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鸷鸟

阅读注意:

1,邱蔡/侠蔡

    狗血三角(?)预警

2,第一人称路人(侠)视角

(所以本文又名“给自己喜欢的人做嫁衣是种什么体验?”)

3,新人入坑,设定背景情节全是瞎编。对游戏了解不够,如有错漏,还请海涵





   谁都知道这世上有五大门派,它们弟子众多各有千秋,加在一起便是整个江湖。

    而像我这种往上倒三代师承都靠不上五大派边儿的无名之辈,走出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少侠。偶尔别人问起也只说自己是个卖药的,腰上的双剑不过是走街串巷时装个架子吓唬吓唬地痞流氓。

    其实真要论起来当个买药的并没什么不好。师门绝学种类繁多,上到外伤内伤中毒中蛊,下到腰酸背痛脑热宫寒,只要你说得出病名,我就能给你搓得出药丸。再加上师门传下管药不管医的训诫,原则上你说要买什么我就卖给你什么,其他环节恕不奉陪,简单粗暴不要太省事。

     虽然不知道立下这种规矩的师祖经历了什么,但是字里行间的辛酸怨恨弟子是领教了。

    还多亏这种“症结明了药到病除,药不对症药死不赔”的风格,以至于我至今还没有把那一招半式的剑法忘成药球。

    不过这世上良药如良医,千金难求。这也就直接导致了我们一门要啥没啥,就是有钱。所以在师傅他老人家仙去后,面对着远超我预期的巨大财富,说句不怕华山弟子来借钱的话,我身为本门继任掌门大弟子也即唯一弟子,对于如何合理地处置钱财也是苦恼的。

    直到我遇见蔡居诚,我才明白原来这些钱财的存在就是为了交得起点香阁的缠头、进得去蔡花魁的房门、摸得到蔡某人的小腰。

    “你又来看我笑话!滚滚滚!”

     美滋滋跨进房门的我,连人还都没看见,就先手脚利落地接住迎面飞来的三个杯子。

    我心下暗暗警惕。根据最近把点香阁当家来逛得出的规律,蔡居诚见你进来默不作声,说明他心情尚可;让你放下钱赶紧滚蛋,那是心情正常;要是随手扔个什么东西过来,可就是在提醒你他心情糟糕了。

    按照这个道理,这种我头一回见到的茶杯连环,应该就代表着暴怒了。

    “这几个杯子加起来少说一千两”我面色和悦地坐到桌边把杯子安安稳稳地放好 “虽然我很乐意替你陪,但估计梁妈妈还是会给你记一笔的”

     蔡居诚闻言仍是气呼呼的模样,看也不看我一眼,但好歹是把已经握在手里的那同套茶杯里的最后一个放下了。

    “这回惹你的是谁?把名字告诉我,实在气不过,我给他下红榜呀!”我笑眯眯地看着眼前人,凑上去把那只可怜的茶杯解救出来,顺势拉着人家的手不放

     “要你多管闲事!”蔡居诚瞪了我一眼,徒劳无功地挣了挣手“放开!”

     “这么说又是你哪个师弟?”虽然放手是不可能放手的,但在人家彻底炸毛之前,我及时摆出一张关切脸来岔开话题“这时候知道门派有钱的坏处了吧?你看看有哪个正经华山弟子能付得起见你的银子。”

     “说得像哪个正经的武当修道之人会来逛烟花之地似的,还不都是一些不懂事的新弟子!”蔡居诚脱口而出的前半句话难辨褒贬,但是紧跟着的下半句就颇为明显了“都怪那个小畜生!堂堂武当掌教的三弟子不勉力修行探求大道,却跑到这种地方来!败坏门风!教坏师弟!好一个以身作则!”

    我恍然大悟,原来上一位客人竟然是那位武当山的邱道长,怪不得蔡居诚能被气成这样。

     “传闻中你那师弟可是个冰山,特意跑来这总不会是来找你寻欢作乐的吧?”我心里清楚蔡居诚整日被拘在这点香阁里应付各色人等就已经时时刻刻出于爆发边缘,哪里经得起邱居新这个心病症结再到眼前来雪上加霜。

    “师弟?我可不敢高攀。”蔡居诚阴阳怪气地嘲讽道“武当掌教的得意弟子可是趾高气昂地来质问我是否知错的。知错?等我从这里脱身杀上武当山的时候,我倒要看看谁对谁错!”

