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蔺晨台词整理

莫绾苓:

艾玛这个简直了,太有用~转需


目夭:



第一集


(鸽子飞)


主事:少阁主,属下刚刚接到北燕都城传来的几条消息。


Lc:有什么需要我现在就知道的吗


主事:北燕新近册立六皇子为太子


Lc:已经成为太子了?


主事:是,是不是要传信去金陵呢


Lc:不必了,大梁出使北燕的使臣已在路上,京城的皇子们马上就会知道的,你去归档吧。


主事:是


Lc:他果然办到了。


 


(舞剑)


主事:少阁主,大梁的誉王来了


Lc:把我备好的锦囊拿给他,叫他回京后方可打开


主事:是


Lc:誉王来了,大梁太子的人马也应该到了,到时就给他们一份同样的答案。


主事:只是……


Lc:你想说什么


主事:琅琊阁一旦开口回答朝堂中事,只怕不得安宁吧


Lc:问题出自朝堂,答案却在江湖,无妨。


 


删减(原声)


主事:少阁主,誉王已经下山了,但是大梁东宫没有派人来 ,来的是天泉山庄卓鼎峰


Lc:就是他了,让他多等一晚,明日再来。


主事:是


Lc:过两天,我要出趟远门,阁里的事务,你代理吧。


主事:是


 


(飞流~)


Lc:飞流~飞流~不用你指路,我认识,我在江左盟玩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Lg:飞流他这是怎么了?


Mcs:还能怎么了,有人来了呗


Lg:旁人他是不会这样了,怕是那位到了


Lc:飞流呢,哪儿去了


Mcs:蔺少阁主驾到,他还不赶紧躲起来,难道还等着被你戏弄不成


Lc:哼~


 


Lc:你真要跟萧景睿那两个公子哥一块进京?


Mcs:他们两个身份尊贵,又不涉朝政,最合适不过了。这件事情总该有个开端,如果我不随他们去,难道还真的要我接受太子和誉王的招揽,以谋士的身份进京?


Lc:萧景睿虽然与夺嫡之事毫无牵扯,但他的父亲宁国侯谢玉却不是,你这样直接住到谢府去,会不会太冒险了一些


Mcs:你放心吧,京城的准备已非一日,就算我住在宁国侯府,也足以自保


Lc:好啊


Lg:宗主,门外有一位叫萧景睿的公子请见,说是您的朋友


Mcs:请他在偏厅等我


(号脉)


Mcs:你能不能别每次诊完脉都这副表情啊,你是来给我送行的还是来拦着我的


Lc:我拦得住你吗,十二年前我就知道,这金陵城你迟早是要回去的。


Mcs:既然你知道我迟早要回去,就趁着我身体还可以,帮我了结此事吧


Lc:喂,我诊完脉可是什么都没说,你怎么知道你身体还好啊


Mcs:那你告诉我,我还能坚持多久


Lc:那你告诉我你需要多久


Mcs:两年


Lc:呵呵,两年可以啊,那你带十个大夫去。(对视无奈)心力交瘁之时服一颗,快吃完的时候,记得早点招呼我去京城。


Mcs:有你足矣,顶得过十个大夫。


Lc:哼~飞流~你苏哥哥就要丢下你去金陵了,不如你跟我到南楚去玩吧


Fl:不行,要去


Lc:你要去哪儿啊


Fl:金陵


 


第47集


 


Fl:礼物


Lc:什么礼物啊


Fl:礼物


Lc:嗯~她就是啊美人就是礼物


Fl:哼~骗人


Lc:(嘿嘿)


 


