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2,私设如山,人物OOC。

      3,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不能接受以上注意事项或者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迅速撤离么么哒~~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虽然说有没有几个小天使看都两说咧),我觉得应该说明一点:

这篇文主要是更在JJ上的,但是在lof也有发(相同文名、相同作者名)。就是更新时间会有点差异,但也不会差太多。

主要是因为之后要是开车的话,JJ没有办法发车,所以会发在lof上






第三章  日永如年愁难度

  “烛台切,你还在等什么!”最先打破室内一时凝滞气氛的是大和守安定,只见他扶着墙站了起来,蓝白色的羽织在刚才的打斗中已经变得破烂,染着斑驳血痕。大和守安定毫不在地扯下了身上的羽织和围巾,露出里面浅绿色的和服和印着刀纹的黑色手甲,擦也不擦脸上的血痕,再次举起了手上的刀剑。

  强弩之末,不足为惧。

  青年只瞥了大和守安定一眼,就把视线投向刚才虽然被击飞,实际上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的太刀。

  烛台切此时也已经重新拿起刀横在胸前,眼神凶悍,就像下一秒就会扑上来撕碎青年。

  “等一下,麻烦让我把话说完再打不迟。”青年舔了舔嘴唇,只觉得自己身上每一根发丝都要被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刺激得紧绷起来。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要忍耐。”青年在心底对自己说道,深深吸了口气,又长长呼出。

  “令堂非常担心你,请我护送你回家。另外根据约定,由我接手你的本丸,代替你成为这座本丸的审神者。”青年一手拎着少年,明明应该是在和少年说话,他却全程都在笑眯眯地看着烛台切光忠,偶尔瞄上一眼大和守安定“相信具体事宜不用我细说,令堂已经传达给你了吧。”

  少年闻言面色更加阴沉,死死握着手中的珊瑚手串,咬着牙不肯做声。

  青年并没有分出哪怕一分心思在自己的营救对象身上,语出惊人:“你们如果想要继续打,就让我先解决了这个小少爷吧。没有了这个累赘,我们应该能打得更开心吧?”

  “你说什么!”发出惊呼并不是惊愕的付丧神们,而是的被青年拎在手上的少年人。少年声音虚弱喑哑,形容狼狈,却不知道打哪儿来的自信,狠狠瞪着眼前的青年。

  “是这样的,来之前我都已经打听好了。”青年这才微微低头看向少年,但说话的口吻怎么都能让人莫名联想起类似于“我看了一下使用说明书。”这种句子。

  “这座本丸是由你的灵力支撑的,在你死亡后则会立刻开始崩塌,所有没来得及暗堕的付丧神都会强行碎刀。而狐之助虽然是政府派遣的式神,但本质上是依附本丸而存在的,所以每一个本丸都会有不同的狐之助。这个本丸开始消失时门口那只也会自行消散。而小少爷你手里的那串东西,好像只有留音功能。”青年仔仔细细地解说起来,左手一下又一下用手里的伞挽着花,显得心情愉悦“换句话说,除了尚有可能逃离的我,没人有机会向现世或者时之政府传递信息。而我当然只承认自己营救失败了啊!虽然有些丢人,但好在我并不是很看重自己的招牌。”

  “为……为什么……”少年看着对方毫不作伪的淡漠样子,这才有些慌了神,几个字说得磕磕绊绊,语气也不似刚才强硬。

  “小少爷你不会真的那么抬举我吧?院子里除了眼前这几个可还不知道有不少刀剑呢,这边搞出这么大动静怎么着也快来了吧!”青年苦恼地挠了挠头“如果还要分心护着你,别说让我打过一群付丧神,就算是要逃都不容易吧!我要是把你放在一边,你还不是要像刚才一样被怼死,不如死在我手里能更舒服一些。”

  “你明明可以带着我……”少年睁大双眼,就要争辩。

  “嘘。”黑发青年有些意外于少年在这种时候还没有下线的智商,但懒得再找借口,干脆果断地用一个气音打断了少年的话,顺手掂了掂对方的衣领

  “我向你保证,不会痛的。”黑发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偏过头,抬起细长上调的凤眼去看现在屋内尚能和自己一战的烛台切光忠,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伊达家的太刀,刀剑的神灵。

  来做个选择吧。

  后路断尽时的拼死一搏,并不算什么艰难之举,只能说是无奈而为。

  可是如果有了另外的一种可能呢?

  是选择借刀杀人,然后和所有同伴一起走向灭亡?

  还是选择眼睁睁地看着仇人全身而退,赌着那几丝渺茫的希望,以图后事?

  如果只关系到你自己的话,你会怎么选择呢?

  如今还要背负其他所有的同伴,你又会怎么做呢?

  好期待啊!

  夜兔青年毫不掩饰心中的兴奋,直勾勾看着烛台切光忠。似是毫不担忧现在的处境,不紧不慢地拖着少年向门口走去。

  “小少爷,要是没人阻拦我们,我们就开始交接本丸吧!然后我就可以把你送出去了。”青年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频频回头看向烛台切。

  赶快选啊!一会儿就没机会了呀!

  颀长挺拔的身姿、修长白皙的脖颈、精致深邃的五官,时不时回头望他的青年却无端让烛台切光忠想到了盘踞在草丛林间,择人而噬的毒蛇。

  青年跨出门口,才记起手上的少年还有个金主身份,想了想还是由拖变扶,全然不管少年被两人突然缩进的距离吓得白了脸。

  在狐之助的指点下,两人来到本丸那个据说能开樱花却品种不明的大树下。狐之助不知从哪里抖出来一本类似于账簿的东西,青年拿在手里大致扫了一眼,上面清楚地记载着这个本丸所有的刀剑数量、出战情况等等。

  “恩……请同时向树里输送灵力,然后、然后同时用灵力把这里审神者的名字抹去,再签上您自己的化名就好了。”重新坐上少年肩头之后,就僵硬得像个小型雕像一样的狐之助又快又急地说。

  自从进入这间本丸开始,夜兔青年第一次差点绷不住自己的表情。

  你们所有的本丸的本体其实是树吗?

  说好的本丸不可交易、不可转让呢?

  走个歪门邪道就连手续都能这么简单,你们时之政府还能不能好了?

  夜兔青年艰难地咽了下口水,顺便也下了哽在喉间的各种吐槽。

  他暂时不太想去看糟心的小少爷和狐之助,只能又看向默默跟出来的烛台切。

  这时烛台切的身后已经跟了一些付丧神,但出乎青年意料,竟然大多是短刀。付丧神们仇恨的眼光射向两人所在的方向,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所动作。

  最后的机会了哟~再不抓住就没有啦!

  青年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挑衅,短刀们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却被烛台切光忠和药研藤四郎拦了下来。

  看来是决定好了呢。

  有些失望地转过头,青年很快完成了交接。随着本子上审神者的名字发生改变,青年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这个地方建立起了一种微妙的联系。

  同时也和面前的付丧神们建立起了联系。

  青年干脆利落地带着少年转身就走,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甚至都不曾回身看一眼死寂的本丸。

  虽说你们要是选择让我杀了小少爷,然后再和你们好好打上一场,我想想都会兴奋得发抖。

  但果然还是现在这样,更让人觉得有趣。

  因为这样一来,我们之间,就来日方长了啊!



PS.

这一章写得超级不顺利……
两千多字5个小时你们敢信ORZ??
我还要写论文的呀【咸鱼脸】

求红心蓝手来安慰QAQ

评论(15)
热度(253)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