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老爸老妈罗曼史

阅前提示,注意排雷:

  1. 原创人物,腐向,主攻(反正没有车攻受什么的没有意义啊)。

    CP相泽消太

  2. 第一人称尝试中

  3. 主角前敌人,黑且苏。个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个挂逼。这大概是一个一步渣步步渣,有心回头无力回天的故事。HE。

  4. 主线时间线从漫画入校住宿开始,大量插入相泽消太学院时代和英雄时期。

  5. 非常想写小英雄们集体宿舍的日常。小英雄全员亲友向,毕竟高中生谈哪门子恋爱。

    (其实就是高中鲜肉负责热血青春,三十大叔负责强攻强受)

  6. 这篇文主角的作用主要就是吐吐槽逗逗小英雄搞搞相泽老师。

  7. 私设如山



第一章

  “好大啊!”

  “不愧是雄英,宿舍居然这么豪华!”

  八月中旬,仍是酷暑炎夏。飞速成长起来的雄英学院英雄科1年A班全员对前不久森林合宿引发的几番生死一线尚且心有余悸,虽说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全员安全的消息,但终归是眼见为实才能放下心来。更何况他们中间绝大部分人都为了在这番危机之后还能继续留在英雄科并且能按学校的要求住到史无前例的学生宿舍里而心力交瘁,毕竟对高中生来讲,目光担忧固执己见的父母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比凶神恶煞的敌人还要难对付。

  不过眼前这栋雄英出品的学生宿舍[HEIGHTS ALLIANCE]看起来真的是值回他们连日来的艰苦奋战,这点满足和期待就足够他们暂时忘却步步紧逼的阴影,恢复往日的活蹦乱跳和欢声笑语。

  “奇怪,站在相泽老师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啊?”叶隐透戳了戳身边的耳郎响香。

  “没见过……学校里的老师吗?”耳郎响香上下打量起站在宿舍门口面带微笑的男人。

  “应该不是,我看过学校的职员资料,不记得有这样一位老师。”学霸八百万毫不犹豫。

  “先不管他是谁啦!你们有没有觉得他好帅啊!”芦户三奈活泼地扑到丽日御茶子背上,笑嘻嘻地说道。

  “好像……是哦。”御茶子小声回答。

  这犹犹豫豫的话一落地,在场的全部女生纷纷表示同意,连蛙吹梅雨都赞同地呱了一声。

  作为被讨论的对象,我虽然听不清女孩子们具体在说什么,但是对那种兴致勃勃又带着好奇和羞涩的目光再熟悉不过。我温柔地对她们笑笑,就看见大部分女生颇有些被抓包的心虚,红着脸移开视线。当然也有芦户三奈这种,大大方方对我笑得开心,还不忘一边小声说着什么,一边激动地拍身边丽日御茶子后背的。

  我对他们的反应颇为满意。要知道为了尽可能争取到完美的初始好感度,我今天可是仔仔细细的打扮过,特意选择的灰色条纹西装不仅能凸显出宽肩长腿,更让人觉得沉稳可靠。与之相对的是,披散的金发虽然有好好打理,但是略长的长度和带着些散漫的发型,却是有意让人感觉到注重个性和年轻随和。

  也真是很久没有尝试过这种知心哥哥般的正经人人设了,还是用来糊弄一群小鬼,这么一想我也是为了欧尔麦特尽心竭力。

  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这一群被欧尔麦特夸到天上去的学生,可能是因为所谓的“青春滤镜”吧,我还真就没有哪个看起来不顺眼的。

  永不衰竭的活力,毫不掩饰的期待,了无阴霾的笑容。

  还真是令人嫉妒。

  想当初,相泽他们也都是这副模样呢……难不成这是雄英学院英雄科的某种传统?

  老实说刚才第一眼看见相泽居然变成了现在这样子,我多少还是吃了一惊。一看那头发就是懒得打理为了省事才这么披下来的,一脸胡茬和满身的颓废气息生动形象地诠释着什么叫做“三十岁独居男人”,果然是没人看着他就彻底放飞了自我。

  想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的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凝聚在了相泽消太的身上,于是赶紧移回来看向不远处的雄英教学楼,一眼就看见落地玻璃后背手而立的校长。

  还真是难得,在这位校长脸上可是鲜少能看到这种忧虑的神情,刚才给我办入职的时候还是一副平常样子,现在倒是露出了疲态。

  除了刚才在校长室里公式化的寒暄,一路上相泽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说,哪怕以他的敏锐应该察觉到了我时不时瞟向他的视线也目不斜视佯作不知。不知道校长决定把我纳入教职员工的时候,相泽有没有极力反对。但是不难料想,无论如何未来将要和我共事,想必对他来讲一定是件令人厌恶的麻烦事。

  我也不想表现得像个痴汉一样让人不快,可惜视线这件事还真是不好自控。

  我已经有五年没有见过他了。

  而要是没有欧尔麦特的请求,估计再过个五年,我也没有胆量来见他。

  毕竟以我们之间的那些往事来看,相泽消太现在还能忍住没把我打死,只能说明他脾气够好,素质够高。

  “总而言之,我们1年A班能平安地再次集合,就已经是万幸了。”或许是因为人都来齐了,相泽沉稳地开口,一句话就转移了大家的话题。

  “能这样再见到老师,我也觉得非常高兴。刊记者招待会的时候我还以为老师会离开雄英呢,于是伤心了好久。”

  “是啊!”

