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气愤之下的碎碎念,关于“洁”

没更新还上来叨叨怕不是要被大家打死ORZ

但是早就TM想吐槽了,简直不吐不快。

估计会掉粉但是来啊快活啊!

 

  首先要声明一点,我是个攻控。你们说这年头要不是个攻控谁写主攻文啊对不对?但实际上我不觉得是不是攻控与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有半毛钱关系。

  大家都知道主攻文挺少的,所以有的时候实在没粮了,主受文我也看。我其实一直挺杂食的,一切以文笔情节为主要,没什么太过显著的雷点。

  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从初中开始看耽美文,现在也好多年了。最开始看耽美文的时候,耽美的受众还没有这么广泛,总之就是太太少、粮少、网站少,但是可能就因为这样生存空间小,所以写的好的人真的一点都不少。讲真那时候腐女总数不多,脑残也少。

  而且我觉得那时候有一些耽美文比现在更像耽美文。

  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曾经仔细回忆过自己是怎么一脚踏入腐坑再也爬不上来的,后来总结的原因其实挺无奈的。我初中那个时候,网络小说本来就没有现在这么多,大部分言情小说里都是雅典娜式女主角。

  所谓“雅典娜式女主角”是我很小的时候看完圣斗士星矢之后的感想,就是那种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大家都喜欢她,她永远有各种原因做下各种蠢事把自己和其他人陷入险境,虽然世界少了她就太平了但是她就是能坑死很多机智的好人、然后笑到最后还有一群人前赴后继的安慰她、原谅她。

  大概就是广泛意义上的玛丽苏。

  那个时候想找一个类似于《凤囚凰》里那样水平的女主都不是很好找啊!

  相比之下,耽美文里就好的多,可能是因为两个男人谈恋爱的关系,几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规避了人们传统观念里固有的两性之间地位、力量、社会分工的强弱分配对比,而是侧重两个平等主体间彼此独立、势均力敌、相互扶持的爱情观念,这大概是当年耽美文吸引我的地方。

  讲真那时候真的很少出现现在一些耽美文只要描写受的“他”换成“她”就变成言情文毫无压力的情况。

  而近几年我非常不能忍受一点,就是有人关于“洁“的问题。反正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会有一部分人把”洁“当成一种要求,要求受要求攻,甚至有以”不洁“作为理由要求换攻换受的。

  而且完全不管角色所处的时代背景、年龄、社会阶层是否可能,也不管故事的背景是否应然,反正就是要求必须“洁”。

  在这里我们先不讨论“一次遇真爱”这种社会玄学是否存在的哲学问题。我就想知道有些为了迎合这种奇异的“风向”而出现的那些文章里一个古代架空背景三十岁还是处男的男人,或者明明是一些古代传统服务行业里呆了好多年还硬是靠下药啊等等各种不合理手段“洁”的男人,大家不觉得用力过猛十分奇怪吗?

  至于吗?

  首先我从根本上不认为“洁”这是个应该具有的评价角色的标准。换句话说,我完全不认为是否有过性行为是一个评价任何一个虚拟角色或者实际存在的人类的应然标准。更进一步说,我认为用“洁”这个字用来区分角色是否有过性经历时,非常令人恶心。

  讲句非常不客气的话,我认为用是否有过性行为来衡量一个角色,是对角色的侮辱。能把一个角色是否有性经验作为雷点(或者萌点),就像现实生活中具有处女情结的男女一样令人讨厌。请不要说这是两回事,因为只要任何具有正常理智的人稍微想一下都知道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别。

  直到现在都习惯性把传统意义上的“贞洁”作为对人们观念中在伴侣关系中“应该“处于弱势的一方(女生或者受)的要求和价值评判,看来大清不仅没亡,甚至发展壮大到想给一部分少数性向的男人也按上一层膜。

  真是好棒棒。

  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文偏好,可以有自己诡异的雷点萌点。如果这部分人就是觉得故事中的角色有过性经历看不下去,当然可以自行离开。这就好像有人就是不接受同性恋,有人就是有处女情结一样,这是个人选择问题,只要这部分人没有因此影响到别人,那么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进行评判。

  但是要求作者在文案对这种可笑的雷点进行标注,不标注就好像作者发生了失误对不起这部分人,并且让他们吃了多大亏一样,这种理所应当的态度真的算是“没有影响到别人”吗?

  我认为在读文前要求作者告知角色是不是“洁”,就相当于你认识个朋友之前要求他父母告诉你他是不是处一样。可能有些父母为了推销自己的孩子会笑嘻嘻的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还是会有一大部分父母想要打死你。

  总而言之,作者提示是为了双方的愉悦好意为之,但绝不对任何人任何雷点了如指掌、全权负责。

  而且仅就个人而言,一些有关于最基本道德理念的事情,就不要披个外衣理直气壮的惹人发笑了。

  辣眼睛。

  


评论(35)
热度(117)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