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三十五章

  人形自走抱枕烛台切刚把夜兔送进房间,就见一秒钟之前还恨不得要把所有重量交给他的夜兔瞬间跳起来,手法利落地剥掉了烛台切一身复杂战甲,顺势把人推上了床。

  烛台切光忠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吐槽自己和上次截然不同的待遇还是对方剥人衣服的手速,最后只能一脸嫌弃地对在自己胸口蹭来蹭去夜兔说道:“全是血的……好歹要先处理一下伤口吧?”

  “不用管它,一会儿就止住了。”夜兔沉浸在温凉的胸肌中不能自拔,简直想把自己缩小成胸部挂件溺死在胸肌的海洋里。

  烛台切被压得气闷,看得被扭来扭曲的夜兔搞成了凶案现场一样的床铺,由衷庆幸近几日负责洗床单的都不是他。

  “止血之后已经流出来的那部分会自动清洗吗?”烛台切光忠平躺着任由夜兔轻轻舔舐自己的锁骨,垂眸看着青年黑色的发顶左旋右旋时上时下。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帯自清洗功能的纳米机器人。”夜兔对于烛台切光忠突出其来的奇思妙想表示诧异,抬起了头,支起了上半身。

  这么一动,两个人的脸差点就正面贴上。夜兔的脑内小剧场顿时上演起“好清纯好不做作之意外kiss108式”,再代换到现在他们两个人实在是没眼看的交叠状态,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睡之前去洗个澡吧。”向来一丝不苟的烛台切光忠等闲哪里受得了两人这一身配一身的血污。

  “做完再洗,一步到位多省事。”夜兔积极建议道,换来烛台切光忠不似作伪的惊诧眼神。

  就是夜兔陷入“烛台切没有听清我说话”和“烛台切想要玩一些特殊play”的纠结中不知应该如何反应的时候,烛台切开口语带疑惑:“都伤成这样,你还站得起来?”

  青年哽了一下,憋红了一张脸,才找回声音强词夺理:“不要小瞧宇宙战斗种族好吗?战斗种族的能力是能用常理推断的吗?”

  “哦。”看出来炸毛夜兔的色厉内荏,烛台切光忠笑着伸手搂住了夜兔脖子,摆出一副“你行你就上”的模样明晃晃地开着嘲讽。

  夜兔呆滞了一会儿默默在脑内努力和自己的小兄弟进行着大和谐沟通,然后恨恨甩开烛台切光忠的手,灰溜溜跑进了浴室,只留下身后烛台切阵阵闷笑。

  等两人一番折腾下来,青年趴在新换好的床上,先被别人家付丧神围殴追赶又被自己家付丧神迎头痛击的凄惨境遇终于突破夜兔一族的战斗状态显现出来,使得他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侧着头眯着眼睛任由身上还沾着水汽的烛台切光忠把他揽进怀里。

  “你这么敬业简直让我有点害怕。”夜兔一边继续享受着微凉的触感,一边不死心地想找回场子“盲目相信自己的判断不可取啊烛台切,这要是一不小心真的被吃了我是不会心疼的。”

  烛台切从鼻腔里发出一个气音,像是一个短促的笑。他用指尖顺着青年背后一道长长的伤口轻轻滑下来,用非常符合眼下这种暧昧情景的低沉嗓音说道:“一拍就能开了。”

  也就是说我刚才要是站得起来,你就把伤口拍开让我软下去?这和不可描述的时候照着重点部位来一脚有什么区别??

  夜兔吓得打了一个激灵,感到自己似乎窥视到了烛台切光忠此时那能让他这个颜狗尖叫的美色中蕴藏的数场惨剧,默默在心里念叨着“惹不起惹不起”,老老实实地窝在烛台切胸前,放任自己迅速陷入了沉睡。

  在睡着之前关于自己又不是真的想要个抱枕,所以为什么要让烛台切光忠占着自己半张床的疑问悄悄出来冒了个头,就被按死在了一片黑甜之中。

  又一次床上满血复活的夜兔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终于不再是烛台切光忠可口的胸膛,而是一只蹲在他枕头旁边歪着脖子用一双圆滚滚大眼睛看着他的狐之助。

  “……下去。”狐狸也是会掉毛的好吗? 

