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二十八章

  本丸的四时之景是可以被审神者们通过灵力在一瞬间强行改变的,但是实际上很少有审神者会经常性地切换时令。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迅速更改一地之境所需要的灵力太过于庞大,所收到的效果也没什么实际意义,所以除了那一小拨灵力深厚的大佬们,其他审神者还是会选择四季轮回自然更替。

  当然审神者们也会偶尔奢侈一把换个景色,比如说为了过个周年纪念日啦、为了给心上刃表个白啊、为了和谁谁谁不可描述啊。

  夜兔显然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作为一个毫无基础又灵力稀薄的小可怜,他到本丸这么久可能连还有这种操作都不知道。

  “已经到了梅雨季节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三日月宗近在一屋子付丧神之中慢悠悠地开口,感叹人生那股子劲儿一听就是上了岁数。

  “这种天气下,总感觉毛都要发霉了。”小狐丸怏怏坐在房门口,怀里抱着鸣狐的狐狸,而藤四郎家的小叔叔则站在不不远处的角落里,看着这两者其乐融融地互相梳毛。

  “可是在这种天气品茶别有一番情趣,是吧歌仙?”莺丸在屋子里摆开茶席,从容的身姿即使在一身配色简单的红色运动服里都显得器宇不凡。

  坐在他对面的歌仙兼定却显然没有莺丸那么好的兴致,虽然也是手捧茶杯,但是却锁着眉头看向连绵不绝的阴云。

  宗三左文字倚在房间的一扇门上,绯色袈裟逶迤顿地,散漫铺开。他瞥眼看了看歌仙兼定这幅忧心忡忡的样子,哼笑一声,曼声说道:“别说什么情趣了,只怕歌仙殿现在连茶的味道都没有品出来吧?喝的时候留点心,别烫了舌头。”

  歌仙兼定闻言并没有生气,而是直接放下了茶杯:“审神者已经离开快三个月了,诸位难道不着急吗?”

  夜兔那天抱着个大箱子,跟眼前出现的几个随意打了声招呼,就按照时之政府给的路径回到了常世。看他那副样子,本丸里的众人还以为他就是临时有事,过两天就能回来,谁知道这一走就是三个月。

  “着什么急,我看他是打算跑路啦!”今剑懒洋洋躺在地上,和藤四郎们一起以形态各异的姿势占据了大广间里大部分地面。

“所以这次是被抛弃吗……这也是迟早该要吃的苦头吧?”石切丸叹息一声,平静的声音沉沉响起,直压在屋内众人心头。

加州清光和山姥切国广分别占了房间最里侧的两个角落,听了这话,分别把自己团成一个红丸子和一个白丸子。

  “这样正好!只要他还能给我们提供灵力,不回来才好呢!”完美混入一地短胁的萤丸蜷缩着侧躺在地上,和他对面的小夜左文字简直形成了完美的对称形态。

  “我们并没有真心承认他的我们的审神者,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实属正常,没什么可抱怨的。”蜂须贺虎彻金灿灿的衣=衣服在阴暗的天光下仍然夺人眼球。

  “那要是各位不着急,那还聚在这里做什么呢?”歌仙兼定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众人试图掩饰的惶惶之心。

  “他之前安排下来的内番早就轮完了,我们这不是闲得没事儿干嘛!再加上这种鬼天气……我们、我们就是来这里睡觉的!”五虎退被他的小老虎淹没,弱弱的童声说着也不知道自己信不信的谎话。

  “这位现在突然离去,万一真要出了什么变故,我们措手不及。”压切长谷部听了半天,终于开了口。

  “那边怎么个说法?”次郎太刀抱着酒壶和日本号对吹,漫不经心的仿佛随口这么一说。

  “他们还能有什么说法?好不容易联系到那群行踪不定的暗堕付丧神,也只说剩下的都要看我们自己。”一期一振看着眼前弟弟们久违的平和景象,总是冰冷的面色稍微软和下来,眼里也多了些柔和神色。他腰背挺直一丝不苟地坐在短胁们的中间,像一个守护地盘里幼崽的野兽。

