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三十九章

  时之政府下达的命令很简单,并且看起来十分合理。

  “所以战力扩充计划到底是什么东西,还可以强制审神者参加的?”终于吃饱了的夜兔懒洋洋地回到了主建筑,在一群暗堕刀和一直狐之助的围观下丝毫极其自然地瘫倒在地,完美地呈现出咸鱼姿态。

  “战力扩充计划和之前时之政府发来通知的地下城一样,都属于时之政府展开的限时活动,每次都会有一定的资源奖励。”说这话的是厚藤四郎,虽然一双三白眼使他看起来是个冷酷小哥,但却意外是个爽朗性格。

  跟着夜兔一起回来的,除了赤发歌仙和烛台切光忠,还有已经被夜兔食量表示目瞪口呆的三把短刀,这让夜兔一期一振的森冷目光瞬间从狐之助身上转移到了年轻的审神者脸上,然后被夜兔忽视了个彻底。

  同样无视一期一振的还有粟田口家的两个弟弟外加来派唯一一把小短刀。自从他们三人进来,一期一振就一直在用眼神示意,想要让三人坐到他身后。但近侍房实际上并不大,一下子挤进来这么多人,多多少少让人感觉有些拥挤。所以三个短刀根本不想抱团坐到一期一振背后,而是分散开各自找了桌角的位置坐得很舒服。

  “以前我们也参加过类似的活动。其实在这种活动里得到的物资奖励并不丰厚,甚至很有可能连手入消耗的资源都不能弥补。”前田藤四郎接着解释道“但是每一次都会吸引大批审神者前赴后继,主要是因为在这种临时开辟的战场中,有一定几率获得稀有的付丧神。”

  “稀有的付丧神?你们付丧神还分稀有度吗?”夜兔立刻来了精神,翻坐起来“按照什么排的?战力高低吗?”

  在场的各位付丧神诡异的安静了一下。

  看到自家的审神者听见稀有刀就这么兴奋按理说应该让他们很不爽乃至愤怒,但是这个理由实在是怎么说呢……很夜兔。

  “是不是在你眼中只有战力这一种排名方式?”烛台切光忠有些无奈,但不得不说要是稀有度真是这样区分的,那么他们这些所谓的“非洲刀”也无话可说。

  夜兔歪头,毫无掩饰地表示出“对啊,是啊,就是这样啊”的意思。

 “应该也不能这么说?”爱染国俊有些不确定的说“虽说和三日月殿同属于天下五剑的几位都属于可以带三枚刀装的太刀,理论上练度相同时战力更强,但是除此之外萤丸啊一期殿啊也都有三个刀槽……所以其实还是按照获得的难易程度吧。”

  “没错。”赤发歌仙毫不在意地点点头“比如说那个文系废物,作为时之政府指定的五把初始刀之一,简直是进门即送。出阵的时候也是随便哪里都有可能遇到,完完全全烂大街的货色。你之前出阵的时候不也看到过好多把吗?”

  “等等,我们出阵的次数也不少了,什么时候有遇到过付丧神吗?”夜兔艰难地回想着。

  在场除了短刀以外都是经常随着夜兔出阵的付丧神,几人飞快地对了对眼神,不动声色默契非常。

  最后还是烛台切光忠开了口:“一般的本丸中,同一把刀的付丧神只能存在一位。如果硬要有第二位理论上来讲也是可行的,但是需要消耗的灵力十分庞大,并不是普通审神者可以做到的。除此之外,同一把刀的两位付丧神都会身体虚弱战力锐减,且与审神者的链接非常不稳定。重重弊病之下,绝少有审神者会做这种全无益处的事情。”

  “这听起来就像是软件不兼容,所以除了bug。”夜兔表示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撞脸。要是有哪个审神者特别喜欢一位付丧神,然后一本丸都是同一位,想想也是魔性。”

  夜兔这么一想,脑洞就停不下来,瞬间脑海里出现一本丸三日月宗近排排坐哈哈哈的画面,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前任审神者很注重刀剑的收集,又有着大量资源做支撑,所以我们本丸的刀帐还算齐全。除了一些限锻或者限时活动才能得到的付丧神,其他可以通过锻造和出阵得到的我们这里基本都有。”烛台切虽然不知道夜兔在想些什么,但是总觉得还是不要问为妙,于是只接下去说自己的话“因此出阵的时候虽然也碰到了很多付丧神,但是都是本丸里已经存在的刀,所以就没有哪一位留下来。”

  “这样啊……这么说起来我好像确实见过不是溯行军的野生付丧神的身影来着……”夜兔的回想终于有了效果“因为对方没有战意又很快就离开了,只想着打架的我就没有很在意,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啊!”

