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二十七章

 夜兔醒来时心情甚好。任是谁在酣畅淋漓的沉眠之后发现自己伤痛皆无、神清气爽都会感受到幸福。

  青年闭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嘴里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呢喃,蹭了蹭怀中光滑健硕的胸膛,决定趁着迷糊又安心的劲头再次拜入回笼觉的邪教。

  等等,光滑健硕的胸膛?

  夜兔一个机灵就清醒了过来。

  “烛台切……”夜兔咽了咽口水,刚睡醒的声音尚且有些嘶哑。他僵直着身子,感受到自己整个人像是张膏药一样糊在烛台切光忠身上,双手搂着烛台切光忠肌理分明的窄腰,头也贴在对方的胸前,最要命的是双腿还夹着烛台切的右腿大腿,至于其他的会在早上比较精神的部位就有点不太方便描述了。

  夜兔本就有限又因为晨醒而减了一半的脑容量在这个情景下完全卡死了。

  烛台切光忠看着青年脸上大大的“懵逼”,金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促狭之意,俯视着当机的夜兔就是不肯出声,还故意伸手去试试夜兔额头的温度。

  “额……啊……那个……”夜兔结结巴巴就是说不出一句正经话,左看右看就是不肯看烛台切光忠的正脸。

  “看来您已经完全好了。”烛台切动了动被夜兔夹住的右腿,夜兔立刻像是被上了发条的玩具汽车一样往后一弹,放开了烛台切光忠。

  “我睡了多久?”夜兔坐在床沿上,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舌头。

  “四天。”烛台切光忠从容地从床上下来“先是高热不退,紧接着就像动物陷入冬眠一样,体温低心跳缓,看着怪吓人的。”

  “你、你千万别跟我讲,这四天你就一直被我这么抱着!”夜兔心虚气短。

  烛台切光忠顺手拉开窗帘,阳光霎时间射进屋子里,把他笼罩进去。

  “要不然怎么说是精怪呢!真他娘的好看!”夜兔心头下意识掠过这样一个念头,随后就开始唾弃自己的颜狗基因“作!睡之前刚作完,睡醒了还管不住自己!”

  烛台切回身就看见夜兔低着头,一副和自己怄气的纠结模样。

  “明明就是个想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家伙。能觉得他是个做戏的高手,我也是昏了头了。”烛台切光忠摇了摇头,这才露出了一个真实的浅笑。

  “当然没有。”烛台切光忠心情不错,放过了眼前的审神者“不过这四天中间,我一直呆在二楼不曾下去。说实话,您的情况实在令人担忧。”

  “那你这四天都没有吃东西是不是饿坏了?”夜兔闻言跳起来,一手拽住烛台切光忠。

  “付丧神不进食也可以存活,更何况还有一楼的近侍照应,饿不着我的。”烛台切光忠说话间跟着夜兔走向楼下。

  一楼近侍房里端坐的付丧神正是一期一振。

  “今天的近侍是你吗?”夜兔皱皱眉,走到房间内的告示板上查看了一下近侍的排班表,发现果然和自己印象中的一样,今天应该轮到厚藤四郎。

  “我的弟弟今天身体不适,就由我来代替弟弟担任近侍。”一期一振面容严肃,眼神冰冷。

  “以后轮到你弟弟担任近侍的时候,我是不是都只能看见你了?”夜兔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弟控成你这样要是放在常世都容易找不着老婆你知道吗?”

  一期一振不说话,只是抬头看着夜兔。

  夜兔说完又自己瞅了瞅一期一振,撇了撇嘴:“当我没说,你这种长相,无论有什么毛病应该都会有人追着想要和你生猴子的。”

  一期一振闻言神色更冷,讥讽道:“这就不劳审神者费心了。倒是您,就算是欲壑难填也请量力而行,折腾得发烧生病四天下不来床什么的,吃相也太难看了些。就算我们不体谅光忠辛苦劳累,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情,时之政府少不得要算在我们头上。”

  夜兔目瞪口呆,有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等等,我没有……我不是……”

  一期一振一声嗤笑,冷眼看着夜兔手足无措:“得了吧,我没有指责你们这种人的意思,只不过做出的事遮遮掩掩的只会让人觉得更加恶心。”

  夜兔百口莫辩,回头去看烛台切光忠,伞都抄起来了:“你在我睡着的时候就是这么和他们说的?看不出来啊,很可以嘛我的咪酱。”

  烛台切光忠一脸的无可奈何:“我可什么都没说,使他们自己结合实际情况分析的吧。”

  “实际情况?见鬼的实际情况!”夜兔咬牙切齿,心里觉得委屈极了。

  偏偏一期一振坐在那里不仅是一副看渣滓的轻蔑神情,更添了浓重嘲讽。

  “审神者大人,”烛台切光忠眼看着炸了毛的兔子和毫无退缩之意的一期一振互不相让,剑拔弩张“睡了这么久,你应该是饿了吧,我去给您做点吃的吧!”

  夜兔听见这话怒从中来。想用一点吃的就转移我的注意力,你真当我这么好糊弄的吗!烛台切光忠,我在你眼中就是这种人吗!

  “吃什么!”

  一期一振摇头,这人没得救了。

  “给你。”一期一振言简意赅,扔过去一张纸。

  薄纸破空的声音有如利刃飞来,夜兔只一伸手就将纸夹在了食指和中指之间。

  “审神者聚会?”夜兔粗略扫了一眼“我谁也不认识,怎么会有人给我发邀请?”

  “这种聚会是由时之政府定期举办的,会按照本丸所在的位置发给审神者,但并不强制审神者们参加。”烛台切光忠一边引着夜兔往外走,一面耐心地向他解释道“其实这种聚会没有多少审神者会参加的,就算有人去也大都是些刚入职,本身又没什么人际关系的新手审神者。比这种聚会更常见的是审神者们私人间的聚会。只要得到对方审神者的明确允许,就可以像直达万屋一样到达对方本丸。”
  私人聚会吗……夜兔突然想起小少爷留下的视频里笑闹起哄的背景音。

  “那这样难道不会很不安全吗?”

  “就像合战场会排斥没带付丧神的审神者进入一样,得到允许的审神者自己理论上可以随时出入对方的本丸,但是如果要带着自家的付丧神就需要另外的许可了。”烛台切光忠似乎没有想到什么多余的往事,对夜兔解释得耐心细致“您要去参加吗?这种聚会虽说是审神者之间的,但是建议您还是带着自己的付丧神。”

  “再说吧,我要回一次常世,也不知道得几天。要是我回来的时候来得及,那就去一下喽。”夜兔无可无不可,他是来打架的又不是来交朋友的。

  “比起这个,等吃完饭光忠我们还是来打一架吧。”夜兔笑眯眯地转起手中巨伞。

  “为什么?”烛台切光忠一脸惊诧。

  “因为刚才我们路过了两把大太刀、两把太刀,三个打刀还有好几个短胁,他们全部都、对我笑得、很微妙啊!”

  烛台切光忠环顾四周,就看见几个被抓了现行的闲刃一副事不关己的作态,觉得这波队友啊……真是坑。


ps.

烛台切:你还没等放下碗就像打厨子!

夜兔:还能为什么呀,打赢了你你就是我的抱枕啦~

评论(38)
热度(254)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