Lg:你说这个蔺公子他也真是的,放着正事不做去追什么美人去


Lc:美人不追就错过了,病人又跑不了


Lg:蔺公子


Lc:当然得先追美人了,是吧?呦~嘿嘿嘿嘿,还真有一个这样的啊,诶呀好玩好玩好玩~你站这儿干吗啊,快去叫吉婶给我煮一碗粉子蛋,我饭还没吃饿着呢


Lg:知道了


Mcs:饿着正好,赶紧给诊诊脉,要诊不好,不给饭吃


Lc:你个小没良心的,你一封飞鸽传书,我可是从南楚跑断了腿跑过来的,就这待遇,哼,不给饭吃,不诊病


Mcs:是不是真的不想吃饭哪


Lc:好,算你狠,哼~来~


Mcs:不是给我诊,病人在这儿呢,没看见啊


Lc:我看你也该诊诊了,晏大夫这一年多的日子不好过吧


Mcs:不跟你闹,着急着呢


Lc:好,那就两个一起诊。


Mcs:到底怎么样啊,说话啊,看我干吗


Lc:他长得比你像癞蛤蟆,你病得比他厉害


Mcs:切,我自己身体什么样我不知道吗,还用得着你说


Lc:那你还让我说什么啊


Mcs:他的毒性到底怎么样


Lc:毒性嘛,也就是你的三成,不算什么


Mcs:你可从来没解过那毒啊,行不行啊


Lc:这么信不过我,那你叫我过来干吗,走了


Mcs:回来


Lc:哦


Mcs:我要能找到老阁主,谁乐意叫你来啊。飞流,你乐意吗?


Fl:不乐意


Lc:好吧,我承认,如果他病得像你当年那么深,我确实未必解得了,不过这个人,不在话下,只是……那个……嗯~那个,你懂得啊。至于要怎么解,解完之后是个什么后果,必须要跟他说清楚,让他自己选


Mcs:说得也对,不能急在一时,等把冬姐接出来,让他们俩商量一下吧


Lc:呵呵,好啊,一个满肚子的话要说,一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可真是得慢慢商量商量,哈哈哈,诶,我给你带来一个大礼物,飞流没跟你说吗


Mcs:什么啊


Lc:飞流,这就不乖了,怎么不给蔺晨哥哥带话啊,我要把你用蓖麻叶包上,刷上油装进木桶,从山坡上滚下去


Fl:哼


Mcs:好了,你别逗他了,到底要给我献什么宝啊


Lc:一个美人,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美人,你对她一定感兴趣,猜猜是谁嘛


Mcs:你抓到秦般弱了


Lc:你可真煞风景,美人怎么能用抓这个字呢


Mcs:她知道夏江在哪儿吗


Lc:她本来是跟夏江一起逃的,但是夏江中途觉得她累赘,就把她丢下了,所以……但是现在四境已封,就算夏江有再大的本事,他也逃不出这个天罗地网,之所以找不到他的行踪,那是因为


Mcs:他在京城


Lc:正是!反正我把秦般弱关押在城外了,你看着怎么处置吧


Mcs:交付有司,自有律法


Lc:你都不审一审


Mcs:审什么


Lc:比如滑族在京城还有什么势力啊


Mcs:你审出来了吗


Lc:这也不能怪我没审出来,只能说璇玑公主,当初也看出了秦般弱资质欠缺,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还有一部分掌握在夏江手中


Mcs:所以你这份礼物送的也没什么价值啊


Lc:好,我也正想问问你,靖王执政之后,你打算怎么清理滑族啊,说到底,滑族现在也是有很多人抱着复国之念,站在人家的角度讲,这也是他们的正义不是吗


Mcs:当年滑族举国归顺,可是三年之后,又复叛去北燕,所以父帅又率兵灭了滑族,当时大家的立场都不一样,又怎能辨出对与错呢,就像今年南楚平定的柯蛮,也是降而复叛,只怕景琰登基以后,无论是当年的滑族还是如今的属国夜秦,都得好好的安定和抚平,这为君的日子只怕也不简单哪


Lc:你这个心操得还真是长远,看来我爹当年嘱咐你的话,你是一句也没记住啊,唉保重吧,你这个病啊,好不了了


Mcs:诶是你要问我的


Lc:我问你就说吗,哼,我都懒得管你了,吃饭去了,我的粉子蛋做好没有啊


 


Lc:聂将军,聂夫人,不是我煞风景,你们能不能先不要这样,好吧,我是煞了风景,我是说,你们两位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体会这种重逢之喜,现在能不能先听我这个江湖郎中说一说聂将军的病情呢,我知道你以前这样说过我。聂将军身中之毒,名为火寒之毒,向来以天下第一奇毒著称,它的奇就奇在,既可救命又可夺命,更能置人于地狱般的折磨之中,聂将军当年全身被火烧伤,火毒攻心,本已无生还之理,可是聂将军恰恰跌入了雪窝之中,被雪蚧虫咬噬全身,这才保住了性命。雪蚧虫只生长在梅岭附近,专食焦肉,同时吐出毒素,以冰寒之气遏住火性,使人经火却能保命,火寒之毒也就因此形成,身中此毒之人,骨骼变形,皮肉肿胀,浑身上下长满白毛,就像聂将军这样,而且舌根僵硬,不能言语。此毒每日发作数次,发作时须饮血液方能平息,且以人血为最佳,虽然这样可以苟延性命,体力也与常人无异,但是这种折磨,也并不比死了更干净。聂将军能坚忍这么多年,心志确非常人所及,在下佩服。