  “当然要靠我们自己,怎么样也不能把他们放进本丸。”和泉守兼定老老实实当着崛川国广的膝枕,手搭在崛川国广的头发上。崛川国广虽然没有暗堕,但是身上衣的暗堕秽气挥之不去,平时就连本丸里的歌仙兼定、一期一振和宗三左文字都不敢靠得过劲。无论如何,和泉守兼定绝对不会让崛川国广去接近外面的暗堕付丧神。

  “虽说还没到不得不为的时候,但若有必要,也不是不能一试。”大和守安定少女般柔和清丽的脸上笑容满满“不就是暗堕嘛!冲田君一定不会在意的。”

  歌仙兼定严厉地看了大和守安定一眼,淡粉色的唇抿成一线。大和守安定毫不退却与歌仙兼定对视,蓝色的双眸中甚至有些嘲讽意味。

  “他会回来的。”

  房中众人把视线集中到刚刚进门开口的狮子王身上,吓得狮子王一脚又缩了回去。

  “我就是觉得……他没有什么理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走了吧?”狮子王伸手挠了挠自己长长的发尾,在屋内各位暗堕没暗堕的大佬们锐利的视线下完全僵住了“毕竟……我们这儿可以出阵,又有光忠?”

  “锅包肉。”躺在地上的小夜左文字闭着眼睛,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说梦话。

  “那位走之前是吃了一本丸份的锅包肉,可是这没什么联系吧?”烛台切光忠抱臂站在不远处,虽然这么问着但是心里却莫名其妙地这个逻辑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小夜也是这么认为的吗?”宗三左文字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果断倒戈“那一定就是这样的。”

  压切长谷部翻了个白眼,正想开口就听见远远传来一个声音:“刚才有谁说锅包肉吗?”

  宗三左文字赶紧回头看去,就看见夜兔大包小裹背着抱着一身的东西,像个搬家的仓鼠一样就露个头,连打伞都腾不出手的样子,但行动速度却不慢,从发出声音的地方转眼就来到了门边。

  “看看你们,这一地跟下饺子似的,怎么一个个都跟要发霉了一样。”夜兔把手里的东西粗暴地扔在地上,一个箱子没放好被摔开来,骨碌碌滚了一地颜色各异的巨伞“唉呀妈呀可是沉死我了。”

  夜兔的突然出现让各家的保护者们毫无准备,各自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戒备着。地上本来就没睡着的短胁们姿势一个比一个自然、演得一个比一个入戏,全都是一副“我已经睡了你看不见我“的样子。

  “您真是离开了许久呢。”小狐丸先开了口“要来帮我梳毛吗?”

  “不了,回来晚是因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啊!”夜兔就在门口盘腿坐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个苹果,边吃边说“我让狐之助给你们传信了啊!”

  “除了你接受本丸的那天,我们已经许久没有见过狐之助了。”大和守安定一手托着腮,用一种正常人见到可爱动物的声音继续说道“下次见到,就首落吧!”

  “行啊,我也觉得它没啥大用了。”夜兔点点头“对了啊,这次耽误我回来这几件事,好像还真都和你们有点关系,要不要听听看?”

  “既然你已经决定要说,何必还假惺惺地问我们的意见呢?”一期一振恨不得能一瞬间把弟弟们隐身了,或者赶紧把夜兔赶开。

  夜兔不理他,不紧不慢捡着地上的武器伞,温柔的样子像是在捡地上的珍宝。

  “我这不是觉得你们应该会感兴趣嘛!”夜兔笑得可开心了,一脸吃瓜群众等戏看时那种不嫌事大的兴奋表情。

  “你们的前任审神者找到了我,意思是要给你们赎身,那开得价格,简直了!


ps.

我突然想要红白丸子cp(并不)

夜兔终于能带着刀子们走出本丸怼天怼地了(那又怎么样最后不还是虐在自己人手里)



评论(29)
热度(265)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