  狐之助看见夜兔醒来之后就欢快左右摇摆的尾巴僵了一瞬,然后就若无其事地跳下床,继续仰头看着夜兔。

  “审神者大人你好,我是为审神者大人的配备狐之助!”年轻男子的嗓音带着朝气“外形可爱、功能全面、擅长沟通支援,关于本丸的一切问题都可以拿来问我哟~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啦~~”

  夜兔穿衣服的手被狐之助语气中荡漾的颤音吓得停滞在半空中,简直想要顺手把衣服扔过去盖住那只恶意卖萌的小动物。

  狐之助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立刻了模式,头不歪了声音不抖了也不作势舔爪子了:“审神者大人,请问有什么吩咐吗?熟悉本丸?传递信件?”

  本着不揍小动物的原则夜兔决定还是忍忍:“他人呢?”

  “审神者大人是指这座本丸的付丧神们吗?”狐之助神色间带着些许疑惑“我还没有见过这座本丸的付丧神们呢……根据政府配备给我的情报,都是些危险的付丧神啊!审神者大人一定要多加小心呀!”

  夜兔狐疑地看了看狐之助:“你大清早上蹲在我面前到底有什么事?”

  “是政府派我到大人的身边来啊!”年轻男子的声音饱含疑惑,又隐约有着不满,活像是在撒娇。

  夜兔实在是忍不住了,拎着狐之助的后颈肉把它提到了面前,平视着它的眼睛:“好好说话,我记得你以前说话不是挺正常的吗?”

  狐之助被拎着动弹困难,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一副懵懂样子:“咦?我可是第一次与审神者大人见面哦!”

  夜兔嗤了一声,轻轻左右晃了晃狐之助:“你该不是想和我说你是一只全新的狐之助吧?”

  狐之助不吱声,圆圆的眼睛滴溜溜转动。

  “不说话?欺负我见你的次数少拿不出证据?那既然这样我就把你交给外面的付丧神们,请他们采取一些方法好好确认一下了。”青年神情笃定,笑得十分自信“毕竟你和他们相处了那么久,他们应该不会问不出来吧?我记得上回好像是谁说的,见到你要把你首落了来着?”

  狐之助盯着夜兔看了好久,最后颓然地放弃了挣扎,毛茸茸的大尾巴直直垂下,刚才在半空中可爱挥动佯装够不到的前爪毫不费力地拍了拍夜兔拎着他的右手。

  “好啦好啦算你厉害,看在我被你冷淡还要偷偷摸摸给你送时之政府的通知的份上,放我下来啊!”明明还是同样的声音,却硬生生被说出了糙汉感。

  夜兔挑了挑眉放开狐之助,任它就地打了个滚重新蹲在自己面前。狐之助的狐狸脸上恨不得要大大写出“倒霉”二字,啧了一声才说道:“我是哪里被你看出了不对啊?”

  狐之助就是害怕被那群刀精们逮到马脚,才想先把审神者骗过去,至少能用来当个挡箭牌。

  “你是在小瞧我的智商吗?骗人都不知道要换个声音的?”夜兔颇感骄傲,声控对声音的敏感度可不是开玩笑的。

  狐之助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就凭这个?”

  “对啊!”

  “只有这个?”狐之助不死心地问道,看上去更绝望了。

  夜兔点点头。

  “可、可是……同一批次的狐之助都是一个声音啊!”狐之助欲哭无泪,恨不得一声狐鸣表示愤慨。

  气氛突然尴尬。

  一人一狐对视良久,看着神色悲愤的狐之助,夜兔摆出一脸正色:“这是英明机智的诈术。”

  “……”狐之助死鱼眼。

  呸!不要脸!



ps.

夜兔:我就是这么机智!

狐之助:我居然被这种智商给骗了???


评论(23)
热度(188)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