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四十三章

   可喜可贺的是,夜兔最后还是揪着战扩的尾巴有了明石国行。

   最后几天的战扩,夜兔本人已经对这件事表示了绝望,天天习惯性地来找找主要也是因为在本丸闲着也是闲着,还要看某位红发正太可怜巴巴的样子实在是影响食欲。

  “虽说看着一期一振天天神经兮兮的,我现在越发觉得弟控是病得治,但是人家那副护崽跟护食似的模样不服不行。再看看你们来派这个监护人,懒成这样真的能监护好你们两个吗?这对比也太鲜明。”

  夜兔一点儿干劲也没有地叹了口气,抄着手站在旁边,眼看着白发小正太极其凶残地秒了对方的两个打刀。

  萤丸没有接话,转身奔向剩下的几个敌人,抢人头的凶悍模样竟然和夜兔有些微妙的相似。

  不同的是萤丸是凶萌凶萌的,夜兔就只剩下凶了。

  “保护者可不仅仅是能打就可以哦。”带有特殊磁性的声音即使在战场上仍然拖着不长不短的调子。

  “身为一个出阵服都需要别人帮忙穿的爷爷有什么发言权?”夜兔丝毫不肯买账。

  “哈哈哈。”三日月宗近手持太刀,深蓝狩衣略有残破,鬓边流苏微微晃动“这么说来,三条家并没有什么监护人呐!没办法,毕竟都是上千年的刀了。”

  三日月宗近侧过头看着夜兔,眼中新月分明。

  即使直面过很多次了,夜兔依然被三日月宗近的美貌晃了晃眼。不由得想起审神者论坛上各位花式膜拜三条大佬的婶婶们,又看看眼前手里挥动的刀看起来都快比他本人高的萤丸。

  所以说人类到底是有以貌取人的坏毛病,把这种坏毛病用在这群付丧神身上只能说是活该被坑。

  明石国行到来的时候是战扩的最后一天,来的时候整个人犹犹豫豫的。

  犹犹豫豫地从Boss点的草丛里探出个头,犹犹豫豫地遥遥望着一身狼狈的爱染国俊和萤丸,犹犹豫豫地蹭过来。

  夜兔在明石国行犹豫的过程中深刻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抓心挠肝。本来在他看见明石国行的第一时间,几乎要像饿虎扑食一样先过去把人按住再说。但他身后的歌仙兼定动手更快,直接按住了夜兔。

  夜兔一脸懵逼的回头,歌仙兼定给夜兔使了个眼色。夜兔这才看见早就发现明石国行的爱染国俊并没有像他预想中的一样扑过去,而是伸手拉了拉萤丸的袖子示意明石国行所在的位置。两个小正太带着伤有些委屈地站在原地不说话,只是看着明石国行。

  萤丸还特意回头观察夜兔是不是也发现了明石国行的踪迹。

  在萤丸将要看过来的一瞬间,夜兔下意识地扭过头去,假装自己正在聚精会神地观察歌仙兼定领口别着的牡丹花。

  对于夜兔这种捉急的掩饰,歌仙兼定表示实在是看不过去,好脾气地叹了口气,上前半步前倾身体靠近夜兔,凑到夜兔耳边说起话来,挡住了夜兔半边脸。

  这样从萤丸和明石国行的角度看过去,就是歌仙兼定在和夜兔说话的过程中发现了他们那边的情况,故意移动身体去遮挡夜兔的视线。

  只不过就显得姿势有些暧昧,配上这一队人掩饰也掩饰不住、于是打起来的时候也就大喇喇展现出来的暗堕煞气,简直就像是在身上贴了“我们这个本丸有问题”的广告牌。

  草丛里的明石国行看着都觉得好麻烦啊,默默往回缩了半个脑袋。

  萤丸看见明石国行的动作垂了垂眼,拉起爱染国俊的手就要转身。

  “可是……”爱染国俊有些不甘心,手上用力一挣。

  “没关系的哦!”男孩子的声音向来轻飘飘的,和他具有迷惑性或者说反差萌的外表一般可爱“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可以搞定的!用不到国行啦!”