  我看着梅雨蛙吹眼中真是的忧虑和庆幸,不由觉得雄英学院这回的割地赔款四方斡旋,终归还是有那么点价值。

  “……我确实也没太想到。总之……真的是发生了很多事情。”相泽消太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害羞了啊,在自己的学生面前害羞了啊……这个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我维持住了面上和善的微笑,心底简直想要给梅雨同学鼓鼓掌。

  “好了!”相泽消太拍了拍手,拉回大家的注意“这位是新来的藤宫老师,一会儿将由他带领大家熟悉宿舍,但是在那之前我还有件事要告诉大家……”

  我不言不语看着相泽消太严厉地指出了事发当晚为了解救爆豪擅自去了神野区的五个人,然后竟然发现事前知情的居然有十二个。

  这可真算能是班级集体行动了。

  看着相泽越发生气的眼神,我清楚他未必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但是猜想被证实还是忍不住气愤。

  或许还有后怕。

  要知道在这个个性时代英雄社会,以身殉职的顶级英雄年年都有,半路夭折的少年人更是多得都让人懒得去记。自己的学生这般以身犯险,相泽不生气那才是吓人。倒是气成这样的相泽虽然口口声声说着开除,但是到居然用欧尔麦特退隐之事搪塞了过去全员放过,实在是让我十分惊讶。

  这么看好这些孩子吗?相泽能和欧尔麦特做出了相同的判断还挺难得的,这下我可更要好好的玩玩,啊不,看看他们了。

  我习惯性地捋了捋头发,微微低头暗自思量。

  “藤宫老师,接下来交给你了。”

  相泽的声音淡漠响起,我再抬头仍是和蔼可亲的笑容。

  “大家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藤宫吉川,接下来将担任你们的生活老师,请多指教。”我翻过手中的资料版,上面“藤宫吉川”四个字洒脱落拓。

  “生活老师?我们以前有生活老师吗?”

  “生活老师是教什么的?”

  “教生理健康啊!一定是!”

  我笑着屈指敲了敲手中的板子:“好了好了,我先说完,之后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一个一个问哦!”

  “大家也都知道,以前雄英学院从没有过住宿制度,你们眼前这幢楼都是三天前新建好的,所以可以说对于雄英学院来说,这也是一次新鲜的尝试。历来有很多教育工作者都认为,住宿制度有利有弊,尤其是对高中生来讲,在这种年纪离开父母融入集体生活,将会遇到很多生活上和心理上的问题。而我的工作,就是帮助你们解决这些问题。”

  我说得无比可信,当然这实际上也是一部分实情,毕竟学校可是在家长们面前打了包票,谁也不想看着大好的学生,因为住校而爆发出什么青春期灾难。

  “在未来不出意外,我会以生活老师的身份和你们住在一起,帮助你们尽快适应新的集体生活。无论大家在生活上、学习上有任何困难,我都会尽力为大家解决。”我偏头想了想,找个一个我认为最合适的比喻“通俗点说,这个角色定位大概就是你们的唠唠叨叨的老妈。”

  A班的同学闻言集体沉默了一下。

  “那么,谁有什么问题吗?可以随便问哦!”我扬起灿烂的笑容,稍微抬高了声音,顺便还眨了眨眼睛。

  果然这幅活力满满的样子瞬间打破了诡异的短暂沉默。

  “老师你说会和我们住一起,是只负责我们班吗?”八百万迅速找到重点。

  “是这样没错。”

  “老师,你教我们哪门课啊?生理健康吗?”

  “我的教师职业资格证是临时的,所以不教课。这么说来……大家还是不要叫我老师了,听起来就很老。叫我藤宫先生或者吉川都可以。虽然我不教课,但是关于生理健康方面,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欢迎来问我啊峰田同学。”

  “藤宫先生,能问下年龄吗?”芦户三奈打出一记直球。

  “三十。”

  我干净利落的回答似乎鼓励了他们,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有很多可以说得上是漫无边际了。

  “藤宫先生,请问您的个性是什么呢?”饭田天哉一本正经的举手提问。

  “我是无个性者。”我面不改色地回答。

  如果说刚才的气氛还是热闹活泼,这下就好像是彻底炸开了锅。

  “真的假的?”