Xd:那此毒能解吗


Lc:有我这个江湖郎中在,就可以解,有两种解法,一种彻底地解,一种不彻底地解,可以任你们挑选。


Xd:当然要彻底地解


Lc:聂夫人,请容在下对这两种不同的解法加以说明,再选择可好,要解火寒之毒,过程非常痛苦,简单说就是,削皮挫骨。聂将军是条真正的铁汉子,这点苦当然受得了,只不过要想彻底地解,需将火毒寒毒碎骨重塑而出,之后至少要卧床一年多,用于骨肌再生,这种解法最大的好处就是,解毒后,容颜与常人无异,只是相貌会与以前大不一样,而且舌根恢复柔软,可以正常讲话,这种碎骨拔毒,对人体的伤害极大,不仅内息全摧,再无半点武力,而且从此多伤多病,时时复发寒疾,危及性命,不能再享常人之寿。


Mz:你说什么


Lc:人的身体总有一个不能承受的极限,如果要选择这种彻底的解法,其实就是拿命在换,不过如果好好保养的话,活到四十岁应该没什么问题


Mz:蔺公子,那他是不是


Mcs::蒙大哥


Mz:你别叫我!你怎么告诉我的,你说你身子虚,说你养养就好了,可现在呢,你都病成这样了你还来京城,来京城上上下下地折腾,你不要命啦,你的命你不在乎,想过我们没有啊,想过我们没有


Wz:蒙大哥


Mz:你闭嘴!你在他身边,他瞎胡闹你也不管一管,你就任由他这么胡来啊


Lc:行了,你也不要骂了,他是一个多有主见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当时就算卫峥不在,你在,你能拦得住他吗


Mz:我当然


Mcs:别说了……霓凰,你们跟我来,我解释给你们听,你也别再废话了,拣重点说


Xd:苏先生这是怎么了


Lc:好,那我们继续来说一说这种不彻底的解法,这种解法,在原理上也差不多,就是把身体内的毒性保留控制一下,不伤及人体根本,解毒后可保毒性不再发作,无须再饮血,身体虽然无法恢复到武人体魄,但也基本上与常人无异。最重要的就是,可享天年。


Xd:但是呢


Lc:对嘛,但是,浑身上下的白毛不能尽除,舌根僵硬也不能尽解,说不清楚话。


 


第四十八集


Lc:江湖郎中知道怎么解毒,不用他指手画脚


Wz:蔺公子,您不要总是跟少帅吵架,少帅其实他是有自己的苦衷的


Lc:梅长苏是你的少帅,又不是我的,我为什么要像你一样体贴,我一直帮他是尽朋友之责,要了他的心愿,不是让他来自寻死路的


Lc:又被你说服了两个,不过我也不意外,当年连我爹都无奈你何,又何况他们呢,是吧


Mcs:蔺晨,我现在感觉真的不太好


Lc:嘿,怎么说倒就倒啊


Lc:醒了?喝了。


Mcs:怎么那么苦啊


Lc:白水。是不是我一对你生气,你就这么吓唬我啊


Mcs:我要你帮我,我至少还要一年的时间


Lc:一年?你再这么熬下去,能熬过半年就算你高寿,你自己不知道吗


Mcs:我知道


Lc:知道还说


Mcs: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有我能够安抚住景琰,可现在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倒下


Lc:你已经倒下了,倒下就倒下了,天又倒不下来


Mcs:天当然不会倒下,景琰他是个急脾气,静妃娘娘又身居宫中,到时候谁来拦着他冒进,你来啊


Lc:我不认识他,现在京中形势一片大好,就算走错一两步,又有什么要紧呢


Mcs:现在的局势还远远没有到万无一失的地步,我机关算尽这么多年,不能到了最后关头,让自己成为导致败局的变数,这样就太对不起景琰了,所以我一定要拜托你


Lc:靖王自有他应该承担的东西,他也不是那种承担不起的人,何必觉得对不起他,说到底,昭雪旧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你就是在这一点上过于执念了,才会让你这般的心神疲惫


