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三十二章

  夜兔看着川柏身后的几位付丧神,在心里一边琢磨着毕竟是到了人家地盘,为了避免被人乱刀砍死是不是应该态度好点能不打就不打,另一边还跃跃欲试觉得被付丧神围攻也是种难得的体验,这趟回去那个神棍交给他的灵符术式他也好想试试,要不然还是直接一点?

  哎呀好犹豫!

  光顾着犹豫的单线程夜兔这下一来在旁人眼里就是标准的少言寡语面瘫脸,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有意为之的疏离高冷。

  “请随我来,茶已经准备好了。”

  川柏看上去云淡风轻,热情好客,夜兔哪里知道对方见他第一眼就已经在心中彻底拉响了警报。

  这川柏和小少爷的不仅本丸相邻,这附近都是同一批的审神者,而且他们俩连搬进本丸的时间也没差几天。川柏清楚地记得当时小少爷搬进来没多久的时候还和机缘巧合和他打过照面,虽说只是彼此点了点头连话都没说上几句还都蒙着护神纸,可是眼下川柏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不对劲。

  眼前这人绝不是他以前见过那位。

  他还记得那是位标准的术士子弟,这类型的人他从小到大没见过一百也见过八十。而眼前这位自称夜兔的审神者,则更像是新实装的刀剑。

  就算气质那些虚的都先不论,光是这身高就对不上。

  隔壁本丸换审神者了?不可能,要是隔壁本丸的审神者死了,灵力动荡崩溃这么大的动静,他一定能在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

  悄无声息偷天换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

  川柏一时间心思急转,什么溯行军的间谍啊、流浪暗堕刀的阴谋啊全都假设到了。  

  就是没想到时之政府这么不要脸。

  两人各怀心思,表面上倒是客客气气。川柏在大广间里摆了茶席,给了自家近侍一个手势,近侍挑了挑眉转身走了出去。

  莺丸和太郎太刀被屋内其他付丧神们拉去饮茶说笑,推拒不得只能暗暗小心,一边游刃有余得和付丧神们拉近关系,一边还要把大部分心神放在夜兔身上。

 眼看着付丧神那边气氛正好,夜兔和川柏两个人却一人捧着一杯茶,相顾无言没话找话。

  “茶挺好。”

  “谢谢。”

  “……是我要谢谢你。”

  “啊那不用谢。”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夜兔倒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尴尬得都要坐不住了,只好去看自家带过来的刀。

  没想到太郎太刀是这么擅长交际的刀啊?所以说平时高冷不多话的样子只是针对自己吗?

  夜兔发现自己今天玻璃心的次数有点多。

  川柏心里也是无奈,他本来就不擅长在陌生人面前侃侃而谈活络气氛的人,跟何况对面坐着的这位看起来也不像是能跟他脾气相合的那一挂。

  谈茶?人家就说了一句茶挺好。

  谈摆设?自己主动说起来感觉像是在炫耀。

  谈和歌?就凭那七扭八歪的回复川柏估计这位审神者连和歌是什么都不太清楚。

  川柏束手,也只能顺着夜兔的视线发呆,一眼就看见了分外和谐的付丧神们,眼睛一亮。

  “这位太郎太刀还真是开朗啊!我家的就完全不这样。”川柏笑着开口。

  “真的吗?”夜兔闻言立刻回过头,饶有兴趣的样子。

  “他不太喜欢热闹,终日带着清冷的神社里,话也不多,要不是有次郎缠着他,我怀疑他什么宴会都不会参加。每次他一说自己离尘世越来越远了的时候,虽然明知不可能,但我总觉得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乘白鸟归去了。”

  川柏的说法让夜兔想起了太郎太刀的刀纹,神社和神鸟,确实不染凡尘得让他们这些人类担心。

  夜兔歪头露出一个笑容:“其实我家太郎太刀平时也挺内向的,今天大概是超水平发挥?”

  “付丧神有了人类的外形后又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就会有各不相同的性格。我认识一位审神者是个年纪小的姑娘,又天性活泼。她的本丸里太郎太刀都来的比较早,一直是她的近侍刀,被她磨得事无巨细都要关心,到了最后就比其他太郎太刀多了几分烟火气。有时候我还真是挺羡慕的啊!”川柏嘴上说着羡慕,却又想到自家的几个常任近侍刀,哪个不是处理琐屑事物的一把好手,还不是因为他也是个百无一用的文弱之人。

  “说起来我其实并不太知道其他本丸里的他们都是什么性格呢……”夜兔想到本丸里个性鲜明的各位,自认为大概也算罕见,于是愉快地和川柏聊起来。

   川柏聊着聊着就觉得不对,努力套话之下简直要惊呆了。

  弟控的一期一振不稀奇,弟控到想要代替弟弟当近侍就过分了。

  自卑敏感不敢逛万屋还躲着大和守安定的加州清光完全无法想象啊!

  我怎么听你说了快十个人了,就没有一个是在正常的性格偏差范围内的呢?

  “你这听着怎么有点像暗黑本丸啊?”川柏勉强笑道,手里的杯子攥的死紧。

“到底什么叫做暗黑本丸啊?”面对这个看起来斯文败类衣冠禽兽,实际上聊起来有问必答又不嫌弃他无知的同僚,夜兔简直要化身蓝猫“审神者论坛上的定义很模糊啊!”

“审神者被杀,本丸一时间受到冲击,很有可能直接崩溃掉!在崩溃前挣脱约束的暗堕付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流浪暗堕刀。”虽说觉得势头有异,川柏还是继续解释道“也有些本丸在这种冲击中幸存,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暗堕本丸,通常都是流浪暗堕刀的据点。”

  “哦哦!”夜兔眼睛都亮了“居然还有这种地方吗!在哪啊?能去吗?”

  川柏失笑:“以前倒是有几个被大家所知的坐标,但是这种不是被废弃了,就是被时之政府剿灭了。现在若是还有这种暗黑本丸剩下,想必也非常隐秘。”

  “可惜了。”夜兔毫不犹豫地说,身上那种“好想去!好感兴趣!”的气场一下子萎了下去。

  川柏皱了皱眉头,状似无意地继续说道:“现在大家通说的暗堕本丸往往是指本丸内有暗堕刀、大多数付丧神沾染暗堕气息或者付丧神多次施行攻击审神者行为的本丸。”

  夜兔正喝着一口茶,听了这话抬起头无辜地眨眨眼。

  刚才那几条标准,他那儿好像全中啊。

  “总体来说这种本丸就已经很危险了,如果放任发展下去很可能出现审神者的伤亡。是以时之政府反复强调如果本丸内出现这种迹象一定要及时申报,迅速采取措施。”川柏话都说到这里也就不再掩饰“

  先是瞟了一眼被其他付丧神拉着完全听不到这边谈话的太郎太刀和莺丸,然后向前微微倾身,极为郑重地直视着夜兔。

  “若有所不便,我愿为君代劳。”端方男子柔声说道,神色坦荡目光坚定。

  直让人如沐春风。

  这要是换个小姑娘,估计现在该脸红了。

  这要是换个深陷暗堕本丸被刃胁迫的小姑娘,说不定就芳心暗许、神女生梦了。

  夜兔在心里默默吐槽了着这种中央空调级的神奇画面,作为一个男性还是有一种微妙的不爽,于是他开口就是:“谢谢啊大兄弟!”

  川柏:“……不用谢,分所应当。“

  “不过不用了啊!我还挺喜欢暗堕本丸的。”夜兔笑眯眯地补完了后半句话。


评论(11)
热度(165)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