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三十四章

 至于扔御守这件事情会不会说出去……这当然不是夜兔说了算的。莺丸只是对这夜兔露出了一个温柔善良、风姿端然的微笑,然后就当着屋里等着的各位付丧神的面,原原本本、仔仔细细地把今晚的事情讲了一遍。

  莺丸言辞达意毫不夸张,可一边的夜兔却听得越发坐立不安、面上发热。果然有些事情自己做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听一下旁观者者的转述就觉得中二得不行。

  本丸里本来等得十分心焦的付丧神们,听完描述后面色都有点复杂。

  “蠢货。”先打破沉默的是宗三左文字,他微微仰着头,鸳鸯目中尽是满满的嫌弃与嘲讽“愚蠢的人类里你也是佼佼者了。”

  夜兔被宗三左文字这么一说尚且有些不服气。

  他哪里蠢了?好吧,可能是有些蠢吧,也没有到需要连说两遍的程度啊?

  青年刚要张口辩驳,就看见牵着宗三左文字手的、平时沉默面瘫却诚实正直的小夜左文字,一脸认真地默默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连你都这么觉得了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夜兔还没有从来自小夜左文字的会心一击中回过神来,一期一振就带着自己一串弟弟从夜兔身边走了出去,经过夜兔的时候还不忘用自己的身体把夜兔和弟弟们隔开。

  “至于吗?我是在自己本丸里没事儿动手打短胁的人吗?”夜兔对一期一振这种过度保护的样子实在看不过去。

  一期一振一听这话眉头皱起肩背紧绷,回身正对着夜兔,手下意识地放在了腰间的剑上,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母猫,条件反射般炸起了毛。

  夜兔看着这个架势,敏锐的感觉到自己郁闷的心情似乎终于可能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发泄口,于是变本加厉地挑衅道:“时之政府也太不人道了,连个心理医生都不给配吗?要不要我给你打个报告申请一下?实在没有医生其实我觉得也可以以毒攻毒的!”

  说完这句“以毒攻毒”,不仅是站在夜兔身边的歌仙兼定,连还没来得及走出去的厚藤四郎都用那双看上去强硬的三白眼怜悯地看了一眼夜兔。

  一期一振收回盯着夜兔的目光,叹了口气,那身防备的倒刺消了下去,轻轻伸手拍了拍厚藤四郎的背后:“别看了,听说智商会传染。”

  “……”突然被嘲讽了智商的夜兔眼睁睁看着一期一振跟着短胁们出去,速度快的似乎连个背影都不想留给他。

  就在夜兔苦苦思考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导致平时最爱和他针锋相对的一期一振都懒得理他的时候,就听见“嗒”的一声,抬头就看见歌仙兼定关上了大广间的门。

  从里面关上的。

  “我们想和您谈谈今晚的事情。”歌仙兼定回过身迎上夜兔的目光,笑得温文尔雅。

  青年回头看去,原来刚才那一会儿的功夫屋里的付丧神们走得飞快,只剩下三日月宗近、小狐丸、莺丸、山伏国广、烛台切光忠和笑面青江几个人还坐在原处,看上去丝毫没有移动的打算。几人神情各异、举止不同,但却都目光深沉地看着夜兔。

  这熟悉的配方,瞬间就让青年想起了以前妈妈找他“谈心”的恐怖。

  到底是心虚的夜兔默默找了个地方坐好,浑身上下都透露出“虽然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但是我简直十分乖巧“的气息,陪着笑看眼前的几个刃。

  “那个什么,其实我刚才有反省的,”夜兔抢先开口,多年和老妈斗智斗勇的经验沉痛地告知他无论如何还是先认个错比较好“反省出来这么几条,我一一给你们说啊!”

  管他反没反省,先编出几条表明态度啊!

  “不用了。”三日月宗近惯来就是一副秀雅风姿,即使是默然不语时也常让人觉得眉眼含笑,此时更是毫不吝啬地对夜兔露出个洒脱笑容。

  夜兔还没来得及找到合适的词语感叹一下眼前天下五剑最美的颜色,就看见三日月宗近拔出刀向他劈来。

  “你们这是打算上来就家暴吗?”青年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后又笑起来“这处理方式……怎么这么贴心!”

  三日月宗近是把好刀,但是由于太过珍稀,前面那个小少爷宁可把人留在桌边当个摆件,也不肯把放出去打打杀杀。这人现在这点练度,还是生擒了小少爷之后跟着其他付丧神出阵得来的。所以这屋里这群付丧神里,数他最弱。

  三日月宗近心里也清楚这一点,虽然倾尽全力却也不恋战。夜兔一边应对在三日月宗近,一边在心里计算着屋里所有付丧神的战力。

  要是这些付丧神一起上,那他立马转身就跑。不过现在看起来但是车轮战的意思,夜兔心里只有快意,倒也不虚。

  三日月宗近没能撑上多久,就落了一身的伤,笑面青江见状看准时机接替了三日月宗近。几个付丧神先是轮番上阵,战力越来越高,咬得越来越紧。夜兔渐入佳境,对面除了练度较高的各位轮流对抗,三日月宗近和笑面青江这种练度不高的也会协助策应,得手就走。时间一长,就算是夜兔再打起架来不要命,也逐渐落了下风。

  等夜兔终于体力不支地靠在柱子上,付丧神们也就停止了攻击。

  “需要我们送您回去休息吗?”歌仙兼定抬起残破的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几个呼吸之间再开口又是一副温柔语气,还顺手拉住了仍然想要抽空攻击的笑面青江。

  “不打了?”夜兔虽然眼看着就要落败,但终究是好不容易才能打得如此爽快,仍是不可放手。

  “不打了。”烛台切光忠扶住夜兔,隔着薄薄的布料清晰地感受到手下异常的温热。

  “哦。”夜兔苦着脸,他是鲜少被人打得这么狠的,此时心里判断出付丧神们没有趁他病要他命的心思,直接没骨头似的倚靠在烛台切光忠身上“那我回去睡了啊!要谈什么都等我睡醒再说。”

  烛台切光忠皱着眉头,哭笑不得地在夜兔耳边轻声说:“这不都谈完了吗?”

  夜兔抬头一脸懵。

  “我说什么来着?就他这样,你们还指望他能自行领悟?”笑面青江一手撩开自己的刘海,一只猩红鬼目看上去森冷阴厉,一只金瞳却显得意气风发。

  “……你们今晚够了啊!”这样一波接一波的鄙视是商量好的吗?就不能分期分批吗?

  几个付丧神相互看了看,大摇大摆地离开,只剩下烛台切光忠一个人副这夜兔回到了主楼。

  “还要抱枕吗?”在一楼的楼梯前,烛台切光忠冷不丁问道。

  战斗状态还没有退干净的夜兔无所畏惧:“要啊!”



PS.

诈尸表示没有坑

但是渣作者这条咸鱼已经跪了ORZ


评论(51)
热度(192)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