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A pirate’s life

个人向絮絮叨叨的观后感

尽量不带cp脑(但是做不到啊啊啊)

含有大量剧透

 

  

  坦白说我很少会去电影院反复刷同一个电影,因为如果是看个热闹那么一遍就已经足够,如果是想要好好体会不如买个蓝光碟自己一段一段的磕。

  但是眼看着有点虚的票房,为了能看见加勒比的下一部,还是连着刷了几场,于是就有些小小的感想。

  杰克船长这一次的登场不再是把一艘破烂小船踩出千吨巨轮回身却还要自己手动舀水,也不再是一枪打死海鸟从棺材里惊坐而起邀尸伴游,但依然风骚又独特,醉倒在象征着“现代化”的银行保险箱里成堆的金银上,还带着门外长官衣衫不整的太太。

  很好,这很斯派洛。

  但是很快,我们就能轻而易举地发现,这个Captain Jack Sparrow,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他惯来摇摇晃晃的风骚走位感觉有些迟钝勉强,像是宿醉未醒,又像是漫不经心。

  直到所有船员都弃他而去,孤身一人的杰克船长正面朝地倒在泥水中的时候,我才不得不承认刚才心里隐约的猜想,这一部里的船长已经老了。

  那个曾经一发火炮折了贝克特的主桅,荡着绳子把自己送回黑珍珠,然后稳稳倚靠在船灯上吐槽没有朗姆酒的杰克船长,如今竟站不稳一道短短的矮墙。

  世间最惹人叹息之事,莫过于美人迟暮、英雄老矣。

  然而迪士尼非常厚待船长,或者说善待观众,连对杰克老态的表现和处理,也尽量显得有趣而非可悲。

  但掩藏并不能改变事实,杰克船长前所未有的颓唐让人揪心。他曾经无数次被各种各样的凶悍敌人围追堵截,也曾经无数次身陷囹圄,更曾经无数次直面死神,所以他经常显得落魄又狼狈。但是这种狼狈中总是带有一种四海为家载酒行的洒脱,远不同于加五至此展现给我们的船长的困境。

  这或许对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来说,也是未知的艰难局面。

  当他一身泥水走进脏乱的小酒馆时,柜台后面一脸凶相的老板一定想不到,这个没钱还想蹭瓶酒喝的无赖就是那个Jack Sparrow。

  私以为当时的杰克船长手里其实未必只有罗盘能拿来换酒。毕竟他还有一身叮当作响的杂乱饰品,还有一个看起来还算不错的船长帽,最不济,还有刚才背着船员们私藏下来的金库里最后一枚金币。

  他只是第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罗盘,而那罗盘的象征的东西在那一刻对他来讲又太沉重。

  这个罗盘象征着什么呢?

  其实我觉得整个加五都在解释这个问题。

  年少的Jack Sparrow在这个罗盘的指引下打败了海上屠夫萨拉查,也在罗盘的帮助下获得了船员的拥戴。从他拿到这个罗盘的那一天开始才能骄傲地向整个世界、向世界上的任何人宣布:他是Captain Jack Sparrow。

  然而此时,一个垂垂老矣,失去了船,也失去了船员信赖的船长,要一个在他手上永远不会指向金银财宝的罗盘来干什么呢?

  不如换上一瓶酒,大口饮下忘烦忧。

  此时的杰克船长像是一只在海洋和陆地间犹豫不决的海鸟,还正赶上走背运的那一天。

  私认为此时的杰克其实是没有信心的,他对自己是否还能重新扬帆起航产生了怀疑,所以带着些赌气意味地放弃了跟随他大半生的罗盘。

  这里第一次出现了这句私以为是整部电影灵魂所在的台词“A pirate’s life”。

  杰克船长从来不是一个英雄。

  他是个海盗。

  一个传奇式的海盗船长,有着传说中海盗一闪即逝的优点,更有着海盗一切为人诟病的恶习。

  他是骗子,酒鬼,赌徒,背叛者。

  在漂泊一生历经所有之后,孑然一身一文不名,把所有曾经重于性命的珍宝拿去换些微薄的钱财,用在酒水或者妓女身上,最后成为某个不知名的脏乱小巷里的无名尸体,这是海盗的宿命。

  如果被背叛的罗盘没有让萨拉查离开魔鬼三角洲,杰克船长没有因为背叛罗盘又一次遇见性命危机,那么或许杰克船长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振作起来重返海洋,但是一定没有这么快。

  所以可以说,杰克释放了萨拉查,萨拉查也释放了杰克。

  但是影片至此,杰克船长的背运显然还没有结束。用罗盘换来的劣酒还没来得及入喉,就被一枪打成了碎片。

  进监狱对杰克船长来说家常便饭,逃跑计划也轻车熟路。

  只是没想到,随手一捞就捞到了特纳家的儿子,这个熊孩子还给他带来了海上屠夫的口信。

  年轻的小特纳鲜嫩得能掐出水来,和他老爸还在皇家港当铁匠的时候一样的天真纯良又倔强坚定,也是那样隔着监狱的栅栏和杰克讲话。

  相似的情景被命运再一次展现在杰克船长眼前,讽刺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但好歹小特纳跟他老爸一样劫得一手好法场,不仅又一次让杰克船长化险为夷,还一次性打包走了自己的未来情缘。

