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三十三章

  川柏并不慌乱,只是重又坐直了身体,只手推了推眼镜。

  夜兔盘腿坐着,怀中抱伞,以手支颊:“你看起来并不惊讶啊?”

  “要是一个被暗堕刀控制的审神者还能这么轻松自如地出来赴一个没有任何交集的邻居的邀约,我才应该感到惊讶吧?”

  “那你为什么还要问一句?”

  “先问为敬嘛!”川柏说得毫无心理负担。

  “……说得好有道理。”夜兔笑了起来,一双眼睛好像闪着光“那问完了呢?”

  川柏极快地皱了一下眉头,食指在茶杯杯壁上摩挲几下,圆形的眼镜镜片在他微微低头的时候稍稍遮挡了一点他的眼神:“你就这么有自信?”

  “其实我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装傻混过去算了,但是看你这样子不像是无的放矢啊?我究竟是哪里出现了纰漏?”面对川柏如同小说里正义主角一样的整体感觉,夜兔认为自己此时应该露出配合着露出一个属于反派的“邪魅一笑”来应应景。

  “……”川柏好像是被这可怕的“邪魅一笑”惊了一下,才不可置信地小声低吼道:“你家本丸今天都差点崩了,怨气冲天瘴气横生,我坐在家里都察觉到了不对,你居然还问我哪里出了纰漏!”

  夜兔迷茫地看着川柏,虽说听不太懂他到底在说什么,但却听明白自己装逼失败了。

  夜兔在心里臊得不行,硬是绷着一张正经脸,假装刚才的对话没有发生,继续说道:“……既然你都让近侍刀带人埋伏在屋外了,我隐瞒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不如试试水。再说我实在不认为暗黑本丸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不隐瞒他们的存在,我认为是理应做到的事情。”

  川柏用怀疑的眼神审视着夜兔:“虽说这番话说得不错,倒更是有一种别样的耿直,但是你不会觉得这样就能掩饰你刚才那么奇怪又愚蠢的回答了吧?”

  “你这人烦不烦!”夜兔终于炸了毛,蹭地站了起来“给个台阶下不行啊!”

  川柏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又赶紧压平,只是出声说话的时候仍是带了笑意:“那我问你,你的本丸是暗黑本丸吗?”

  “是啊!”脸还红着的夜兔丝毫没有过脑子,说得简直理直气壮。

  川柏那点子笑意顿时僵在脸上,一时间竟然没有接上话来,和夜兔面面相觑。

  “……怎么了?”隔了好久,还是夜兔看着川柏那副快要被自己噎死的样子于心不忍,出声问了句。

  此时的大广间里已经彻底而诡异地安静了下来。其实从夜兔站起来的时候开始,在场的付丧神们就闭口不言了,莺丸和太郎太刀更是迅速靠近夜兔,面向众人,虽然没有拔刀,却不掩警戒神色。

  所以夜兔那句“是啊”,就在这安静中被所有人听个正着。

  太郎太刀的神色都扭曲了,不断变换后定格在了一种破罐子破摔般的面无表情。

  就连莺丸这种向来告诉别人“不要在意他人看法”的人,此时都有点要听不下去了。

  “……请问就你这样,还谈什么台阶!”川柏都被气笑了,也一下子站起来,手里的茶杯一时没握住,直接掉了下来。

  被子没摔碎,倒是门外多出来一堆付丧神。

  这就尴尬了。

  夜兔一下子笑出声来:“掷杯为号听起来很帅很拉风,但是这个梗是不是也太老套了?更何况这还是个茶杯。就不能结合结合审神者的身份特色吗?”

  川柏的颇为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近侍刀压切长谷部,天知道他根本没有和压切长谷部约定什么“掷杯为号”,而说的是“便宜行事”,估计是压切长谷部大晚上离远了看得也不是特别清楚,以为是自己盛怒之下扔了杯子。

  但这是川柏总不能在这时对夜兔说“我不是……我没有……”,只能反唇相讥:“还敢请教,掷杯为号怎么才能结合审神者的身份特色?”

  夜兔本就是随口一说,被这样问起来反而歪头认真思考了一下才说:“……扔御守?”

  川柏一脸冷漠。

  夜兔笑起来,从怀里摸出两个极御守扔给了太郎太刀和莺丸,自己拿着伞直接就向外冲去。

  敢来赴约,他们三人身上自然都带了可以直接回本丸的符咒,只要离开这个本丸的结界范围,自然就可以发动。

  太郎太刀和莺丸对视一眼,也用最快的速度跟着夜兔向外撤离。

  本来太郎太刀还对要在夜里突围而感到心神紧张,毕竟大太刀在晚上能瞎成什么样他自己深有体会。

  “要是短胁们在他面前可以不用隐藏就好了。”冲出去的同时,这个念头飞快地掠过太郎太刀的心头。

  然后他就没有这个功夫细想了。

  门外还是六个付丧神,标准的夜战配置,除了压切长谷部以外一胁四短。屋内也是六个,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追出来。

  太郎太刀看见夜兔迎面对上压切长谷部,青年打起架来毫不留手的架势很快使得压切长谷部的露出了狂气的笑容,对方也是个审神者这件事丝毫没有影响压切长谷部的战意。巨伞如同刁钻的毒蛇,总能在压切长谷部意想不到的时候咬上他一口。

  很快压切长谷部就有些支撑不住了,夜兔也不恋战,带着太郎太刀和莺丸且战且走。到了战场上夜兔倒也没有了平常珍惜短胁的模样,下手干净果断,就连平野藤四郎的防御也完全不能无伤撑过夜兔的攻击。

  而本丸内又偏偏不能激活刀装。

  本丸内部实际上没有夜战出阵那么昏暗,所以短刀的优势也没有尽数发挥出来,只能尽量不让夜兔打到,拦截得并不轻松。

  在太郎太刀眼中,骁勇善战的审神者神情轻松颇为享受,沉重巨大的武器在他手中轻盈得如同没有重量,却又有着致命的锋利和残忍的高傲。在这座本丸内橙红色灯火和飘落的枫叶的衬托下,青年和他手中的武器都像是要火焰燃烧,带着刺眼的光芒和灼人的温度。

  这大概就是太郎太刀最初的想象中,能使用他的主人的模样。

  “这种心情……是人间所说的喜悦呢?还是悲伤呢?”太郎太刀一边困惑地想着,一抬手就是会心一击。

  他们三人很快就跑了出来,毕竟实际上也没有多远的距离,而对方也摆明了没有再增派人手。

  “所以说他到底是想怎么样啊?”回到本丸的夜兔有些疑惑不解。

  莺丸目不忍视地别过了头,不太忍心告诉他被人打这一顿纯是他自找的。

  更何况说出来这个青年应该会很高兴吧?

  “主人……”太郎太刀目光灼灼,欲言又止。

  “对了莺丸、太郎太刀,跟你们商量件事。”夜兔一脸严肃。

  “扔御守这件事,千万别说出去。”青年细声说道,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太郎太刀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只能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如今这个样子,恐怕再也没有乘白鸟而去的一天了吧。


ps.

坏消息已经有人猜出来了啊ORZ

为了复习两个月之后一个非常难,非常重要,而我基本上已经差不多考不过了的考试,

更新频率大概会降到周更,甚至双周更

周更和双周更是为了表示我活着,或者虽然已经复习死了但是仍然没有弃坑

欢迎各位小天使养肥

取关请随意,感谢各位看到这里,也期待两个月之后能江湖再见

  


评论(29)
热度(210)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