     “是啊,我可还记得道长承诺过,迟早有一天要为我打下这片江山让我和你脚踢武当拳打华山什么少林云梦暗香统统都不放在眼里呢。”

    说着我自顾自笑着倾身靠过去:“道长如此俊俏,可不能食言而肥。”

    蔡居诚像是因为突然拉近的距离而从愤怒中惊醒,耳根染上一点薄红:“死断袖滚开点!”

    “断袖可不是件容易事,仅凭在下一人之力实难达成,不如蔡道长日行一善,帮帮在下可好?”我变本加厉凑得更紧,几乎是用气音在蔡居诚耳边呢喃。

    “我、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啊!你再这样我就把你扔出去!”蔡居诚话说得倒像是那么回事儿,但配上那羞窘的神情,就显得色厉内荏底气不足。

   “道长这么绝情的吗?”我叹息一声,换上略带沮丧和委屈的声音“那道长好歹与我喝杯酒吧?”

    “……你怎么每次来都要带酒喝酒,沉溺酒色,最为伤身。”蔡居诚微微皱起眉头。

    “道长这就冤枉在下了,贪酒到罢了,可这色嘛……”我拉长尾音,把目光柔柔缠绕在对方衣间鬓角。

   “闭嘴喝你的酒!”

    我将被硬塞进手里的酒杯举起挡在唇边,掩饰嘴角勾起的笑意。眼前这位武当道长绷着脸低着头,如玉脸庞略带红晕。我早已摸清他嘴硬心软面皮又薄,被歪缠得紧了还可能破罐子破摔就让我留下和他彻夜长谈。

    送了无数好礼才能喝到蔡居诚,啊不,是点香阁一杯酒的五大门派侠士们,就问问你们羡不羡慕?嫉不嫉妒?

    沉浸在莫名优越感和诡异期待中的我并没有忽略蔡居诚频繁向我投来的目光。那目光躲躲闪闪的,每次一接触到我迎上的视线就迅速地看向房中的某样家具,佯装无事的样子活像一只觊觎人类盘中餐却还努力保持距离的鸟雀。

    要是换个人露出这幅作态,我大概会以为对方是害羞了。不过鉴于蔡道长害羞具体表现方式一向是拎着你的衣领把你直接扔出房门,所以毫不夸张的说,我现在有些心虚,甚至想要放弃眼前的大好形势转身走人。

    “你……能不能帮我个忙?”不过一会儿,就听见蔡道长小声说道。

    我一边在心里念叨着该来的总是要来,一边放下酒杯笑得促狭:“别别,我可不敢给武当招牌嗯嗯道长下榜,怕到时候挨揍的是我不是他。”

   “你想什么呢!”蔡居诚听到这荒唐话果然瞪了我一眼,终于不复刚才那般别扭拘束“我刚才和邱居新谈翻了,那个混蛋居然说下次再与我分辨。他还想怎么嘲讽我才够?我可不想让他得逞!”

    “那你的意思是……?”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蔡居诚犹疑了一下,撇开视线“梁妈妈认钱不认人,要是你能……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就不用见到邱居新那张冰山脸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突然笑出了声。

    虽然明明知道“一直和我在一起”只是放不下脸面的蔡道长对于“暂时包下我一段时间”的委婉说法,但我在一瞬间只觉得如沐暖阳,浑身舒爽。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可以连续多日光明正大名正言顺地应邀和蔡道长卧谈啊!

    “乐意之至。”

    在蔡道长羞愤的目光中,我尽力在吃了大力丸一样的状态中控制住自己,答应得干脆利落毫不犹豫,生怕下一秒我的好道长就把这个请求收回去了。

    “多谢。”蔡居诚认认真真向我道谢,点漆凤目中却是十足的无奈,或许还掺杂着些微愧疚。

    此时已近正午,明亮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在这不甚宽敞的室内,光影自有道行,可以给点香阁俗艳的摆设镀上一层精致又美好的光晕,也可以让最棱角分明的武当道长,都显得温柔平和。

    “……别傻笑了,那可是不少银子啊,别到时候没钱付。”

    “道长放心。”


TBC


ps.

邱道长下章出现~


评论(4)
热度(44)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