Mcs:这当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梅长苏不只是林殊,他身上还背负着七万赤焰冤魂昭雪的希望,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还要等着,等着看景琰大婚,监国,一步步地掌控朝局,我要等着谢玉的死讯传入京城,夏江落网,我要等着皇上能够同意重审旧案,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Lc:放心吧,晏大夫的招牌是招牌,我琅琊阁的招牌也是招牌,有我在不会让你倒下去的,我还打算在新朝时仗着你的势,耀武扬威一番呢,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轻易去死呢


Mcs:谢了


Lc:别说谢,一句谢也不行,诶这样吧,把小飞流还给我当做谢礼吧


Fl:不要


Lc:你个小没良心的,你忘了当初是谁把你捡回来的


Fl:就不要


Lc:站住


Lc:聂将军,脱衣服吧,我们准备开始


Mcs:冬姐,我们出去吧,蔺晨不会失手的。


Lc:唉


Mcs:看来一切顺利,冬姐不用担心


Lc:你从哪里看出来一切顺利的,我的表情明明很沉重啊


Mcs:要是不顺利你早就跳窗户跑了,还有脸从门口出来啊


Lc:看破不说破,无趣。到今天已拔毒七次,无复发之忧了,再躺两天,便能下床走动,休养一个月之后,体力便与常人无异了。


Xd:多谢蔺公子


Lc:就是一个谢字,也没谢礼,哼


Mcs:不用管他,你先进去吧


 


Lc:天牢这种地方,换一个囚犯出来这么久,风险太大了,一点都不像你一贯谨慎的做法


Mcs:倒像是你的风格


Lc:算你了解我


Mcs:你说得对,冬姐出来太久也不是办法,等明天蒙大哥一来,就送她回去


Lc:好了,现在总算治好一个了,明天就该你了,你准备好了吗


Mcs:如果我说没有呢


Lc:我管你有没有呢,反正我要开始了


Mcs:我信得过你


Lc:我也相信我自己


Mcs:老阁主素来都谦逊稳重,你的脾性到底随了谁呀


Lc:老爷子在你面前那当然得端着呀,如果他真的谦逊稳重,当年令尊大人游历江湖,过琅琊山,两个人怎么会连着打了三天架,还做了一辈子的朋友呢,哼~


Mcs:说得也是


Lc:单是今日你便发作了三次,而且现在气息越来越差,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Mcs:蔺晨


Lc: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所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从现在起,除了慢慢吐你的气,一切都得听我的,就算这院墙外面闹翻了天也绝不允许你多看一眼,听明白了吗


 


Lc:怎么样


Mcs:舒服多了,你还真是神医妙手啊


Lc:我没听错吧,你是在夸我吗,哈,这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哪


 


第四十九集


Lc:听说宫里传来口谕,召你进宫


Mcs:是啊


Lc:皇帝老儿久不临朝,无端端的,怎么突然想起见你这个白衣客卿了


Mcs:我也觉得奇怪,想不出什么缘由,可是明旨召见,我总不能不去吧,诶呀,你不用担心,你看我一介文弱布衣,他总不见得埋伏着刀斧手在宫里等我吧,别担心了,我会随机应变的


 


Lc:一定要追上他,不能让他进宫


Lzy:是


Lc:你马上去穆王府,通知霓凰郡主


Lg:是


 


Zp:蔺公子,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吗


Lc:急啊,能不着急吗,两个最聪明的家伙都在宫里,着急有用吗,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希望长苏的这个巧舌能够解救自己,可如果救不了呢


Zp:那怎么办


Lc:认栽喽


Zp:唉


Lc:希望他们至少能坚持到午时吧


 


第五十集


Ydf:来,我诊一下


Lc:还诊什么诊,必须得试试了


Ydf:你可知其中凶险啊


Lc:我当然知道了,你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Lc:飞流,好看不好看?(嗯)你看它长得像什么?


Fl:不知道


Lc:孔雀尾巴呀,像不像?(嗯)嘿嘿,来,你过来


Fl:干吗?


