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四十四章

  夜兔的庆功宴当然没有晚上就能吃上。

  本丸里那么多人,想要热闹一番可不容易,窜上窜下折腾了一天,才算是有点眉目。虽然这庆功宴的源头非常单纯,就是夜兔馋火锅了找个借口犒劳最近有架没兴趣打的自己,但是夜兔依然能在各位什么都不肯说的付丧神那英俊得让人嫉妒的眉梢眼角,发现他们的好心情。

  也许是因为新来的明石国行、源氏兄弟和时之政府“友情”赠与的三位粟田口活络了这一池死水,别说是平日里就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那几位,就连成天能避开他就避开他,避不开了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几个付丧神,都自动自觉地参与到了准备之中。

  至于夜兔本人反倒是十分清闲,这一整天里他干的最要紧的活儿应该就要数坐在大广间里以审神者的身份用手机在万屋下单。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夜兔又一次扒在厨房的门框上探头问道。

  “没有,你就等着吃吧。”歌仙兼定头也不回,手底下毫不停顿地处理着蘑菇。

  夜兔叹了口气摇摇头,你们怎么就不明白这种等待食物的抓心挠肝是需要靠转移注意力来缓解的呢?哎呀,好想有点事做啊!

  事实证明东西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讲,终于有事可干的夜兔有些蛋疼地看着坐在自己旁边涮锅涮得十分自然的川柏。

  按理来讲审神者之间交流得并不多,毕竟现世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审神者又都是身负灵力之辈,说不定谁在谁请的饭桌上就见过谁。就算见不到脸,身高体重声音行事方式,猜出熟人身份不要太简单,蓄意去调查也不会太难。这时时掩盖着的本名真身要是暴露了,没出事的也许就要被催着出事,本来就要出事的更是让人拿了要害。

  可以说对审神者们来讲,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面基有风险见光需谨慎啊!

  所以这种主动派一队付丧神敲你家门请你喝茶,没过几天又自己十分不客气地跑来蹭火锅吃,是不是就有点过分了?

  刚才夜兔跟着来给他报信的前田藤四郎来到门口的时候,川柏面上端着他那副斯斯文文的笑,手里一点儿不含糊地把礼物塞到了夜兔怀里。

  一个又大又精致的三层食盒,饶是夜兔拿惯了巨伞,一上手也觉得沉甸甸的。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开宴会的?别跟我说我家开个宴会还有灵力波动又让你给感受到了。”

  “凑巧嘛!”

  看着川柏含糊其辞故作神秘的笑脸,夜兔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抱着食盒转身就走,边走边问川柏吃什么口味的锅子。

  你说是凑巧那就是凑巧呗!

  既然你只带着两个付丧神就敢来暗堕本丸蹭饭,这种不要命的架势那还有什么可废话的。

  再说食物都收了。

  作为一场合格的自助火锅,付丧神们当然不是像平常吃饭那样依照刀派就坐,而是依照对锅子口味的喜好坐的。

  所以你就能看见莺丸吃麻辣面不改色,小狐丸吃清汤被烫得吐舌头,粟田口短刀里有几位仗着萌四处抢肉,被投喂的居然不是萤丸和爱染国俊而是明石国行。

  还有两个次郎太刀的拼酒现场。

  讲真,带着酒鬼出门赴宴有时候还真是迅速融入对方气氛的好方法。不喝酒的夜兔开了眼界,为了防止被两个酒鬼一时兴起拉去灌酒,整个人都不敢把视线投向那个方向。

  夜兔忙着吃,就难免疏于招呼,和川柏交流寒暄的更多的是同桌的烛台切光忠、三日月宗近和陆奥守吉行。川柏比起夜兔,就显然更会与人交往。不仅能和同为审神者的夜兔自然谈笑不显冷落,也能根据自己对其他几位付丧神的了解打开话题,使得这几位那对他隐隐的敌意也在过程中渐渐削弱了几分。夜兔不知道如果没有川柏的突然造访这顿饭会是个什么气氛,但是料想也未必要比现在更好。如果要想让这群付丧神真正毫无顾忌,那大概要他这个审神者消失才行。

  于是夜兔在吃吃吃的间隙里在心里对川柏这种近乎习惯般的长袖善舞表示敬佩。

  要是当初接手这个本丸的是川柏这种知情识趣的公子哥,也许现在已经能和这些付丧神们和平共处了?

