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渣作者其他文请戳——  《目录》


第五十三章

  然而最后不想继续待着众人的目光中哪怕一秒的夜兔还是推开膝丸撸袖子自己上了。欲哭无泪的弟弟丸深深觉得自己身为近侍的尊严在这一个短暂的清晨粉碎得连渣都不剩了。

  不,他没有哭。

  按照时之政府的统一设定,为了避免增加目的地时空的历史怪谈和妖精传说,尽量减少历史偏差值,出阵本丸降落坐标会选择在尽可能偏僻的地方。但这也同时意味着各位出阵的付丧神就要多辛苦一些,需要在狐之助的帮助下重新确定最近城市的地点,以便于执行相对应的保护历史的任务。

  但是夜兔的本丸没有狐之助,或者说夜兔本丸的各位付丧神对狐之助的出阵辅助作用绝口不提,甚至有意无意地把定义为吉祥物的狐之助和夜兔隔离开来,使得夜兔对于本丸里还有这么一号毛茸茸印象浅薄。

  夜兔没接手本丸的时候,各位出阵装样子的付丧神是怎么做的夜兔并不清楚,但是夜兔自己的做法一直是直接找上出现的溯行军。溯行军的出现和付丧神的降临一样,都会带来明显的时空挤压,且一次性出现的人数越多,所带来的时空错乱就越明显。

  说是明显,但即使是在战斗状态下的夜兔眼中,那还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要是一次性来的人不多,他基本是捕捉不到的。但是没关系,反正他有近侍。

  这种从落地就开始死盯着近侍威胁对方“感觉,赶紧找一下感觉”的行为,曾被笑面青江吐槽为“广泛意义上的把近侍当狗用”,并且继续衍生出来了一系列相关限制级话题,使得笑面青江成功成为本丸第一个在出阵过程中被自家审神者打成重伤的付丧神。

  至于直接找到溯行军会不会落入溯行军方面的陷阱或者忽略真正需要保护的对象进而导致任务失败……夜兔表示我就是个来打架的,你不能对我要求那么高。

  “桶狭间属于中期战场,练度要求适中。通常情况下,溯行军方面会出动两组人马,目前没有过同时出现超出三组溯行军的情报。任务内容依然是保护历史不被改变,根据时之政府给出的信息,溯行军在这个战场经常会采取在桶狭间之战前依靠溯行军削弱织田信长军力的方式,有时也会直接对织田信长采取暗杀手段。”虽说早就被同僚告知过跟夜兔谈情报就等同于对牛弹琴毫无作用,但是还是有着近侍良心的源氏重宝仍然尽职尽责,刚一落地就向夜兔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这个战场有关信息。

  然后就看见自己的审神者果然一脸冷漠。

  “额……目前没有感受到溯行军活动的迹象。”膝丸颇有些自暴自弃,赶在夜兔开口之前迅速补充。

  “我又没问你溯行军在哪儿。”谁知道夜兔并不买账“给我找找今川义元。”

  “今川义元?”膝丸有些诧异“今川义元作为本身就生活在这个时空的人物,并不能用感应溯行军的方式寻找。”

  “那就换种方式找啊!”夜兔十分淡定的表示“虽然我自己找估计是没戏,但这不是有你们嘛!这时候你们差不多都应该都已经诞生于世了?"

  说完环顾一圈,极其犹豫地加了一句:“差不多?反正前后也没差多少啦!你们比我更熟悉这里,想想办法呗。”

  “……偶尔也多了解一下比较好吧,毕竟您的工作现在也总是需要用到这些啊。”御手杵有些无奈地说道,同时认命地站起来准备和同伴一起寻找方向。

  “如果是寻找今川义元的话,但是比寻找溯行军来得容易。”次郎太刀笑得温柔艳丽。他降落的位置是在夜兔的身前,所以从夜兔的角度来讲,次郎太刀背后带有金色蝴蝶结的装饰性纸扇比他那张可以说极其女装大佬的侧脸更具有视觉冲击力“桶狭间战场因为本身地形限制,岔路较少,经常被当做理想的提高练度的战场。我们本丸曾经也经常活跃在桶狭间战场,所以对这个战场比较熟悉,找到今川义元和织田信长两人所在的地点并不麻烦。不过您突然说要去见今川义元还真的让人感到惊讶呢……毕竟您向来对这些历史上的英杰并不感兴趣。”

  “人类总是习惯于把相邻或相近的东西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即使有的时候他们除了最表面的东西以外骨子里完全不同。说句实在话,我对目前时之政府提供的战场空间都不了解,也不感兴趣。我就是突然对今川义元有点好奇。”夜兔跟随着付丧神飞奔的速度丝毫不感到吃力,视线有意无意看着次郎太刀金色纹路的厚底木屐。

  虽然从理论上来讲,是不会出现次郎太刀因为被自己这双夸张的木屐绊倒这种事情的。但是夜兔每次看见次郎太刀背着那样巨大的太刀健步如飞,心底里还是会出现一个自己被绊倒的次郎太刀脚上飞起的木屐正中脑门的画面。

  “今川义元有什么吸引大将的地方吗?”后藤藤四郎延续了本丸粟田口短刀的优良传统,比起按部就班地在地上奔跑更喜欢在树木间窜来窜去。

  “今川义元在我有限的印象里,也算是文武双全,一手缔造了一个全盛局面。但是却败死桶狭间,今川军就此分崩离析,今川氏也立刻转入败局。”夜兔在奔跑中说话毫不气喘“后世之人因为桶狭间的败落和今川义元对京都文化的崇拜,认为今川义元是个没有什么建树的平庸之辈。但历史上也曾对他有东海道第一弓取的评价。”

  “没错。”次郎太刀点点头“身外东国第一武将,虽然我并没有在今川家被供奉过,但是桶狭间的失败有诸多因素,并不一定可以说明今川义元在大名之能上一定逊于织田信长。”

  “我不是很在意他们二人的治理之能,这和我真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觉得……今川义元可能会是个温柔的男人。”

  “温柔?大将很喜欢今川义元吗?”来到本丸没多久,出阵经验也不多的后藤藤四郎有些疑惑地追问。

  而其他几位付丧神早就迅速地开启了交汇眼神交流。在他们过往的经验里,进入战斗状态的夜兔并不多话,甚至可以说除了战斗时必要的命令和叫嚣之外惜字如金,更不要说对一个不甚了解的历史人物做出这种带着十分肯定的情感色彩的评价。

  事出反常,总感觉审神者要作妖。

  夜兔并不知道,他身后的付丧神们已经非常具有默契地在心底啪的一声把“危险物品”的红色警戒图标贴在了他身上。


评论(24)
热度(132)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