Lc:哥哥把这个捆在你的腰上,你给哥哥跳个孔雀舞好不好


Fl:不要


Lc:过来,过不过来,过不过来!好小子,敢跑,哪儿跑,你给我回来


Fl:救命啊,苏哥哥救命啊


Lc:乖,过来,你还跑,过来


 


Zp:蔺公子越是紧张,就越是爱闹,这次多半是走了险着了


Lc:他睡觉呢,你到枕头边都吵不醒他,乖乖听话吧


Lg:蔺公子说,至少还得两天


Mz:两天,他又犯病了?没事吧


Lc:如果这么一点点事情也要让他来想办法,他迟早灯灭油尽


Xd:此事因我而起,我得回去


Mz:现在已经被发现了,你去就是自投罗网,两个人都会被收押的


Xd:那你说怎么办,在这等着,等着宫姑娘受讯


Mz:不行,反正你不能去。今天晚上,索性我夜闯天牢,跟他们干场硬仗,把宫姑娘救出来


Xd:我和你一起,我们俩联手,就算天罗地网也能撕出一条口子来


Mz:好


Lc:好啊,你们没事吧,现在我总算明白长苏为什么这么累了,你们还真是能帮倒忙。


Lg:蔺公子,你有别的主意你就直说,你要是再在这儿说风凉话,宗主醒了我第一个告你状


Lc:我很怕你告我状吗?明明几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看把你们急成什么样子了。好吧,就让我来教教你们,教教你们怎么兵不血刃去对付那位刑部尚书大人


 


Mz:蔡荃行事还是非常谨慎的,虽然他信了我们的话,但还是把夏冬如何逃狱的过程一一拿来证实,好在我们之前做了周全的准备啊,要不然啊,真的被他看出破绽了


Lc:宫羽呢


Mz:宫姑娘是替夏冬进天牢的假犯,蔡荃当然不会放过她了,好在宫姑娘也不是普通人,她来历成谜,身手又好,夏冬说她是悬镜司安排在妙音坊的暗桩,顺理成章。


Lc:东宫呢,蔡荃应该也会到那儿去确认一遍吧


Mz:被你说着了,抓捕夏冬的究竟是那些人,怎么押送回来的,太子知不知情,这些啊,他全部都去核实,多亏你安排得好啊,这件事情总算是尘埃落定了


Lc:尘埃落定?未必吧。这个消息当初是如何走漏的,你查了吗,唉呀,难怪长苏这么累,我给你提个醒吧,你有个贴身护卫最近刚娶了一位娇妻,对吧?滑族的,去查查吧。


Mz: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Lc:来,你来琅琊阁给我做个三年学徒,我包你什么都知道。


 


Lc:跑,跑,


(Fl:不要)


Lc:你再跑,你再跑,说了你那个不好看,你过来我给你戴上


Fl:苏哥哥


Mcs: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去替我查清楚,璇玑公主给夏江留了多少人,别再折腾飞流了


Lc:你们这是一家子什么人哪,啊?病一好就把大夫扔到墙角,没良心的,早知道就不治了,哼,一个都不治,(扔书)嘿!


 


Lc:现在朝政上的事有太子,你操这么多闲心干什么。


Mcs:我就这么说两句也不行啊,你这么闲,滑族的事查得怎么样啦


Lc:能不能说点开心的事


Mcs:咱们少阁主也有头疼的时候啊


Lc:你应该知道,寻找这些小喽啰本身就比找那些大头领要麻烦,再加上璇玑公主的手下既分散又隐秘,这个时候要是能有一个知晓内情的人帮忙就好了


Mcs:你少给我来这套啊,是你自己答应我的,在谢玉的死讯传入京城之前,你就帮我打扫干净夏江留下的所有麻烦,可不能食言啊


Lc:啰嗦。怎么了,我才说你句啰嗦就不高兴啦


Mcs:我突然想到誉王了,他在临死之前对我说,有件事他料定我一定想不明白


Lc:你是说誉王和滑族也有关系


Mcs:否则他不会纵容夏江和秦般弱在他身边留这么久,而且他们俩也不会这么死心塌地的帮他


Lc:不会吧,难道说皇帝老儿和滑族的女人也有一腿


粗俗


Mcs:这事只有皇上他自己才知道,我是在想,如果这件事情正如我们俩所料,那誉王一死,滑族必定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复仇


Lc:喂,累不累


 


Lc:人家为了天牢的事情,难过了许久,今天终于鼓足勇气跟你说话了,你怎么也不知道多安慰人家两句啊


Mcs:如果我不安慰她,她会怎么样


Lc:也不会怎么样啊,就是心里难过咯


Mcs:既然不会怎么样,我又何必去招惹她呢,我现在给她希望,将来她就会更失望,对不对


Lc:你还真懂女人心哪。小飞流,看见没有,你苏哥哥就像石头一样硬


Fl:不是


Lc:你下来,下来陪哥哥喝酒


Fl:才不要


Lc:下来


 