 特琳娜和伊丽沙白,一个是无父无母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本身,聪慧优异到被同时代的愚民指认为女巫的科学先驱,一个是千金小姐却身有反骨心怀叛逆,在向往海盗的这条她所选择的道路上一去不返最后如愿以偿的海盗大帝。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人不可能与特纳家的男人相爱,因为他们血管中流淌着海盗的血。

  巴博萨的出场也十分有意思,装潢豪奢的船长室、精致丰盛的小点心、悦耳动听的小提琴和制作精良的新假腿,就是不知道这个镶满了金色花纹的高档假肢里是不是还装着满满的朗姆酒。这个比杰克还大上二十岁的海盗头子早在十多年前就宣称自己是个“上了年纪的人”,但这可没耽误他在海上称王称霸,甚至从一艘船的船长变成了一个舰队的总指挥。

  他迈进女巫的大门,在女巫似是而非的问题里选定了自己的宿命。他和死人做交易,面对因变成鬼魂而加倍凶悍的海上屠夫时告诉船员不要惊慌。他阴了萨拉查,再一次和老对头合作去折腾三叉戟。他找到了他的珍宝,原来他曾经有一个家,北方最明亮的星座被他纹在手臂上,日日夜夜为他照亮归途。

  他最后葬身于万丈惊涛之中,被劈开而又合上的海水如同悬崖崩裂,成为又一个海盗的墓穴。

  而这一天,正如他所言,就是他精彩绝伦、充斥着风浪与鲜血的海盗生涯所追求的一天。

  面对这位和自己打了一辈子对手戏的大副的终局,杰克船长在影片中又一次说了这句“A pirate’s life”。

  为了守护自己的珍宝,勇敢无畏地长眠于海底。

  一首一尾,完全不同的两种命运,却毫无疑问地都是海盗的宿命。

  三叉戟被打破,海上的诅咒尽皆消。特纳上了岸和伊丽莎白团聚,小特纳也有了一位姓巴博萨的爱人。

  至于萨拉查,这个杰克船长传奇生涯的开始,再一次开启了杰克船长的传奇中新的篇章。

  我不喜欢萨拉查这个人物,演员再帅也不行。我本人是个反派控,大多数情况下都为各位反派摇旗呐喊,但是萨拉查这个角色,真的没让我觉得有任何魅力可言。

  说好的不杀人只杀海盗,但是好好的英国海军船他说打就打。这或许能解释为被诅咒多年原则早就没了,谁挡着他追杰克就杀谁,毕竟连半个脑子都没有了,总不能要求他思路清晰。从他的叙述中,杰克船长是他临死前的执念,那种执着与疯狂也不难理解。但是当诅咒消失,重返人世,身为船长的萨拉查置与他同甘共苦、追随他至此的所有船员于不顾,让我瞬间就厌恶起这个曾经的西班牙海军军官。巴博萨和杰克都是臭名昭著的海盗,但是在第四部巴博萨告知杰克黑珍珠沉了(实际上是被黑胡子夺走了)的时候,杰克愤怒指责巴博萨“如果船沉了,你应该和它一起沉亡“,而巴博萨并没有反驳。贝克特本质上是个冷酷无情阴险狡诈的奸商,他面对突如其来的形势逆转甚至忘了下令反击,但是在船员都能弃船而逃的时候,他选择留在船上和它共存亡。而萨拉查,却留下一个连头都不曾回的背影给一直在呼唤他的船员,影片里一直在他身后的他的大副甚至失望到不再追逐他的背影,站在原地接受死神的降临。

  在那种情势下,他已经不能给他的船员们指出一条绝地求生之路,却连与他们共死的念头都没有生出。萨拉查的选择,可能是每个正常人如你我的选择,但这就使他与电影中其他人相形见绌。

 杰克船长最终拿回了他心心念念的黑珍珠,好好嫌弃了特纳一家的幸福,扬言要去天边赴一个约会,肩上还多了一只奸诈狡猾的小猴子。

  这时候的杰克船长终于重新变回了我们所熟悉的那个迷人的Captain Jack Sparrow,踩着风骚的小碎步,手里拿着他的罗盘,扬起风帆向着大海和自由。

  对杰克船长来说,一切都刚刚好,完美得像最好的朗姆酒。

  正因如此,我非常矛盾地希望加勒比海盗系列永不落幕,也希望它就此终结。

  可能会有一天,杰克船长会像小特纳在海军军船上的狱友所言,死在某个名字拗口的偏远小岛,连个墓碑也没有。然后海上会流传起这样的小道消息,说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把他毕生宝藏埋藏在这里或那里,吸引一批又一批海盗一探究竟。

  也可能终有一日,杰克船长会和他的黑珍珠一起沉入水底,葬身鱼腹。但是他的传奇会一直一直流传于加勒比海深蓝的海水之上,永不停息。

  Thatis a pirate’s life. 


评论(6)
热度(78)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