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渣作者其他文请戳——  《目录》


第六十五章

    来人身着全黑法衣,更显得面如敷粉,唇若抹朱,一边叉手缓行一边说道:“小僧特意选用了声小烟轻无明火的改良型地雷,质量过硬服务贴心,还请放心哦。”

    宗三左文字盯着眼前过分活泼的僧人,目光冷凝充满敌意,警觉地像一只炸了毛的雀鸟。他之前几乎可以说就站在那棵树前,而对方却完全蒙蔽了他身为付丧神的感知力,就好像他本身就是空气树影,无声无息。

“哦。”夜兔略略一点头,似乎对僧人的回答并不是十分在意。

    短短的几句话间,事前埋好的、不应该属于这个时代的武器已经发挥完它应该起到的压倒性的作用。来势汹汹的突袭者不仅被迫停下了一往无前的冲锋,而且在气流的冲击下折损惨重。

    夜兔没有再分给宗三左文字二人任何注意力,在地雷的危险将将被排除后,迫不及待地向织田军的方向扑过去。

“嗯嗯,果然还是他们一族最棒啦!”僧人双手合十,眼睛发亮,语气中带着一种迷之骄傲。

    如果宗三左文字不是一把战国时代的古董刀的话,想必应该会对这种迷弟神情十分熟悉了。但是很不巧,作为一个刚刚“诞生”不久的付丧神,僧人这幅模样成功地让宗三左文字浑身发麻。

  “你还不去吗?”虽然明确地感受到了宗三左文字结合了警惕与嫌弃的微妙目光,但是僧人毫不在意甚至主动开口“挂是已经开完了,但是剩下的人也不少哦。单凭他一个人确实也不是解决不了,但是时间紧迫啊!顺便一提,看见人群中间那棵横着砸到地上断成两节的树了吗?树前面那个脸上带妆、黑甲黑马的白瘦之人就是织田信长。”

    宗三左文字闻言骤然转头看去,准确地望向僧人所说的方向;而几乎是刚找准方向,他就找到了僧人所说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认出织田信长,并不仅仅是凭借着僧人提供的外貌特征,而更多的是凭借着一种直觉。因为那个人面对突如其来不合常理的劣势,即使惊讶万分,但在短暂的惊愕后马上镇静下来,呼喝着收拢惶恐不安的部下,以应付埋伏成功之后必定会尾随而至的敌军人马。

    摄于织田信长的威信,残存的人马虽然停了下来,但还上不算是一溃千里。很快他们惊讶地发现,向他们发起进攻的不是预料中任何一位武士带领的部队,而是一个快到让他们惊愕的身影。

夜兔虽然没有像宗三左文字那样得到僧人的指点,但却看上去目标明确。

    黑发的青年面无表情,直直地奔向队伍中间的织田信长。两人的目光越过人马在空中短暂相接,冥冥中像是一种古怪的确认。

“拦住他!”说话的是织田信长身边的一位骑马侍卫,尾张口音声如洪钟“那是妖物!快拦住他!”

    蓝色袈裟的宗三左文字眼看着夜兔,神情迷茫又沉重。

    被称作妖物的青年对敌人的嘶吼充耳不闻,目标明确毫不动摇,连行进的路线都不曾改换遮掩,凭借着非人般的力量与速度,碾压着挡在眼前的敌人。那种从容震惊与目标明确,就仿佛耳边哀嚎惨叫不能有分毫入他耳,眼前惊惶恐惧不能有分毫入他心。

    “他真的是个人类吗?”有一瞬间,付丧神在心底默默质疑起自己的判断来“这真的应该是一个人类吗?”

    “哎呀,越来越像了啊!”僧人兴奋得语速极快“早知道这次的买卖这么值,我就多带点东西过来了啊!不过还好有录像,拿回去可以……”

    一直在自己和自己碎碎念的僧人忽然住了口。他抬头望向今川军驻扎方向上空黑沉沉的雨云,露出一个非常佛性的、清正慈善的笑容。

    “不过那边的宗三左文字你真的不出手吗?织田信长将会杀了你的主君,把自己的百年功勋建立在今川义元的人头上。你身为寄身今川家的刀剑,却要在这里看一个不相干的人替你排除隐患吗?虽然他突袭时机很准,动作也很快,但是织田军也已经反应过来了。他作为眼下唯一的袭击者,很快就会被缠住。”

     僧人收回视线,把目光重新投向宗三左文字:“碍事的人已经来了哦。”

     宗三左文字不知道僧人口中“碍事的人”到底指的是谁,但是身为付丧神的与天地万物微妙的联系,让他也隐隐感知到在今川驻地的上空似乎发生了什么。于是他不再迟疑观望,本体出鞘,加入战局。

    此时正如僧人所料,夜兔被一拥而上的兵卒包围起来。他的战斗风格原本就不是稳扎稳打的类型,此时面对数量远远超过自己的敌人就显得有些劣势,一时间被拖住了脚步。而宗三左文字的身手以及速度本就极大地超过夜兔最初的估计,此时寻觅着人群被夜兔吸引所产生的间隙,很快就来到了和夜兔相差无几的位置。

    夜兔向来是对打扰他战斗的人深恶痛绝,战场上也一贯是只有他抢别人人头的份儿,没有别人抢他人头的时候。此时略略分出心神看见这种情况,哪里肯就这么把目标让给宗三左文字。仔细算起来,夜兔虽然被缠住,但是他仍然比宗三左文字稍近一点。所以他暴起发力,巨伞展开,一瞬间就掀翻眼前一人,得以再进一步。

    “我是不会,让你这种人取得天下的!”

    就在夜兔觉得自己未必不能抢先的时候,耳边一声清喝传来。

    宗三左文字身姿矫健,及腰长发迎风飘起。从夜兔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他黑白袈裟上仿佛被赋予生命般烈烈震动的刀纹。

    “这刀纹好像和本丸里宗三左文字的刀纹不一样,算了反正哪里都不一样就不差这一点了。”就在这种时候,夜兔尚不自觉走了一下神。也正是因为这短暂的神游,夜兔发现自己已经被宗三左文字超越过去,对方几乎已经来到了织田信长身前。

    “我的主人,是东海道第一弓取!”宗三左文字厉声说道。

    付丧神挥刀带风,踏血前行,每一步都既稳又快,却奇怪地给夜兔以不正常的飘忽之感,仿佛宗三左文字鞋边脚下的空气中有微小气流暗自攒动。

   强烈的违和感迫使夜兔从被人抢先的恼火中醒来,分出心神仔细观察起这个付丧神来。

   “即使是妖物魔王,也能被利刃斩切。何况是你?!”

   虽然看不见宗三左文字的神情,但是夜兔却从对方身后发现,蓝发宗三的发尾似乎被什么东西所缠绕腐蚀,一寸寸湮灭成灰。

    而付丧神本人却对发生在他身上的异样毫无知觉,越是靠近织田信长,他便越是疯狂执拗,满心满眼皆对眼前人的憎恨,似乎有细碎声音在他脑内低语,又似乎有斑斓画面在他眼前闪过。

    “果然又是个废物吗?”僧人看着宗三左文字,毫不惊讶,双手合十秀目低垂,轻声念了句佛。

     礼毕后,僧人重新抬首,向夜兔的方向扬声道“小僧这就先走了!临走之前好心帮你一次,记得要好好感谢我呀!”

    夜兔闻言,找准时机从包围中退出来,起落之间已经站在附近树上,低头冷冷地盯着僧人。

    “不给我说明一下再走吗?”


ps.

嘿嘿,搞事情就是很开心!

评论(11)
热度(59)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