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三十一章

  这边夜兔简单粗暴自我意识过剩地解决了突出其来的一时感慨,另一边上门送请帖的六个付丧神也毫不耽搁地回到自家本丸复命。

  “所以总的来说,你们到的时候情况就已经得到了控制?”说话的男子看上去二十五六的年纪,细眉长目,面如傅粉,一眼望上去就是个温文儒雅的白面书生。

  “是的。”压切长谷部坐在男子身边,出阵服还没来得及换,腰间的刀却已经卸了“虽然还有些瘴气,但是过程中一直在被压制。到我们离开的时候,应该已经稳定下来了,至少我们站在近侧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本丸的根基动摇到这个程度,一时稳定下来只怕没什么用处。”男子伸手推了推眼镜“付丧神完全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

  压切长谷部闻言想起那个本丸里一直站在付丧神们最后,神情警惕的“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同在屋子里的一期一振就微微皱着眉头开了口。

  “那把一期一振,应该是已经暗堕了。”粟田口的太刀看上去有些疲累,金色的眸子里少了往日惯有的温和笑意,让人拿不准这是不是物伤其类的方式之一。

  审神者叹息一声,神色反而更加温和起来:“能确定吗?”

  一期一振摇摇头:“同一位付丧神的分灵,虽说由于各自带了召唤自己的审神者的灵力而天差地别,但总归有些底色是相同的。一旦这底色变了,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同一把刀之间多多少少也能有所发觉。我虽然不能看出那位一期一振暗堕了多久、暗堕的程度有多深,但这件事情是不会搞错的。”

  “暗堕刀却没有任何处理,反而站在审神者的身侧吗!这怎么行!”压切长谷部惊异地瞪大了眼睛,他虽然也感觉到那个本丸里的压切长谷部受到了瘴气的影响,但这点侵扰在那种瘴气横行的本丸这也不足为怪,但他万万没想到刚刚和他直面的付丧神中竟然还有暗堕之刃。

  “但是奇怪的是,那位审神者竟然还维护了那位暗堕的一期一振。”一期一振想起对方审神者挡在那把一期一振身前的动作,

  “这么危险的事情,审神者竟然被蒙在鼓里?”压切长谷部这下彻底严肃了起来。

  虽说不是他的审神者就和他毫无干系,但毕竟近在咫尺,万一哪天暗堕刀伤了他的主怎么办。

  “应该不会是完全不知道吧?”男子安抚住压切长谷部,他手里拿着一张纸,这纸看上去竟和那送到隔壁的请帖分毫不差“刀剑的付丧神暗堕要是暗堕,就算不是大开杀戒也总不会是安安静静、自己随便找个角落一声不吭就暗堕的。更何况灵力骤变,夹杂秽气怨气,身为审神者又怎么会一点也察觉不出来呢?”

  “按理说是这样没错……但是主不是认为那个本丸很快就会彻底暗堕吗?”

  这种本丸,哪里还能讲什么常理。

  男子眉目舒缓,带着谨慎怀疑:“以刚才那种状况,眼看着就要暗堕无疑。但是却能在极短的时间里稳定下来,我就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了。现在只要没见到那个本丸的审神者,什么下不了定论的。”

  见到了也不知道能有什么用,好歹安安心,实在看不过去,就报给时之政府。

  后面的话男子默默咽下,免得再给已经紧张兮兮的压切长谷部再添上一把火。

  话音刚落,男子眼前的请帖副本就亮起了金光。

  “倒是快。”男子眼睛一亮,低头去看手里的纸,只看了一眼就抽了抽嘴角。

  就见那副本上歪歪扭扭写了“今晚”两个大字,那字写得还不如他家里没上学的小外甥。

  而且这两个字后面还跟了个不自然的大问号,那问号一看就是写完感叹号后觉得不太好,临时匆忙改成的。

  男子眼角抽了抽,心里的吐槽就跟弹幕似的刷了屏。

  我记得这家本丸的审神者也是个世家的公子啊,这种回复你真的不是在耍我吗!

  品茶这种事情非要定在大晚上,这个时间选的也太不识趣了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你有一腿啊!

  你的本丸都到了看上去就有问题的程度,你为什么还这么理直气壮像是迫不及待要打上门的样子啊!

  “……看不出来这位审神者还挺不拘小节的啊!”最后男子干咳一声,颇有些无奈地对自家近侍说了这么一句。

  这突然之间就定下如此迫近的时间,他连原本打算叫来一起出席的其他审神者都来不及通知。

  不过来的是他的本丸,要害怕也轮不上他。

  夜兔接到了回话,来得倒也痛快。天色已晚,他便没有带着遮光的斗笠,只是仔细挑了一把伞,就带着两个付丧神大摇大摆地进了人家。

  说起来跟他一起来的两个付丧神其实还挺难选的。实力最高的三把暗堕刀首先就被排除出去,要不然估计刚跨进人家大门就得被人打出来。在夜兔面前假装乖巧隐藏实力的一众短胁虽然刚刚漏了点马脚,但是也理所应当地被放在本丸好好呆着。太郎太刀等级高,又是大太刀,自觉地占了一个名额。剩下人自己选了选,最后选出的竟然是平时和夜兔没说过几句话的莺丸。

  “既然是品茶的邀请,总得有个会喝茶的才好。本丸经常喝茶的各位中,莺丸殿的战力最强。”烛台切光忠按着额上的青筋看着夜兔第一次用灵力书写出的回复,实在是觉得丢人也要有个限度。

  暗堕本丸怎么啦?暗堕本丸就不要脸面啦?

  夜兔一边非常不屑地表示烛台切你这可是连太郎太刀一起嫌弃了不怕次郎太刀回头灌你酒吗,一边还是老老实实带上了莺丸。

  三人通过请帖走了传送法阵,直接到了本丸院内。夜兔左右看了看,也不得不感叹都是时之政府统一分配的相同制式的房子,经过审神者们各自一改,立刻就大不相同了。

  这座本丸正是秋夜之景,红叶连绵倒影水中,灯火相映一池锦绣,夜空舒朗繁星璀璨,皓月当空如挂玉盘。

  芝兰玉树般的男子站在阶上,自有一种温和风度。他身后的灯火通明的大广间和英姿勃发的付丧神,使得他在温和之外更显坚定有力。

  “我是这里的审神者,你可以称呼我为川柏。”


ps.

今天有两个消息

按套路当然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为了庆祝晋江2000收藏和LOF1200f

今天三更

我知道自己三观歪、文笔渣、更新慢,一直以来感谢大家的厚爱

坏消息第三更的时候再说吧……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ORZ


评论(9)
热度(157)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