  夜兔用余光偷偷看着萤丸,孩童模样的付丧神笑起来的样子像个小天使,那种直击心灵的可爱力量实在是要命。

  要不还是把明石国行绑走得了?

  夜兔悄悄伸手捅了捅歌仙兼定的腰。

  歌仙兼定摇了摇头,反手握住夜兔的手,在他耳边悄声说:“你要是硬来,大概萤丸会第一个挥刀砍你。”

  “我忙了这么多天凭本事找的刀,还想砍我?想不想上天?”夜兔嘴上抱怨道,身体却是很诚实地没有动。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歌仙兼定明白夜兔本身其实并没有多想要追求稀有刀,反而多少觉得带新刀提升练度有点麻烦。这次能超额完成时之政府的任务,也不过就是因为对短刀比较心软。

  果然得了台阶的夜兔就坡下驴,摆出一副不情不愿的脸色,耳朵却竖的比谁都高。

  另一边萤丸不住地安抚这爱染国俊,可平日里精神满满的短刀连头毛都好像无精打采地委顿下去。

  “我们……应该会比以前好吧?”在萤丸一句接一句里,爱染国俊突然发问。

  “国俊和我一直在一起,当然会越来越好。”萤丸回答得非常坚定,顿了顿语气中才第一次带上了小小的任性和埋怨“国行来得那么迟,现在才不要他呢。”

  草丛里的明石国行看起来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自从第一眼发现这队人有问题开始,就在仔仔细细观察着队伍里的萤丸和爱染国俊。虽然距离有些远,无法把两个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对着口型也能猜个大概。

  “真是麻烦死了……”明石国行认命地站起来,捋着头发晃晃悠悠走向众人,一副缺乏睡眠的模样让夜兔看着都着急,可眼镜遮掩下的双色瞳中却充满着意味不明的神色。

  “你好,打扰咯。我叫明石国行。请多多关照。”太刀一手揉了揉一只正太的头顶,就站在萤丸和爱染国俊身边向夜兔做着例行介绍,连走到夜兔身边的那最后几步路都给省了“姑且算是出自来派祖师的作品吧,基本上没什么干劲。嘛~别对我要求太严格咯。”

  夜兔暗暗在心底松了一大口气,甩开歌仙兼定,对着明石国行露出了一个自以为相当和善的笑容。

  明石国行手顿了顿,咸鱼的直觉在向他发出警告,他觉得自己未来的日子可能不会那么清闲好过了。

 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山姥切国广怜悯地看了眼僵硬的明石国行,伸手把自己的被被拉得更严实了一些。

  萤丸甩了甩头,把明石国行的爪子甩了下去,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跟夜兔说些什么。

  这时候爱染国俊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结结实实地扑到了夜兔身上。

  “谢谢!爱染明王也会保佑你的!”

  “恩……谢谢。”萤丸最后也走了过来,把自己缩在爱染国俊身后,轻轻道谢。

  夜兔笑了一下,但笑容短浅又是低着头,要不是短刀视角可能根本就看不到。

  “啊没什么,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打什么不是打。”夜兔无所谓地说道,轻手轻脚地把爱染国俊从他身上推开。

  “我的天终于完成任务了,收工收工。”有些浮夸地抻了个腰,夜兔毫不犹豫地走向传送阵“前几天是谁说要是捞到明石国行就办庆功宴的?那可得赶紧回去准备准备,争取今晚就能吃上。”

  “……提出庆功宴的不就是你自己吗?不要想着把锅推给别人啊!”鹤丸国永忍不住吐槽。

  “有的吃就得了,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嘛!”


ps.

其实我昨天在lof更了一个狐之助视角的……算是番外的东西吧?本意是过节给大家发发甜饼……

结果瞬间被和谐……什么也没有为啥河蟹我也不知道。

就很气

所以我决定等我加点值得河蟹的再重发ORZ

小天使们双节快乐啊!!么么哒!


评论(19)
热度(205)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