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渣作者其他文请戳——  《目录》



第六十六章

    僧人佯作不闻,掩在袖子中握着佛珠的手终于动了起来,繁复的深紫色咒印以他双手为中心兀自显现在半空中。夜兔分明辨识到强烈的重物压迫感油然而生,如同这几日来一直压在他身上的无形重担又添新筹。伴随着咒印显现,天上黑云肉眼可见般越积越厚,突然雷声乍响,青色闪电如龙腾蛇舞,霹雳斩下。

    夜兔眼看着僧人从袖里掏出一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珠子,看似随手向战场的方向一 抛,却直直奔向织田信长和宗三左文字所在的方向。而那青色雷霆如有意识,竟然硬生生在半空中拐了一道弯,追随珠子而去,正劈到珠子上,立刻产生了火药爆炸般翻涌扩散的深紫色光波。

    “要是从头解释只怕说来话长,没时间,算了吧”僧人把珠子扔出去后,便抬头看向夜兔,有意拉长的声音在对上夜兔冰冷的眼神后极其自然地改了口“但是我们终归还是会再见面的,下次再叙也为时不晚。”

    说这话时,刺目的紫光像是强盛到了顶点,疏忽寂灭。有那么一瞬间,像是天地万物都被凝结,极度的寂静传递出一种强烈的不详之感,像是预警,也像是宣告。但很快这一瞬过去,伴随着紫光的彻底湮灭,在场众人的眼睛又恢复了功用,这才发现战场上凭空出现多出来数个人影,身形不一,却都一眼看上去就可知不是人类。只因他们双目空洞只青紫火光熊熊燃烧,周身骨龙飞舞,电光扭曲。  

     “我还以为这么帅气的闪电可以直接产出东西来,原来只是用来劈开珠子吗……”夜兔语气幽幽难掩失望“那你直接摔开不就行了。”

    僧人保持着微笑,似乎丝毫没有被突如其来的、重点完全跑偏的疑问噎住,但那微笑下隐隐的mmp却还是十分明显。

   “你不给我解释突然出现的检非违使也就算了,反正我印象里你也不是个没有故事的安分妖僧”夜兔从树上一跃而下,伸出伞拦住了去路“你好歹给我说一下这个宗三左文字怎么回事吧?这是暗堕吗?”

  “错乱了,溯行军化了,没用了。”僧人抽了抽嘴角,夹起一张符纸“告辞。”

    夜兔心里清楚对方一旦开始施展术法,除非自己能在术法完成前把对方打趴下,不然是拦不住对方了。所以夜兔给了这个几日来相互合作相互欺瞒的小伙伴一个“呵呵”的眼神,丢下僧人向距离他最近的检非违使攻去。

由于夜兔自己实在是不认路又没有什么捞刀的主观动力,所以即使出阵次数不少,但对于检非违使这种第三方敌人,还真没正面遇见过。但即使如此,托审神者论坛上各位把溯行军和检非违使当成恋爱故事或者事故配角的同事们的福,最基本的常识夜兔还是知道的。

总结起来就是三个字,不好干。

所以即使夜兔自己比谁都分明地听见自己四肢骨骼中传来的那种深受压迫、令人牙酸的咯吱声,但肆意奔涌的热血却为强有力的敌手而欢呼雀跃。他一人牵制住了两个检非违使,已是无暇他顾,但是或许是出于内心深处最后那些属于人类的担忧与愧疚,夜兔还是在这个时候向蓝发的宗三左文字望去一眼。

此时的宗三左文字正处于一个看上去不伦不类的阶段。他刚才逐渐湮灭的头发似乎在半路遇到了什么不可见的阻力而被迫停止,却仍然闪烁着如同燃烧的光芒。他上半身像是被外力撕扯般破裂开来,逐渐露出精壮有力的胸膛,而袈裟下摆却完好无损,只笼罩上了一层妖艳的粉红,

