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三十章

夜兔看着门口全副武装的付丧神们,呲牙笑得畅快。天知道这几个月他被那个小少爷纠缠成了什么样子,恨不得天天出门接单赚钱,假装自己人间蒸发。

  这要真是小少爷送上门来的架,他简直要高兴得蹦起来。

  不过就在夜兔微微转动手腕准备攻击的时候,烛台切光忠眼疾手快地按住了夜兔的胳膊。

   夜兔侧过头,就见烛台切光忠眼睛里分明写着“先等等别着急动手“几个大字。

  他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的人吗?是吗??

  夜兔觉得委屈。

  “请问各位是?”歌仙兼定端着笑,一脸的温柔镇定,就好像他身边这一群虎视眈眈的付丧神们都是在本丸闲着没事儿干集体跑来欢迎客人似的。

  对面的六位也虽然眼底面上的警惕之色丝毫不掩,但却也不是上来就要动手的样子,反而在相当仔细地打量着夜兔本丸里的付丧神们。尤其是来敲门的这六个人里面就有一位一期一振,那目光就定在夜兔右手站的一期一振身上,神色严肃眉头紧皱。

  这位一期一振那锐利目光中的嫌恶不喜实在太过分明,让人想忽略都有些困难。而夜兔自己家的那位,仿佛是在这灼灼目光之下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向来冰冷的面瘫脸上竟然罕见地闪过类似于慌乱的情绪。夜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上前半步把一期一振挡在了自己身后。

  “我们是邻近本丸的付丧神,奉审神者之命,特此前来送交请帖。”开口的石切丸,沉稳的御神刀面带微笑,眼含悲悯。

  一听不是来打架的,夜兔立刻没了兴致,转身就想回去,被迅速排成一排挡住门口的短刀们拦住了去路。

  不是来打架的还要我干嘛?

  夜兔表示不解,但是他一向对于孩童外貌的短胁有着格外的宽容和照顾,尤其在这种来客还没走的时候,他也不好直接开口询问,就只好摸摸鼻子,无精打采地站到了一边。

  完全没有看见歌仙兼定递过来的眼色。

  歌仙兼定:“……既然如此,我就代替审神者收下了。”

  两边又客套了一番,只是全程在说话的都是来访的石切丸和本丸的歌仙兼定。对面的小夜左文字时不时偷瞄一下这边的宗三左文字,那神情活像是要扑过来。两把一期一振相互凝视,跟照镜子似的,看起来相当有病。

  夜兔听不懂两人是不是在那慢悠悠的你来我往中藏了什么机锋、做了几多试探,反正他挺无聊的,就伸手拿过了歌仙兼定手里的请帖。惹得好脾气如歌仙兼定也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刚刚让你自己接你不动手,现在闲不住了倒是来抢了。

  “邀请我去品茶?”夜兔只扫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品茶这种事邀请他还不如拿去浇花“没写时间?”

  “主的意思是,时间就由您来选定。”看见正主终于开了腔,对面的压切长谷部尽职尽责地解释起来“选定之后,可以使用灵力书写于请帖之上。”

  “我知道了。”夜兔向他扬了扬手中的请柬,偏头附送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还有什么是吗?”

  “没、没有了。”被这一记直球击中的压切长谷部当机立断地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

  带着这么一大群人怎么出去怎么回来,难免让好战的青年有一种虎头蛇尾的糟心感。他又仔细看了看公式化的请帖,恨不得在上面硬找出点不妥来。

  “所以说他们到底是什么毛病,非要六个人用一副来打架的架势送一张请帖?”夜兔这时开始觉得自己搞不清自己付丧神的心思并不是因为他们多多少少有那么些暗堕的倾向,而是因为付丧神的脑回路就是和他对不上“他们家的审神者也是太会调时候了吧?正说着要多加小心就派人上门?这种睦邻友好的水平真的没问题吗?”

  这番话多少有些无理取闹,人家又没在这里安监控器,怎么就知道你们正在提心吊胆?送请帖的人少了显得不够重视,多了就被怀疑上门挑衅,简直冤死。说不定那六个付丧神敲个门就看见出来一本丸的刃,回去还要向自己的审神者抱怨呢!

  夜兔心里清楚,只是心里不爽免不了嘴上叨叨,可他没想到竟然还真有人接他的话。

  “这个时间也确实太巧了些。”

  “相邻那座本丸的审神者从来不与我们这边接触,甚至曾经几次有邀不应。可是现在竟然主动来邀,是有些古怪。”
  “审神者们第一次相聚,就像在一方本丸,是不是有些自来熟过头了?”

  “只能携带两名付丧神……我记得这个本丸成立的时间和我们差不多,全刀帐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样也太不安全了吧?想要光明正大的围攻吗?”

  夜兔目瞪口呆地看着付丧神们神情严肃,阴谋论一个接着一个,只觉得手里握着的请帖上写得项目不是品茶,而是鸿门宴。

  “等等,你们不至于吧?”夜兔诧异地看着他们。

   没人搭理他。

  “时间还让我们定,这不挺公平的吗?之前不也有时之政府发来的聚会邀请吗?可能现在正好赶上了聚会密集的时候,人家凑个热闹呗!你们是不是现在就开始紧张,是不是有点早?”夜兔皱着眉,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好像就是更闹心了。

  合着你们就调戏我怼我时百无禁忌、厉害得很,换个不相干的人倒是怂成这样?

  宗三左文字就站在夜兔对面,闻言抬起眼帘瞟了夜兔一眼,一双美目满是讽刺:“那我们到什么时候开始紧张才是时机恰好?等那个人想办法回来继续折腾我们的时候,还是时之政府哪天想要剿灭暗堕本丸的时候?”

  “宗三!”歌仙兼定颇为严厉地打断了宗三左文字的话,回头看向夜兔,先是叹了口气,才又问道“您觉得如何?要去吗?”

  夜兔眨眨眼。

  宗三的话、歌仙兼定的叹息、其他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小心翼翼,年轻气盛的青年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一幕如此碍眼。

  他们的利刃化形,钢筋铁骨,不应如此。

  但奈何命运催逼。忍耐没有用处,逃避没有前途。即使做了反叛的决定,仍然不得一日安宁。

  夜兔低下头干咳了几声,觉得自己实在是好没意思。

  都说好了这群付丧神就是他找来打架发泄的、找来对抗日益难以压制的夜兔血脉的牺牲品。

  结果他自己却有事没事感怀于付丧神们的遭遇,像个沉浸在八点档的小姑娘。

  “去!”夜兔毫不犹豫。

  既然这么担心,与其坐等,不如就主动出击,前去探探路。

  要是虚惊一场,就省得这番担惊受怕。

  “等我先去看看怎么回事,你们再来制定计划一二三四五。”青年把伞扛在肩上,竟觉得自己升起一股斗志来。

  要是来者不善……谁给他的胆子打夜兔一族手里东西的主意?嫌手入资源太多了是吧?


ps.

下章隔壁本丸那个是夜兔小伙伴之一

看过以前不负责剧透的小天使们应该一下就能猜出来

么么哒

  


评论(21)
热度(218)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