 


Lc:穿那件,他的眼光一向很差,你不知道吗,换了去


Mcs:头疼了吧,谁让你昨天晚上喝那么多酒


Lc:你们又要出门哪


Mcs:今天是言侯的生辰,帖子几天前就送过来了,我要过去一趟


Lc:言侯生辰,太子也会过去吧,那你也带我一起去,言豫津那位公子哥,我还挺喜欢跟他一起玩的


Fl:输了


Lc:飞流,虽然昨天晚上我们一直在玩泼水的游戏,但是整整一夜已经过去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这个游戏已经结束了,尤其现在我跟你苏哥哥在谈论其他的问题,你在我背后偷偷泼水这种行为,不仅错误而且无效,明白吗


Fl:不管,就是输了


 


Mcs:这个人你别动,那是我的,留着有用


Lc:我知道,别动,那,那是你的


Mcs:我知道


 


 


第五十一集


Lc:诶呀,好啊。呵呵呵,要是病人都能像你这样就好了,既听话又努力,比有些人强多了,来,让我诊一下。你问长苏啊,他睡觉呢。听不懂。好好好,行了行行行,来来来,虽然我还是听不懂,但我想你不是问长苏以后的身体怎么样,就是问聂夫人在天牢的情形如何对吧。我聪明吧,长苏的身体你不用操心,聂夫人的事也不是我操心的事,我现在就只管你。嗯,情况越来越好了,但是你现在也不能太过用力,快回屋休息吧,听话!


Wz:蔺公子,蔺公子你还在吗


Lc:我谢谢你,人还活着呢,喊什么


Wz:找到了,找到了


Lc:什么找到了


Wz:冰续草我们找到了,刚从东海送过来,一点损伤都没有


Lg:用琉璃瓶子装的,很小心,根也没坏,您快看看啊


Zp:对啊


Lc:没错,是冰续草


Wz:那就好,既然草药已经找到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啊


Lg:对啊


Lc:开始什么呀


Lg:救宗主啊


Wz:解毒啊


Lc:卫峥,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这冰续草呢,的确是可遇不可求的奇药,你们药王谷能找到这颗,看来花了不少的心血可是是谁跟你说的,这个冰续草对小殊的病有用呢


Wz:是老阁主啊,蔺公子,你说什么,什么失望,是老阁主亲口对我说,冰续草可以调理少帅体内的寒症,你是不是不会用啊


Lg:是啊


Wz:如果你不会用的话,就算老阁主云游在外,我也一样能把他找回来


Lc:我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这个冰续草的事啊


Wz:就是那年,我奉命陪老阁主出海巡游,我俩在甲板上,他喝了一点酒,然后聊起来,说在琅琊书库中曾有记载,说冰续草可以治愈火寒毒,但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又不认了,非说是酒后胡言


Lc:也许就是酒后胡言呢


Lg:这怎么可能呢,我曾经在琅琊阁的书库里见过,真的有那么一本书,而且书上确实有记载,上面还有图呢,跟它一模一样的


Lc:你什么时候在琅琊阁书库看过


Lg:我 我


Lc:嗯?


Lg:我我


Lc:书上的确是有记载,可既然有这么一种奇药能够治小殊的病,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从来不对你们说,让你们去找呢。


Wz: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古籍上确有记载,冰续草长于毒泽绝域,常常有人终其一生送掉性命也难找到一株,我想,也许是少帅不想让我们为他去涉险,所以才不准你们告诉我


Lc:你还真会猜啊,他不让说我们就不说啊,你以为我爹和我像你们这群人一样,啊?他说什么就做什么,乖乖听他吩咐啊


Wz:蔺公子


Lc:我还没说完,之所以不说,是因为说了也没用。既然说了也没用,何必说出来让你们心里边挂念呢


Wz:这,怎么会没用呢,确实治好过的呀


Lc:唉,是治好了,可你们知道怎么治的吗


Wz:我,我不知道,可我想你们肯定知道啊


Lc:好,你们听清楚了,疗法是记在另外一本书里的,你看那本书没用,需要十位功力精熟和气血充沛之人与之换血,换血之后,病人可以康复,但这十个人过程当中不仅痛苦,而且最终会血枯而亡,简单的说吧,拿冰续草救人,就是十命换一命。


Lg:那我们可以


Lc:不用跟我说你们愿意,要想找十个给长苏献上性命的人,一点都不难,可你们想过没有,长苏愿意吗?啊?


