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晨生 第四章

这一章写得十分不顺QAQ 读者小天使们求安慰!!!这是桃夭篇的最后一章了,明天上噗噗视角番外~~

番外主要就是外表凶悍内心软萌的噗噗被合鸟主搞上床的心理过程(大雾)

桃夭(4)

     石太璞到底还是先喝醉了。

  “说话就说话,喝这么快做什么?我就是想和你抢,那到底也得让着你不是?来,这是说好的醒酒汤,喝了。”蔺晨把碗放在趴在桌子上的石太璞手边。

  “我不。”石太璞眼中水波潋滟,还伸手稍稍把碗往外移了移。

  看到这般孩子气得理直气壮的石太璞,蔺晨哽了一下。

  “又不是苦药......”这个苦字不说还好,说完就见石太璞干脆直接把头埋了起来“......刚才尽顾着吃菜了,我还买了小豆糕。”

  蔺晨拿起刚刚被自己放到桌边的扇子,把药碗又推了回去:“少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没用,先喝药,完了才有小豆糕。”

  最终还是把解酒汤灌了下去,蔺晨也是酒至酣处,把人合衣扔在床上,自己坐在床边一手支颊,目不转睛看着石太璞。缓了好一会,才有些摇摇晃晃地走出门去,想要寻些水来洗漱一番。“死小子还挺沉。”

  是夜,天上月朗星稀,山中万籁俱寂。蔺晨一出门,一阵山风袭来,扫动地上无人问津的花叶。被迎面这么一吹,蔺晨打了个哆嗦,伸了伸腰,多少清醒了一些。他优哉游哉走到院中水缸之前,眼角忽然撇到不远处一身粉衣一闪而过。蔺晨微楞,朝那方向看去,却什么都没有。

  起先蔺晨不曾在意,只以为是自己眼晕,可他方一转身,身后便传来一声女子轻笑。这声笑,本称得上轻柔娇媚,却在此时让人汗毛倒竖,像是有蟒蛇爬过肩胛。

  “有点意思。”蔺晨手上略略用力握住折扇,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瓷瓶,倒了颗药吃下去,仔细地观察周遭。一下子看见刚刚距他不过丈许的那一袭粉衣,此刻却静静立在百步开外。

  原来是一艳丽女子,脚踏浅红绣鸳烟罗软鞋,身着幼粉镶金锦缎长裙,颈戴平安扣,头插玉簪花,纤纤玉指交叠于胸,口若含朱静立不语。

  蔺晨信步走向她,待到近前,方才停下。就见女子妆容精致,一双桃花眼宜喜宜嗔,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这山中夜深露重,姑娘为何要孤身一人站在这里?”蔺晨此时却全没有了石太璞所熟悉的纨绔之像,而是沉静了神色,气度端方,风姿凛然。

  “这山中地阔人疏,公子又为何偏要多管闲事?”娇柔之音掩不住七分冷然、三分杀意。话音刚落,女子就欺身上前,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把钢刀,右手直取蔺晨面门。

  蔺晨反应极快,对方刚出手时就后仰避开。女子一看一击不成,左手毫不迟疑,劈砍过来,欲取咽喉,被蔺晨用扇子轻易化开。

  几招过后,蔺晨就心中有了底。只见他以扇对刀,内力精纯,腾挪移转,身法精妙,女子竟处处受制,别说伤不了蔺晨,就是他手中的那把扇子,也不见破损,终是被一掌打得后退几步,跌坐在地。

  “这大半夜的,姑娘你无缘无故就对在下动手动脚,说出去不太好吧?”

