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关于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1. 私设如山,人物OOC。
  2. 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不能接受以上注意事项或者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迅速撤离么么哒~~



  第二十三章

  太郎太刀一直清楚地明白自己是一把没用的刀。

  他原本的刀身过于高大,几乎没有人可以使用,而不能被使用的刀,和不存在于世又有什么差别呢?所以他只能被一直高高供奉于神台之上,超脱凡尘,眼看着尘世之中战火方熄,烽烟又起。

  那些始终充斥双耳的战鼓嘶吼,那些日夜现于眼前的鲜血烟尘。那些功亏一篑大业垂成,那些一战功成江山初定。

  合在一起,大抵就是他一直、一直注视着的人间。

  没人在乎一把大得过分的神刀是否愿意放下那份隐含慈悲的端庄冷漠,作为一把利器踏上战场。

  当他被以付丧神的形态召唤出来的时候,他其实相当高兴。

  没有人类可以使用的话,那他自己握住刀柄就可以了吧?

  这样一来,他大概就能从体格的束缚中走出来,真正的作为一把刀剑而派上用场。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确实握住了自己的刀柄,但是却远远不能自由。

  人类的贪婪和残缺,在以往漫长的岁月中从来没有在御神刀的心里略过任何一丝阴影。直到他与其直面,才明白其可怖更胜夜叉恶鬼,可悲又甚蝼蚁微尘。

  他的软肋,只有一个熟悉世间种种人心险恶,甚至有能力反过来照顾他的弟弟,尚且心染污秽,难以自持。

  在受辱和挣扎之余,太郎太刀越发知晓,他曾经期待的被人使用,应该是永远不会实现了。

  但是即使如此,到今天为止,太郎太刀也从来没有如此深刻的感受到自己身为一把武器的无用。

  “把情况告诉我,然后我来想想对策。”刚踏上三方原的战场,遇见第一波溯行军,太郎太刀横刀冲在前面。

  他必须慎之又慎,六把刀中他等级最高,又是大太刀,更是这次的队长。即使新来的审神者就在身侧心思难测虎视眈眈,他也希望可以带着爱染国俊、笑面青江和宗三左文字回去。

  这个本丸里,曾有过很多刀剑背负着审神者的恶意与玩笑踏上战场不得归还,这种死法固然已经是众多不堪中尚算体面的一个,但是太郎太刀仍然觉得难以忍受。

  他见过太过死于战场的英烈豪杰,那些人有着各种各样的际遇或者说宿命,唯独这种因为私欲和恶念的操纵,让人颤栗作呕。

  身为一把惯于神事的御神刀,太郎太刀比谁都清楚现在的本丸,已经承受不了更多同伴的绝望了。

  太郎太刀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选好阵型,余光就看见身侧一道宝蓝色的身影就直直冲了出去。

  ……是夜兔。

  在场的六把刀脚下集体停滞了一下,眼看着特意带了斗笠出来的夜兔挥动着手里朱红色的巨伞一下子把溯行军的短刀拍到了地上。

  地上的敌短如蛇扭曲的骨身不自然地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周身劈啪作响的幽蓝电光像是接触不好的旧灯泡一样闪烁起来。

  “一共就七个人对六个人,选个毛的阵型啊?直接打呀!”

  夜兔一脚踩上敌短,把刚要重新飞起来的敌短踩回了地上,正面迎上了敌打的刀刃。

  “这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喃喃道。

  “先不要惊讶了,我们再不靠近过去,他就被包围了!”蜻蛉切浑厚的声音最先打破凝滞。

  六把刀表情复杂,但还是发挥着最快机动赶过去。太郎太刀护住爱染国俊,鹤丸国永带着宗三左文字,笑面青江虽然自己战力不强,但是却拒绝了蜻蛉切的示意,身上的白装束迎风扬起,脸上笑意分毫不减。

  “笑起来吧,微微地。”笑面青江从夜兔的攻击间隙里向敌太补了一刀,把已经被打得重伤的敌太彻底破坏掉了。

  然后就被夜兔狠狠瞪了一眼。

  第一波溯行军很快就被完全破坏,夜兔平举起自己朱红色的巨伞,并指为刀,沿着伞面轻轻滑下。

  “鲜血吗?”夜兔看着自己被染红的手,俊朗的青年样貌被斗笠投下的阴影覆盖大半,隐隐约约间让人判断不出那神情是嘲讽还是冷漠“和你们的血液一样,竟然让人感觉如此真实。”

  就在大家觉得这话莫名其妙却又微妙的引人不快时,夜兔回头又是一副精力过剩的模样,看着毫发无伤的六人:“走走,下一场下一场。”

  接下来的战斗对六位刀剑的付丧神们并不困难,甚至可以说是轻松又安全,但是在场所有的付丧神不一会儿就都黄了脸。

  原因有些难以启齿。

  他们的审神者每次只要远远一看见溯行军冒了个头,就自顾自地冲过去,最开始不知道敌方刀种的时候还好说,后来摸出门道来就直接往人家溯行军大太刀、太刀和抢的怀里冲。

  也许是因为溯行军也没见过这种单枪匹马就敢这么浪的审神者吧,所以在太郎太刀他们赶来的时候,溯行军的阵型就已经乱了。

  所以他们也就只能如夜兔所愿的,放弃了侦查和布阵,干起来撸起袖子直接上的简单粗暴的买卖。

  但这显然不是最让人心痛的。

  “哈哈,太慢了太慢了!“鹤丸国永刚对着敌太说完,手里的刀都举起来了,就看见夜兔从他刀下面窜了过去。

  先是顺着力道一伞抽上了敌太的的乌帽子,然后展现出惊人的控制力轻轻跳起,好似没有重量一般踮着足尖刚好落在敌太带着诡异闪电的刀身上借了一下力,再一次重新跳起,反手劈斩而下。

  巨伞尖锐的金属伞棱正击在敌太头上,骨头碎裂的声音伴随着电流的滋滋声,诡异异常。

  这过程发生得极快,转瞬功夫夜兔就已经解决了敌太。他连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身后仍然保持着举刀姿势鹤丸国永,神采奕奕地冲向了不远处的宗三左文字和笑面青江,面前的敌枪。

  “就是那里吧?”笑面青江略微偏头,似乎是询问宗三左文字,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就是那里。”宗三难得看起来心情不错,他并没有计较笑面青江模棱两可的态度,语气肯定地回答。

  宗三左文字模糊间有种感觉,这种战场上的直觉是身为笼中鸟的他所不熟悉的,但是他就是知道如果是现在的话,通过身为胁差的笑面青江的协助,他一定能够避开对方敌刀恼人的刀装,对敌方的本体做出更强力的攻击。

  宗三瞟了一眼笑面青江,看见对方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便知道默契已生,再无后顾之忧。

  宗三左文字刚要发力,夜兔一下子窜到了他面前,挡住了原本他眼中的最佳进攻路线。

  在那一瞬间,宗三左文字甚至想照样发动进攻来着。

  要是打中了夜兔,也不能怪他吧?对吧?很讲道理吧?

  鹤丸国永把这一幕尽收眼底,突然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反正相同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么多回,大家多多少少都应该已经习惯了吧?不值得惊讶啊哈哈哈哈……

  鹤丸国永试图说服自己。

  “果然咽不下这口气啊……”鹤丸国永笑得十分危险,转过身拔刀冲向战场另一边和太郎太刀斗在一起的敌刀“看到了身染红白的我,安心去死吧!”

PS.

问一下大家,我还有没有必要把之前那一长串的预警都写上?

之前好像有几章让我给忘了QAQ

评论(37)
热度(223)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