Lg:那蔺公子,能否暗中


Lc:不能,你就知道暗中,双方必须得保持绝对的专注和清醒,任何一方不能有所犹疑,甚至可以说,是病者主动吸走这十个人的气血。你们都是最了解长苏的人,让他这么干还不如把他杀了算了,百年前被治好火寒毒的那个人,就是拿走了十个甘心情愿换给他性命,他是活了下来,但他却丢了心中的道义。性命和道义,得此就会失彼,长苏会选择哪边,你们自然清楚


Wz:为什么,为什么只想着自己性命的人能活,而心中有情有义的人却要死呢,上天做出这样的选择太残酷了,难道世间就没有公平二字吗?


Mcs:怎么没有公平,在世人的眼中,生死是天大的事,可是世间之大,茫茫万劫,众生的公平,又岂是一个人能活多长所决定呢,百年前的那个人是活了下来,可他失去的,难道不是比性命更紧要的东西吗


Lc:呵呵,听听这论调,都快参悟成佛了,你们要真是懂得他的心思,就赶紧忘了这个事情吧,他再这般感悟下去,人还没死,他就先出家去了。


 


第五十二集


Lc:第三个罐子,小炉子,碾碎,不能吃,碾碎,越碎越好。飞流啊,再过一阵子,我们就能离开这了


Fl:廊州?


Lc:也许廊州,也许琅琊山,你更喜欢哪儿?


Fl:苏哥哥,都好


Lc:是啊,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可世事无常,这里已经不再是林殊的朝堂了,地狱归来不可久留,想他应该比谁都明白,你说呢


Fl:多久


Lc:还要再熬两个时辰


Fl:多久


Lc:哦,你是要问我,我们还有多久离开京城,是吗?


Fl:嗯


Lc:大概还需要两三个月吧。飞流,你知不知道再过一些天,你苏哥哥将要面临一个大关口。说起来我还真是有些担心啊,他现在有一口气撑着也没什么,可如果过了这个坎,他心里这口气突然放下了,又会怎么样呢,他一直不愿意恢复林殊之名,何尝不是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呢,算了,反正也快要死了,又何必把林殊和梅长苏搅在一起,让大家疑虑呢


Fl:不死


Lc:小飞流,现在连你也不愿意听实话吗


Fl:有你,不死


Lc:看来还是我们小飞流相信蔺晨哥哥啊,你说的没错,有我在,不死


 


Lc:还不错


 


第五十三集


Mcs:又想说什么呀


Lc:金殿呈冤那天,我本来很担心,担心你宿愿达成,一口气松下来,人就不行了


Mcs:我这十三年来,每前行一步,心里的这口气都会松一点,走到最后这一刻,也只不过是想亲眼看看,了个心愿罢了,既然这结果都已经在掌握之中,这口气松与不松又有什么区别


Lc:你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啊


Mcs:你知道我什么啊


Lc:你稳得住,并非真的你心境平和,而是因为你心里这口气,根本就没有真的松下来。对不对,你心里害怕,你害怕大家正在高兴的时候自己突然撑不住了,一下子喜事变丧事让大家心里面难过是不是,所以你心里想无论如何也要再多支撑几个月,哪怕是几天,也总比刚一翻案人就死了要强。


Mcs:我不是信不过你的医术


Lc:既然不是,那就相信我,不要给自己设限,也不要再去想究竟能支撑五个月还是十个月的问题,只要尽力,我也尽力,可好?


Mcs:好


 


第五十四集


 


Mcs:想必你已经计划好了


Lc:没错,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住两天,绕到秦大师那儿去吃素斋,修身养性半个月,我们再沿沱江走,游小灵峡,那座山上有佛光,我们在那儿守个十来天一定能看得到,再接着,我们去凤栖沟,带着飞流去看猴子。正好,未名朱砂和庆林,我们很久也没有见面了,顺道我们去拜访拜访,顶针婆婆的辣花生你不是最喜欢吃吗,回琅琊山之前我们先去拿两坛子,然后呢,我们


Mcs:行了行了,照你这种走法,回到琅琊山,大半年都过去了。


Lc:大半年又怎么了?你把时日算得这么清楚又有何益呢,你信我,我们就这么走,能不能最终走回琅琊山,这也完全不是需要你考虑的问题,不是吗?