  “找死!”女子一声娇喝,只手拍地,四面平地起风。劲风携砂夹石,直冲蔺晨而来,一时间蔺晨只能遮掩耳目,用轻功急急后撤。刚一落地,就看见女子已经逼到眼前,葱莹玉白的手指竟凭空长出一截利爪,猩红之气萦绕指间。蔺晨刚要躲避,就见对方衣袖一扫,蔺晨就发现自己一时竟动弹不得。

  “妖孽!”就听身后一声厉喝,一支银箭破空而来,逼得女子只能在半空旋身落地。

  这厢石太璞已经飞奔而来,女子见事不可为,却又不甘心。双手翻印,打出一道红光,没入蔺晨胸口,这才抽身退去。

  蔺晨只觉得一股寒意侵入四肢百骸,如坠冰窟。石太璞眼看着女子离去,却顾不上追,把蔺晨从地上扶起,左手在右手手心画了两个圈,翻弄了几下,打上蔺晨胸口,就见蓝光微闪,带着一阵暖流,以压顶之势镇住了身体里的寒意,刚才怪异的感觉一扫而空,犹如幻梦。

  “这...”蔺晨刚捂着胸开口,就见石太璞红着眼圈看着他,原本要说的话在嘴边溜了一圈又咽了回去。

  石太璞嘴唇嗡动,没有说话,小心地把人扶进屋里,抄起刚才没来得及拿的长鞭,转身就要出去追人。

  “哎你等等。”蔺晨一把拉住了他“天这么黑,你上哪抓人去?”

  “现在追还追得到。”石太璞横眉竖眼“先生先在这里休息。”

  说完就转身就走,蔺晨运气轻功,悄悄跟在后面。才跟到门口,就看见石太璞负手立在刚才女子袭击自己的地方,甩出了一张黄符,黄符垂直于地飘上空中,自己扭了个方向,从下而上倏忽燃尽。石太璞就好像找到了方向一样,向西南方追去。

  琅琊阁的少阁主,惯见世间风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能让人不由战栗的惊奇交加了。

  不假思索,他运起十成功力,不远不近的跟着。石太璞跑了一炷香左右,才停下来,双手捧起腰间悬挂的一个玉锥,横置于胸前。蔺晨也停在不远处,隐蔽身形,收息敛气。

  玉锥在石太璞放开手后稳稳悬于半空,石太璞退后一步,双手上下翻飞结成各种法印。只见幽幽蓝光流动如水以石太璞为中心四散开去,结成一个半圆屏障,护卫周身。他不知从哪里又掏出一张符纸,按在玉锥柄上,瞬间玉锥蓝光大盛,直直本着冲着一棵桃树刺了过去。

  蔺晨眼睁睁看着那棵桃树变成了刚才那女子。

  “大胆孽障,竟然还敢行凶!”石太璞沉声怒喝,手下不停,扬起长鞭,与女子缠斗起来。两人相争,空中红蓝二色光晕互撞,各自的神通手法让蔺晨目不暇接。只是女子显然处于下风,且战且退,忽然扬起疾风,化为烟雾,一时间山中树影憧憧。

  石太璞散出一把符纸,这些符纸自己围成了桶状上下飘动,困住了那股红色轻烟,金光一照,烟雾又变回女子,跌倒于地。

  “你,你坏我好事在先,伤我修为在后。我差一点就能杀了你!没想到竟让你恢复得如此之快!”女子咬牙切齿,声嘶力竭,拼了命朝符纸的空隙撞去,却都被反弹回来,脱困不得。

  “我本以为明日搜寻你还要花上一番功夫,没想到你却自己跑出来送死。”石太璞掏出弓弩,毫不犹豫射向女子。女子一声惨叫,化作一截枯木。围着女子的符纸,至此一齐燃成星火,无风自动,附着在那截枯木之上。

  石太璞负手而立,眼看着枯木成灰,棱角分明的脸庞被跳动的火光微微照亮,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身喝到:“谁?”

  “是我。”蔺晨缓步向他走来。

  “先生!”石太璞惊了一下,快步迎过去,一把抓住蔺晨.

  “先生你怎么......”说到一半终于反应了过来,停住了话,迟疑得放开了蔺晨的手“这里已经很安全了,先生不必忧心,我这就......”

  “如果你口中的忧心和害怕是一种东西的话,我怎么记得我们刚讨论完这个问题。这天还没亮呢,你就给忘了,还真是负心薄幸。”蔺晨反握住他,拉着他往回走。

  石太璞先是被他拉着走了一会,然后默默挣脱他的手:“先生不害怕、不忧心,难道也不好奇吗?”

