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1. 私设如山,人物OOC。

  2. 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不能接受以上注意事项或者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迅速撤离么么哒~~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虽然说有没有几个小天使看都两说咧),我觉得应该说明一点:

这篇文主要是更在JJ上的,但是在lof也有发(相同文名、相同作者名)。就是更新时间会有点差异,但也不会差太多。

主要是因为之后要是开车的话,JJ没有办法发车,所以会发在lof上






第一章   谓我何求

  “就是这里了,大人。”蹲在青年肩上的狐之助,歪着头提醒道,蓬松的大尾巴不安地扫来扫去。

  “恩,怎么说呢……这座暗黑本丸,看起来比想象中的要正常?”青年看着眼前漂亮宁静的和式建筑,有些迟疑。

  说好的的阴云密布凝而不散呢?瘴气缭绕阴风阵阵呢?破破烂烂遍地血痕呢?

  “说不定是这位审神者的母亲搞错了吧,毕竟老妈都是爱瞎操心的人呀。”青年随手将撑在头顶的巨伞转了个圈,青碧色的伞面上精致描绘着小桥流水,枕河人家“这家的儿子也真是,不要让妈妈担心啊!”

  想起昨天那位气度雍容、妆容精致却难掩憔悴的美妇人,青年叹了口气。

 

  “犬子非常谨慎,每隔三天一定会用家族代代相传的手印,传送灵力以报平安。就算有事错过了三天的期限,也一定会尽快补上。”美妇人一身华服,语气焦急“可是现在已经一周了无音信,必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青年沉静地坐在妇人对面,极有耐心地听她颠三倒四地解释着时之政府、刀剑男士等等闻所未闻的名词。

  面无表情地被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我并没有过类似的任务的经验。”青年看着对方说得差不多了,才非常耿直地回应。

  “那是自然,毕竟对普通人来说是是机密呢。”美妇人蹙着秀眉,以袖掩口“呀,我并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只是成为审神者需要身负一定的灵力,所以大多出身于各国世代相传的神道家庭、阴阳师世家等等,流传的范围也仅限于此。您不知道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

  “怪不得是那个神棍介绍的活计。”青年顶着一张扑克脸默默吐槽。

  “这种营救型的任务,还是找专业人士比较好吧?还是说这次的任务是小队的形式?”青年人伸手接过仆从奉上的资料草草翻过,显得并没有什么兴趣。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整个人都兴奋得热了起来。

  刀剑的付丧神,应该很能打吧?

  “只有身负灵力的人才能进入本丸所在的空间,而绝大多数身负灵力的都是各家的小姐公子,战斗力都算不得强。”美妇人连声音里都透着无奈“若是一下子去的人太多,就怕打草惊蛇,反而威胁到犬子的性命。”

  换句话说,能进得去又能打得过的很少咯。

  “请恕我直言,您怎么能确定令公子只是被囚禁了呢?”

  听见这句话,美妇人的脸上更蒙上一层郁色:“本丸是凭借审神者的灵力维持的,一旦失去审神者,一日之内定会崩塌,所有的付丧神也都会强制碎刀。我已经让政府的人暗暗观察过了,犬子的本丸并没有崩塌或者神隐的迹象。”

  “既然如此,那我就知道了。只要将令公子带出来就可以了吧?”青年人点点头,算是接下了这个刷新三观的任务。

  “不止如此,只怕还有些事要麻烦您。”美妇人看了一眼身边的貌美侍女,对方躬身退下后,很快领来了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

  “还请您带着这孩子,让她接手犬子的本丸。” 

  别闹,才说完的暗黑本丸呢?你让我拎个小姑娘是去送菜吗? 

  “这和最开始说好的可不一样啊。”青年皱起眉,一副多有为难的样子。

  小女孩敏感地缩了缩身子,美妇人看都不看那孩子一眼,神色颇有些狰狞,涂着嫣红蔻丹的葱削手指由于死死攥着袖口而隐隐泛白:“还不是时之政府做的好事!说什么战事紧张、刀剑稀有。明明不过是些末位付丧神的分神罢了,少几个又算得了什么?那种背主的东西,要是伤了吾儿,碎了都难平吾意!”

  等等,称呼已经从“犬子”变成“吾儿”了吗?大婶你冷静一下啊!

  “那如何进行本丸的交接呢?”

  “只要犬子醒着,到时候政府派遣的式神自会向您解释。”美妇人似也对自己的失态有所察觉,微微调整了坐姿,纵然僵硬,也算是缓和了语气。

  “继任者的权限和前任是一样的吗?”青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直勾勾盯着美妇人说道。

  “按道理本丸是不可转让的。”美妇人眼里飞快略过一丝精芒“只是事在人为罢了。以后旁人查起来,犬子可从来没有和那些东西沾上关系呢。也还请您对此事守口如瓶了。”

  “那是自然。”青年无所谓地点点头,把目光投向在场唯一一个小女孩“这位……也是您家里的孩子吗?”
  “并不是呢,只是雇佣到的孩子。身负灵力的人并不好找,是个这样不成器小姑娘还真是给您添麻烦了呢。”

  用膝盖猜也不是你家的孩子,不然怎么舍得送去当替死鬼。

  青年心里不屑,面上却挂起了微笑:“既然如此,那我有个不情之请。能由我来继承令公子的本丸吗?”

  面对美妇人脸上直白的惊讶,青年还是微微笑着,面色诚恳。

  战力强劲又不会轻易死掉的对手。

  因为有着言灵维系,可以对他们为所欲为。

  因为对方不是人类,无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都不会和母亲的临终嘱咐相冲突。

  简直完美。

  他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想要!想要!好想要!

  也许是表情镇定的青年眼中多少带出了凶悍急切的色彩,美妇人只是楞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不过是个废弃的地方罢了。您若看得上,就当做是您救下犬子的额外报酬。犬子的事,就请您费心了。”

  “必当竭尽所能。”

  

  “要是那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实际上没有出事的话,把他带出来之后就右转去时之政府报个名好了……”

  “还不能大意!”狐之助突然提高了嗓音,吓得刚刚沉浸在自己思维里的青年差点儿没有把它从肩上甩下去。

  “除了直接斩杀了审神者的本丸会在短时间内发生肉眼可辨的变化外,使用各种手段囚禁了审神者的暗黑本丸由于还有审神者灵力的支撑,并不会在外貌上出现太大的变化。这样的暗黑本丸除了政府或者审神者的家人发现端倪,往往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直到审神者灵力透支死亡或者灵力被污染发生异变,才会被人所知。”毛茸茸的狐狸脸上看不出人类的表情,但是这语气倒是足够严肃正经。

  “也就是说付丧神们很有可能没想到刚过了一周就被人识破了……狐之助,一会儿进去了,除了必要的话,尽量不要多说什么。就算发现了什么也不要紧张,一切都等先找到那个小少爷再说。”

  “好的大人!”

  青年顺手撸了几下狐狸毛,信步走到门前,敲响了门环。

  “是狐之助呀!政府有什么新的文书吗?”开门的是一个靛蓝短发,身穿运动服,带着黑色眼罩和手套的高大男子,带着亲切和煦的笑容,金色的独眼看向青年“请问您是?”

  青年收起手中不成比例的巨伞,伞下居然还带着一个遮阳斗笠。半长不短的黑色长发被十分不走心地束起来,逸散出几缕头发飘飘荡荡的。他看起来不过双十左右的年纪,玄色布鞋,月白长裤,黛色盘口长褂压着白边,更显得青年肤白胜雪。

  “我名夜兔,受人所托,向您的审神者传递一封很重要的家书。”


 


评论(23)
热度(387)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