  “无个性吗?我还是头一次看见无个性的人呢……”

  “开什么玩笑!区区一个无个性,凭什么跑来雄英当老子的老师啊!” 果然不出意料,先炸的就是爆豪胜己。

  看来他对无个性这件事真的很在意,手上都开始冒火星了。

  “爆豪你这么说就过分了啊!”余下的同学虽然惊讶但并不包含恶意,听见这话纷纷出言劝阻。

  爆豪当然不肯认怂,叫嚣着“去死”之类的话,眼看着就好像要打起来。

  “好了,安静下来。”我又敲了敲资料版,沉沉开口,第一次在他们面前露出了大人的威严。

  几乎是在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在雄英学院,各位老师都是强大的职业英雄,甚至绝大部分同学都拥有各具用途的强大个性。而从现在开始大家会进入这个相对封闭的校园环境,这会使得一些在家庭相处和社会生活中显而易见的事情变得不易察觉,甚至会被忽略。那就是虽说数量少,但是这世上还是有一部分人天生就没有个性。而且和各位同学那些能力很高的个性比起来,大多数人的个性都弱得可以忽略不计。”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神情严肃,语气认真。

 “但是日后,你们要豁出性命保护并且反过来也会支持你们的普通民众,绝大多数都是这类人。所以如何与像我这种弱小的人类相处,也是通往英雄路上的必修课。”

  我略微前倾身体,腰背笔直。我当然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怎样一番模样,凛然无畏之姿令人震撼,刚毅坚定之态教人信服。

  “那么,接下来,请多指教。”

  很好,简直完美。我在心中默默给自己打了个满分。

  我习惯于用这样从容不迫、不卑不亢的样子去塑造一个心智成熟、在逆境中也乐观积极的可靠形象,毫不夸张的说,这几乎成了我的本能。曾经披着这张画皮一点点活过来的年岁,使我自信天衣无缝全无破绽,用来对付几个孩子根本是手到擒来。

  果然我说完这一番话,眼前的天之骄子们连眼神都变了,有不少都像刚才被相泽训斥一般低下了头。

  “不愧是雄英,真是思虑周全!”饭田天哉说这话是眼睛里都闪起了光。

   不,你想多了饭田君,是我随口扯的,别的班的生活老师都是个性强大的有名人物。

  爆豪愣愣地看着我,大概是习惯了因为自无个性而向来一副好脾气的幼驯染,没想到一个无个性的人还能用这种气势大义凛然长篇大论地怼他。

  “啧!”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音节,爆豪偏过头避开我的视线,双手插在裤兜里。虽然满脸写着“不爽不合作”几个大字,但是对爆豪来讲,这就已经算是示弱了。

  指望爆豪同学道歉当然是不可能的,他能像现在这样心虚不挑事,短时间内我就心满意足了。到底还是个未成年,这种观念上的纠正总不是一蹴而就的。

  我轻轻叹了口气,柔和了表情,打算掀过这一页,换个轻松的气氛让他们去参观未来宿舍,就听见冷眼旁观的相泽突兀开口。

  “藤宫老师的话很有道理。尤其是爆豪你,一直对无个性者和个性弱小的普通民众太过轻视的话,迟早要在这上面吃亏。”

  总结性的发言,听起来完全站在教育学生的立场上,还顺带肯定了我这个新来的、毫无威信的老师。 

  可是在这个时候当着我的面说出这话……“对无个性的人太过轻视,迟早要吃亏”?这是在告诫学生不要被表象迷惑太轻视我,否则迟早要吃苦头?还是在暗示我不要玩弄学生?亦或是两者皆有?

  真是宠爱学生的好老师,对学生保护得还真是到位啊相泽。看来这群学生在你心中的分量比我原先想的更重啊!  

  我了解他的为人,也见过他这幅姿态,甚至曾经被这种不动声色的保护所庇佑。只是如今我成了他竖起的尖刺所指向的对象,再也触摸不到他柔软的内里。

  恩……果然爆豪这小子还是需要好好教育一下,毕竟吃一堑才能长一智不是吗?让学生用最迅速的方式得到教育,也是教师的职责啊!

  我低下头,烦躁地伸出手指快速地卷动耳边的散发。

  “藤宫老师,时间也差不多了,带大家进去吧。”

  相泽转过身来面向我,从重逢以来第一次如此直接地与我四目相对。直到这时我才有机会发现,他的双眼里布满了淡红色的血丝,道道血丝有生命般从眼眶蜿蜒延展、相互交叠,看上去就像是因缺水而龟裂的土地。

  他的干眼症竟然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了。

  “我知道了。”

  心中的暴躁被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很快被沉重的酸涩所覆盖,我转开视线,面对他的学生们仍然是和刚才一样灿烂又和善的笑容。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我语气轻快地说着,转身走进楼里,把学生们的欢呼抛在身后。



PS.

学习不顺心态崩溃

沉迷小英雄就爬会儿墙

下一章遥遥无期不出意外要攒攒,考完了再发出来(说得像我攒的下稿子一样)


评论(11)
热度(34)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