  这个念头在夜兔脑中沉默浮现,然后就随着火锅里扑腾起的泡沫“噗噗”几下就灭了。

  “夜兔君……这样吃下去胃不会不舒服吗?”川柏看着夜兔眼睛都不眨又下了一盘肉,想起刚才已经被拿下去的那一摞摞盘子,作为同桌之人竟然油然而生一种“一定要阻止他”的诡异责任感。

  “不会啊!”夜兔装傻,一脸纯良地看着川柏“倒是你,赶紧吃啊!别跟我客气。”

  川柏的嘴角不自觉微微抽动。

  不,我没有和你客气,我只是不想胃穿孔。

  “难不成你在节食?”夜兔做恍然大悟状,随即一脸嫌弃“节食一般不都是姑娘们的事业吗?也不说男孩子就不能节食,保证一个好身材还是要的。但是像我们这样的,多出两次阵不就回来了嘛!你……”

  川柏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吃饭不耽误说嘴,眼看着夜兔一边跟他叨叨“运动才是王道”blabla,一边手里快准稳地夹吃的,只觉得脑门上的青筋都要跳起来。

  “我知道万屋有一家饭店,老板是现世最有名的料理职人之一,据说是因为爱人现在做了审神者,于是追过来开了店。”川柏明智地放弃和夜兔理论他是不是在节食这个问题,转而和他讨论起万屋的食物来。

  “除了这些,还有好几家甜品店。不得不说,能在万屋开得长远的店真是各有绝活,毕竟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

  “为什么我上次去万屋怎么就没看见这么多家?”

  “你不常常去万屋吧?”川柏好笑地看着夜兔闪着光的眼神,似乎可以直接看到夜兔对他突如其来蹭蹭上涨的好感度“在大路、主路、距离传送阵近的好位置,都是和时之政府有合作关系或者干脆就是时之政府的店,卖的商品也多是一些官方道具。像是刚才说的那种个人开的店铺,往往地处偏僻,要多走走才能找到。”

  “原来是这样啊……”夜兔暗暗起了心思,看来过度依靠网购还是要不得“果然还是应该经常跑跑万屋。”

  “说来惭愧,我知道的比较详细,也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喜欢逛万屋。只是有几个朋友……”川柏露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都是女孩子嘛……就算是有近侍,也总是缺个拎包的……”

  回想起曾经和各位女性逛街的经历,夜兔秒懂,十分同情地给川柏夹了一块肉。

  “怎么样?有空要不要一起去?我有老板的电话预约很方便的。”川柏被夜兔逗笑了,一手支头一手随意摇着酒杯。

  “去!”夜兔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川柏走到时候天色已经黑透,本丸灯火自动点起,吸引了初夏夜晚中渐渐多起来的飞虫。

  “其实万屋好玩的地方不少……”川柏和夜兔并肩走向传送神,身后是川柏家的次郎太刀和山伏国广,相隔有一些距离。

  文质彬彬的审神者也喝了不少,脸上泛起了薄红,稍显凌乱的衣衫难免站了些许酒气,动作也少了些惯有的拘束。他把手搭在夜兔肩上,把头凑向夜兔的方向,话里有话暗有所指“虽说确实是违法,但是总有些人冒死求财。时之政府说是要打击,但哪次不是草草了事?不过是些官面文章罢了。我看啊,只要还有市场,暗巷这东西是除不掉的……”

  夜兔见多了周围各色酒鬼,深知这种时候就不能搭话,转身就把川柏交给了山伏国广。

  “真是苦了你了,要带两个酒鬼。”夜兔拍了拍山伏国广肌肉隆起的肩胛。

  “咔咔咔,交给我吧!”就见山伏国广说话间一手一个把人扛在肩上,毫不吃力迈开步子。

  恩,那个……次郎太刀的头发拖地了!他的头好像也……

  夜兔还没有来得及说,山伏国广已经走进了传送阵。

  嘛,算了。

  夜兔耸耸肩,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见。


评论(14)
热度(125)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