Mcs:那好吧,我就把自己托付给你了,等祭典完了之后,咱们就出发


Lc:那咱们可一言为定,


Zp:那既然过几日就要走了,我去准备一下


Mcs:准备什么呀,是我又不是你去,就算是你跟黎刚没有什么亲人牵挂,也不想官复原职,拿朝廷的赏赐,你们也不用总跟着我吧,江左盟还有一堆事呢,你们都不管了,还要我去管,这次我就带飞流去,你们都回廊州吧。


Zp:宗主,飞流还是个孩子,他可不会照顾人


Mcs:不是还有蔺晨吗


Zp:蔺少阁主可不是那块料,您不照顾他就不错了


Lc:诶,人在这儿站着呢,说谁呢


Zp:宗主,反正黎刚和我您得带一个,出门在外,只带一个孩子,还一个没正经的,我们死也不愿意


Lc:你想什么呢,他是你们的宗主,让你们回江左盟你们就回去,还敢抗命,还想跟着我们出去玩,美死你们了,不光门没有,窗户也没有,老老实实滚回你们的廊州,给盟里干活去。如果真要说有人跟着,那也得是宫羽姑娘,她去才是理所应当的


Mcs:你胡说什么呢


Lc:两全其美啊,他们嫌我不正经,没人跟着呢,又死都不愿意,你们盟里这么多事情,他们两个也确实走不开,所以说,宫羽姑娘跟着最合适


Mcs:你别胡闹了,真要带一个,人选多的是,跟一个姑娘,多不方便


Lc:女孩子细心嘛,好啦,你就当作是带了一个丫头,诶,你这种少爷出身的人可别告诉我你没有使唤过丫头


Mcs:别听他的啊,不许跟宫羽乱说


Lc:真是不解风情,唉,飞流,马上要跟你苏哥哥出门去玩了,高兴不高兴?还有你蔺晨哥哥呢,这个小没良心的。


 


Mcs:如今国难当头,主帅一职只有我能胜任,我必须去


Lc:马上进入冬季,战场又在北方,你勉强要去,你又能撑几天?


Mcs:三个月。我知道,卫峥带来的冰续草不能久存,你把它制成冰续丹了是吗?


Lc:制成丹药又如何,谁说我要给你用了


Mcs:我知道,以你的医术,我根本用不到冰续丹,如果没有这场危局,或许我可以安稳地拖过半年,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Lc:不是或许,是可以,我知道我可以。长苏啊,旧案已经昭雪,你加给自己的这些重担应该卸下了,这个时候考虑一下自己不过分吧,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岂是你一人之力所能尽担的,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在最不应该放弃的时候偏要放弃


Mcs:这不是放弃,而是选择,我已经当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长苏了,如果到最后,我可以回到林殊的结局,回到北境,回到战场,那对我来说是一件幸事。


Lc:我不认识林殊,我千方百计让他活下来的那个朋友,不是林殊,你自己也说过,林殊早就死了,为了让一个死人复活三个月,你要终结掉梅长苏吗


Mcs:梅长苏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可是林殊还有他的职责,如今北境烽火正炽,朝中无将,作为林氏后人,我岂能坐视不理,既然你们千辛万苦的找到了冰续草,就许我三个月吧


Lc:那三个月之后呢


Mcs:三个月之内,我必定可以平定此乱,重筑北境防线,此战之后,景琰可以重新整饬北境军,大梁的军力一定可以恢复到鼎盛时期。


Lc:我是说你,三个月之后你呢!这冰续丹一旦服下去,是可以以药效激发体力,但同时也是毫无挽回余地的绝命毒药,三月之期一到,就是大罗神仙,也难多留你一日


Mcs:那又怎样,我毕竟是林殊,虽然十三年过去了,可我还是赤焰军的少帅林殊,我要回去,回到赤焰军当年的战场,我要回去,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


Lc:好,选择也罢,放弃也好,这都是你的决定,随便吧


Mcs:你去哪里


Lc:朝廷的募兵处应该还没有关门吧,我先去报个名。长苏,我答应过你要陪你走到最后一日,你虽失信,我却不能食言,等有了军职,请梅将军收我当个亲兵吧。


Mcs:你总说你不认识林殊,我相信你在认识他之后,一定不会失望的




评论
热度(301)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