  夜兔感叹了一下就过去了,继续问起狐之助这次战力扩充计划的事来。 

  烛台切光忠和几位暗堕刀都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其实由于前任审神者的暴行,本丸里少了好几把能通过锻刀和出阵得到的付丧神。只不过由于夜兔一心寻找敌军无暇旁顾,所以就算是遇到本丸里没有的付丧神,出阵的各位也会用各种方法暗示对方尽快离开。

  这也是众人商议之后的结果,大家一致认为这个危如累卵的暗堕本丸实在不适合用来糟蹋其他初获肉身、心存希望的付丧神。

  “这次的战力扩充计划,第二战场有几率获得粟田口短刀平野藤四郎和厚藤四郎,第三战场有几率获得织田信长爱刀不动行光,在第四战场有几率获得来派太刀明石国行。”狐之助对自己的前途已经彻底绝望,反而稍稍镇定下来,至少说话的时候不会被哭嗝打断了。

  “短刀和太刀吗?不得不说吸引力果然还是有的,不过别人家都是自愿参加,到了我这里就变强制了啊?你们这是在歧视暗黑本丸吗?”夜兔颇有些不爽。

  狐之助哪有胆子说“对啊就是歧视你们”,只能赶紧解释道:“并不是这样的!那个……时之政府是会定期检查各个本丸的任务完成情况的!自从您接受这个本丸以来,绝大部分包括锻刀任务、演练任务在内的日课都没有完成。时之政府那边认为这是对政府分配下来的资源以及付丧神战力的极大浪费,所以才……”

  宗三左文字妙目低垂,看向狐之助的目光里全是嘲讽。

  向来日课月常都是愿意做可以领取额外奖励,不愿意也不强求的,什么时候变成强制规定了?至于演练场,这座本丸中哪怕最保持本心刀剑身上都有挥之不去的暗堕之气,要是对方也有个人渣审神者,说不定还能推动对面付丧神暗堕呢!

  这种时候还敢说谎,看来这只狐之助真是没有受到教训啊!

  夜兔一脸和善的微笑,拎起狐之助:“这借口找的都没有我好,你是被吓得智商掉线了吗?”

  “时之政府想要你们做什么我怎么知道嘛!我就是个传话的式神求放过啊!”狐之助一声哀嚎“对了!我这里还有时之政府给你的奖励!”

  “一边说我浪费资源战力一边送我奖励,你们时之政府怕不是精分?”夜兔笑起来,还是依言把狐之助放下来“行吧,资源怎么都不多,手入还是很消耗的。”

  狐之助用爪子拨了拨颈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与刀剑本命铃款型相似的金玲突然飘出樱花来。只见狐之助足下发出明黄色的光芒,倏忽跃起,从不大的桌面一边跳动到另一边,落足三次,最后跳到地上。足尖三次碰到的桌面依次生出纹路不同的金色法阵,旋转生光,逐渐显现出三把形态各异的短刀。

  “砰!”

  从没见过这种术法的夜兔正要感叹其过程之美丽,就听得耳畔一声闷响,原来是一期一振握手为拳重重落在身前地面。衣着华丽的太刀神色阴狠,目光里好像淬了毒液,直勾勾看着隔着一张桌子,躲在他对面宗三左文字身边缩着头的狐之助。


ps.

说好的三更!(虽然有点晚了ORZ)

这里有私设!

私设锻造出来或时之政府直接给的付丧神直接是刀的形态,需要审神者的灵力获得人体

但是各个战场由于充满着灵力,所以付丧神可以自行获得人体,遇到审神者进行链接后变成家养(所以每个战场一定时间内新出现的野生付丧神有人数限制,用以解释掉刀概率和种类)

暗堕歌仙嘲讽脸:就你这种非洲人还想有一本丸的三日月宗近?梦里啥都有,快去找小光

评论(6)
热度(117)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