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晨生 楔子

 上元

  要说这天下间或许有不少人说不准各大江湖帮派的名称,叫不出大梁列位王侯的名讳,却绝少有人不知道琅琊阁的名声。

  想当年蔺老阁主只身一人建立琅琊阁,自此衡量天下英雄,品评世间美人。江湖上关于老阁主的故事真真假假,倒是不知帮天下的说书人添了多少生意。但传言归传言,老阁主年轻时常在江湖走动,交游甚广,娶得也是当年名满天下的侠女,有些声望的江湖前辈对于老阁主人品武功都还说得上熟悉。

  可是这琅琊阁的少阁主蔺晨,就不一样了。他确实常年行走天下,也从不避与人交往,可见过他的人对他的评价却极为纷杂。

  少林寺的住持曾评说他武功高超、剑法卓绝,混元山庄的少庄主却声称他花拳绣腿、不堪一击。有江湖神医赞他医术高明,尽得蔺老阁主真传,也有隐居的杏林老前辈说他医治他人全凭喜好,有负圣手仁心的医德。秦淮河畔的花魁娘子听到他的名字就掩面笑一句冤家,说他玉树临风、品貌俊逸,笑起来眉梢眼角的温柔能把人化了去,江湖上仗剑而行的女侠却要啐上一口,骂他花言巧语、风流薄幸,再见了他必要一巴掌打过去。

  时间久了,蔺晨其人到底如何,说法是越来越多,反而越来越神秘,倒成了一桩江湖疑难。

  这个问题,梅长苏也问过蔺晨。

  彼时是上元佳节,云州城内。尘埃落定之后的梅长苏早就把江左盟撒手扔下不管,化名苏哲,带着同样把云南穆府交给弟弟的穆霓凰在云州安了家,一到秋冬时节,饶是云州气候宜人,也会被限制得百无聊赖,总要把四处游走的蔺晨叫来打发时间。经年过去,蔺晨倒是养成了每年在他家从除夕呆到正月底的习惯。

  苏府这几年人丁愈发兴旺,这元宵佳节,更是百般的热闹,早早各式花灯就挂了满府。问这话的时候,梅长苏披着大氅,端坐在矮几之前,从身边盘着妇人发式的霓凰郡主手中接过一盏茶,给坐在自己对面的蔺晨递了过去。蔺晨伸着两条腿,左边胳膊撑着桌子,半个身子都倚在桌边,与其说是坐着,更像是半躺。听了这一问,他顺手接过茶盏放在桌上,眼睛却还是看着打开的屋门口满廊吊着的花灯。

  “这个问题,在我琅琊阁上可是标价九万两雪花纹银,到了你这儿,就值这一盏茶啊?这也太黑了吧。”蔺晨连声音都懒洋洋的。

  “依我看,这个问题,能值一盏茶就不错了。”梅长苏惯见他的德行,倒是没放过机会和他呛声。

  “怎么,梅大宗主,不知道我蔺晨是个什么样的人呀?”蔺晨转头看向梅长苏,右手啪的一声打开手上黑漆银边苏工玉竹扇,也不知大冬天他非要扇哪门子扇子。

  “那自然不是。我只是好奇,要是让蔺大阁主来回答这个问题,能把自己夸出几朵花来?是不是在蔺大阁主眼中自己乃是地上难寻,天上偶有,金中足赤,人中完人啊?”话音刚落,霓凰就笑了出来,连带着梅长苏自己也忍俊不禁。

  “这啊,还真不是。”蔺晨偏偏摆出一副正经面孔,摇起头来。

  “那倒是奇了,什么时候起,先生也学会谦虚了?”霓凰看他这幅样子,笑容更盛。

  “怎么说话呢?我几时不知谦虚了?我这人向来实事求是,要我说啊,我这人有一个最大的缺点。”蔺晨故作风雅的摇着扇子,目光再次投向门外。忽然嘴角勾出一个笑来,眉目间霎时盛满了柔情。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折一折慢慢的往回收着扇子。

  梅长苏顺着蔺晨的目光看去,就见一挺拔身影,阔步而来。身着玄色布衣,上有白色云纹,头发简单用布条系着,还不及进屋,正遇上他最小的女儿。此时正蹲在廊下不知和小女孩说着什么,俯身看着女孩手中提着的玉兔花灯。廊下梁上挂着一个莲花式样的红色大花灯,柔和的光线也正照在那人的脸上。光影之间,更衬得来人面如冠玉有如刀砍斧削,剑眉星目更是器宇不凡。

  “我这人啊,这一辈子,就一个的缺点,那就是喜好乱捡活物。”蔺晨低头缓缓说道,说完就低低的笑了起来。越笑越得意,渐渐的从低沉的喉间轻笑变成了放肆的仰天大笑。

  廊下之人听到了笑声,一手牵着小女孩,起身回头看向屋内三人。虽然不知道蔺晨在笑什么,却也不由自主地抿唇而笑。

  梅长苏合上眼,扭身将自己埋在自家夫人的肩头,嘟囔道“这真是让人没眼看了。”

  霓凰笑得花枝乱颤,冲门口的女儿招了招手。

  “上元吉日,火树银花,阖家团圆,知交尚在。且让他得意一下,也没什么。”梅宗主赖着不肯起身,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觉得今年云州格外温暖。


评论(6)
热度(20)
  1. lei2246580庆杯 转载了此文字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