与夜兔在战场上的出入不同,宗三左文字心无旁骛。无论是因为目睹大量诡怪之事而彻底溃不成军、四散奔逃的织田众人,还是突然出现、无差别攻击的检非违使,都不能使他稍稍分身一顾。他一边似乎无意识地反复念叨着这个时期的宗三左文字不应该知道的事情,终于逼近了织田信长。

“两次锻铸,之后又再刃……但这都不会出现了。我终于,自由了吗?”宗三左文字右手执刀,刀剑向下,略略点到地上,似是手中刀剑沉重不堪。

而后,复又抬起。

老实说,夜兔对这之后的织田信长并没能留下什么印象。或许是因为宗三左文字所占的位置正好挡住了夜兔的一部分视线,或许是因为检非违使猛烈的攻击让夜兔不再有观察的机会,又或许是这时夜兔已经看见了从远处迅速奔来的熟悉人影。而总之这样一个能改变此后整部历史的大人物那本来不应存在其命运中的末路,似乎这样被当时的夜兔轻描淡写地忽略了,以至于只剩下一个身首分离,血液喷洒的模糊剪影。这也是整件事中唯一一处令夜兔自己在事后都感到有些困惑的地方。

“找到了!”

“为什么有检非违使?”

“发生了什么?”

夜兔看着已经全数来到眼前的刀剑男士们,不由得心下惋惜。他交上手后便清楚这些临时被僧人召唤而来的检非违使实际上并没有像自己刚才想象中那样厉害的不行,这一队付丧神一来,自己现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估计是抢不到人头了。

既然如此,夜兔也不矫情,立刻从次郎太刀的帮助下抽身而退,看向和付丧神们一起到来的、他不认识的人类。

来人面带护神纸,看身形应该是个高挑女子。她一身漆黑制服,正是夜兔印象中时之政府工作人员的制服。

“目标已寻回,身份确认。”护神纸下是爽利女音,她在夜兔尚且保持观望按兵不动的时候,像是揪着兔子耳朵把兔子拎起来那样揪住了夜兔的衣领“申请返回。”

夜兔:“这位小姐姐你先放手好吗?我又不会跑。”

但很显然,工作人员对于夜兔的要求充耳不闻。她说完话便把准备好的阵法向天上一丢,暖金色的符阵在瞬息间化作一个圆圈,越变越大,缓缓上升。

“申请通过,通道开启。”

从圆圈上传来相当机械化的声音,就像是从半空中凭空传来一样。

“跳。”拎着夜兔后领的工作人员冷静地说道。

“那我刀呢?”夜兔脚下不动,扫了一眼周围正在和检非违使作战的付丧神们。

距离夜兔最近的付丧神正是近侍膝丸,膝丸听见夜兔的问话,有些惊异地看向夜兔,对上夜兔的眼神又急急忙忙地收回来。

“你回去了,他们自己就能回去了。”工作人员毫不留情,拎着夜兔一跳。

“所以本丸这是仅仅是在排除我一个人吗?这样我很没面子的啊!”夜兔一边嘟嘟囔囔地吐着槽,一边顺着并不重的力道一跳,随着公务员小姐姐一起跳进了低空中的狭小圆圈。

回去的过程比夜兔想象中的简单太多,和平常出阵回本丸并没有什么差别。再睁开眼睛时,眼前就已经是本丸那棵疑似本体的参天巨木。

“欢迎回来。”

夜兔循着声音一回头,说话的烛台切身边站着本丸里战力比较高的几位付丧神,还有六七个服饰统一的公务员。而其他留守本丸的付丧神们三三两两散落在四周,来得竟然比夜兔最开始上任的那一天还要齐全。

烛台切光忠和歌仙兼定上前几步,把手中早已准备好的毛巾等物品递给夜兔,同时顺势把尚未回过神的夜兔从女性公务员身边带开一些距离,并和其他几位付丧神一起自然而然地挡在夜兔周身,隐隐就是一副拱卫的架势。

“哦,我回来了。”

夜兔看到这种情势,竟然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


ps。

副本终于结束啦!
回去基本正是开始三方纠缠啦~


评论(15)
热度(78)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