽然现在由我这样说有些迟了,但是刀剑的付丧神尽是忠义勇武之辈,还请您……”

  青年听到这里不置可否,越过狐之助走了出去。

  在自己有可能受到威胁的时候,放任前主的行为,所以就算日后现任的他做出点什么,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所以那还说个鬼啊!

  这座本丸还像他上一次看到的那样安静,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青年伸手叩门,来开门的仍然是烛台切光忠。

  只是这一回,烛台切身后站着很多付丧神。

  “真是兴师动众啊!”青年在心底轻轻喟叹,握紧了手中的伞,信步跨进门槛。

  “这么多人的话,为了不被打死,还是多多少少用点言灵?”青年立在所有付丧神视线的中心,笑着盘算起来。

  “三日月宗近。打除刃纹较多之故,呼为三日月。多多指教。”

  “我是歌仙兼定,喜爱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指教。”

  “我是古备前的莺丸。关于名字的由来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嘛总之都多关照。”

  “我名为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的命令,无论什么都为您完成。”

  在青年还没有开口之前,站在他面前的刀剑付丧神一个接一个地开始用简短的语言介绍着自己。神色自然,看起来毫无介怀,就好像他们从没干过叛乱囚主之举,而站在眼前的青年就是他们获得人身后第一眼所见的主君一样。

  青年内心波澜起伏。

  是你们被洗脑了,还是我走错地方了?

  你们不要秀演技,少一点套路不好吗?

  我战斗服都穿了,你们就给我看这个?

  想说的太多,反而让青年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起。眼看着院子里所有的付丧神很快就都说完了,青年才把脑子里疯狂刷屏的弹幕关掉,一句一句说得不甚连贯,缓慢却清晰。

  “我呢,你们可以叫我夜兔。虽然是你们的新任审神者,但是请不要对我抱有任何期待。”

  “我嗜虐好战,躁悍酷烈,简而言之,是个变态。虽然我觉得自己姑且算是个有原则的变态。”

  “要说这个原则具体是什么,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我不在乎历史的走向,更不在意时之政府的任务。所以也可以说,我并不在乎诸君是我的敌人还是伙伴。我来到这里,只是想寻找身为夜兔的自己。”

  “诸君是想暗堕,还是想袭主,我都很欢迎。赢家为所欲为,败者随人处置,就是我的公平。我带着面对一切后果的觉悟而来,希望诸君亦能如此。”

  本丸宽阔的院子一片寂静,注视着青年的付丧神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伴随着青年的话语,庭院中光秃秃的高大古木正在悄然结出的层层叠叠的淡粉花苞。


评论(16)
热度(252)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