  “美人儿,你是真知我心。”蔺晨笑得奸猾“那美人儿可愿意为我解惑?”

  “我口舌笨拙,不如先生舌灿莲花,只怕讲出来,先生不信。”石太璞面无表情。

  “美人讲什么我都信。”蔺晨言语随意,反倒让人看不出真假。

  “好。”石太璞凝视了蔺晨一眼,忽然一笑。这一笑,犹如春水破冰。

  于是就在两人缓步走回小屋的路上,石太璞轻声讲述起来。

  “这个故事很简单。在这个故事里常阳县从来就没什么桃花仙子,只有一个不甘寂寞的桃花妖。这桃花妖是前朝一书生手植,机缘巧合修炼为妖,性情霸道,故山上不生他木。草木精怪鲜少噬人,这桃花妖倒也一心修炼、不曾伤人。但前不久,桃花妖发现,那位带着妻子回家看望父母的新晋举人,竟和当年栽种她的书生生得一模一样,就这样动了心思。可惜神女有意,襄王无情。剩下的,也就是个爱极生恨的故事罢了。”

  “那你呢?”蔺晨听他讲到这里,就一副讲完了的样子,发问道。

  “我?不过是一个捉妖人。之前途经此处,看这里妖气冲天,必有妖孽作祟,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石太璞眉宇间都是遗憾“我之前就和那桃花妖交过一次手,虽然重伤了她,但自己也十分狼狈。我万万没想到她敢主动找上门来,到底还是连累了先生。”

  “你伤还没好全就着急走,是怕连累我?哎呀呀,这番情意,让我如何是好呀?”蔺晨更加放肆起来,最后一句话还带上了戏腔。

  石太璞更拿不准蔺晨心中是信还是不信,又是何种心思,只能继续实话实说;“也不全是,我也想趁她还伤着,早日除了她。”

  “那你除完了呢?有没有想好要去哪?”此时两人已经走回屋内,蔺晨没骨头似的扑倒在床。

  “那先生呢?之前想了那么多地方,可已决定要去哪了?”石太璞对蔺晨向来有问必答,现下却不答反问,卸下武器,坐在蔺晨身边。

  “现在啊,只怕我得回趟家。”蔺晨用扇子规律敲点着床铺“我得回去问点事情。你呢?要是顺利说不定我还赶得及找你。”

  “我四海为家,向来没有定处,先生是找不到我的。”石太璞看着蔺晨翻来滚去的样子,说不上是喜是悲。

  “找不到你?谁说我找不到你?”蔺晨突然像只被戳炸了毛的鸽子,翻了起来,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石太璞有些懵,呆呆看着蔺晨,不知道自己的话哪里有问题,下意识的偏偏头。

  “那不如我们打个赌好了,三月为限,就赌我能不能找到你。”

  “这......赌注呢?”石太璞迟疑了一下,语气颇为小心。

  “我要是赢了,以后在你身边我想呆多久就呆多久,你不准赶我走。一同游历时,去哪玩什么都得我来定,怎么样?”蔺晨摆出一副“我和你讲道理”的样子。

  “那先生要是输了呢?”

   “随便你!”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需要先生做的。石太璞话没说完就哽住了,因为他看见蔺晨扯着他的袖子,一副准备就绪随时预备胡搅蛮缠的样子。

  “好吧,那就随先生。”石太璞叹息一声,还是应了下来。

  “这才对嘛。”蔺晨放开手,倒回去“这天都要亮了,我懒得再打地铺,你就凑合着和我躺一会吧。”

  石太璞笑了笑,挨着蔺晨躺下。床铺还算宽大,是而两个人躺在上面也不算拥挤。

  “先生......”

  “恩?”

  “这桃花妖一除,只怕从今往后,常阳山再无绝景。”

  “太璞,我觉得我这人特有先见之明。”

  “什么?”

  “那桃花化形,果然没你好看。”

 

评论(7)
热度(19)
  1. lei2246580庆杯 转载了此文字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