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大户人家1

答应好的888f小段子!!

阅读注意

现代paro

不定时掉落的小段子

小甜饼(大概?)

刀男们都是各种各样的鬼物和精怪(然而就是没有刀精)

本人对各种动物的习性等等并不了解,可能会出现各种硬伤bug



你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人。

  实际上即使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人,只要还没到需要日常交智商税的程度,就都应该知道这个艰难险恶的世间是没有凭空从天上掉下来好工作的。

  这里的好工作,我们指的是那种包吃包住又报酬优渥,还不需要付出什么劳动的工作。

  但是很不巧,你恰好觉得自己找到了这样一份包吃包住、报酬优渥又可以咸鱼到底的好工作。

  你的朋友介绍给你的,来自于一位当地颇有名气的大老板的委托,委托的内容非常简单,就是入住这位资产的零头都能让你仰望一生的富豪名下闲置了不知道多久的家传老宅。

  美其名曰:“添添人气。”

  用你朋友的话讲就是“好山好水有益身心,酬劳丰厚衣食无忧。”

  环境优美这一点你已经充分体会到了,毕竟从小生活在城市中的你还是头一次来到这种深山老林。要不是周围确实荒无人烟,你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幸被人拐卖。

  在你眼前的这座造型古朴气势非凡、彤庭玉阶金铺屈曲的建筑物,很显然就是你的目的地了。这除了因为它是你视线所及范围内唯一的建筑物之外,更重要的是,它很奇怪。

  你对于建筑一窍不通,看见尖顶就只能想到哥特,但是这仍然不妨碍你觉得这个建筑很奇怪。

  或者说这种奇怪并非出自你目前能看见的雕梁画栋,而是来源于你尚且未能得见的更深处。

  神使鬼差般,你走向那扇阻挡你视线的高大朱门,门上略有褪色的金箔纹案精致且繁复。

  而此时,这扇门,就在还没来得及伸手的你眼前,无风自动,缓缓而开。

  门内,正是一派秋意正浓,满园红叶连绵不绝,如荼似火,更有几片随风摇落,铺于地上,落于水中。

  等等,现在不是六月份吗?

  你尚在惊愕之中,突然眼前晃过一道白影,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啼鸣,一只通体洁白的猛禽出现在你眼前。

  它站在你的正对面,侧着头看你,还对着你眨了眨金色的眼睛。细长锐利的黄色鸟喙因微微垂下而显得没有那么具有攻击力,尖利的爪子一只直立在地上,另一只微微蜷曲稍后半步。左侧的翅膀稍稍上抬,放在胸口,右侧的羽翼肆意展开,弧度优美,羽毛根根分明。

  你看着眼前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大型猛禽,一时间竟然忘了它的珍贵,只记得感慨它的美丽。

  “哇!…啊哈哈哈哈!吓到了吗?”

  然后它就开口说话了。

  还是特别爽朗的男声。

  …………

  吓到了吓到了,真是吓到了。

  你觉得自己僵在原地,连尖叫的条件反射都被吓没了。

  “啊呀啊呀,真的吓到了?不好意思呀!”仙鹤在原地跺了跺爪子,展开翅膀,大力挥动起来。

  突然平地刮起一阵旋风,把白鹤包裹其间。这怪风须臾之间便停下来,那只白鹤变成了一个白衣金眸的男人。

  “哟。我是鹤丸国永。我这样突然降临是不是很惊讶?”他笑着向你弯下腰,面对着你贴得很近“不过惊讶归惊讶,害怕就不必了啊!“

  这样说好像更让人害怕了。你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看起来很糟糕,因为对面的男人十分头疼地挠了挠头。

  “真的不用害怕哟~“男人十分自然地伸手摸摸你的头。

  “那我……重新来一次?“他自言自语道,然后和你拉开了一点距离。

  左手抚胸,右手伸开,一脚在前,一脚靠后,分明是个绅士礼。

  “欢迎你哦!“他声音带笑,眉目柔和。

  然后对你眨了眨眼。

  你恍然大悟,所以说刚才那是个wink吗?

  你有生之年,居然被一只鹤wink了!

  还是一只特别好看的鹤!还是一只能变成好看男人的好看的鹤!

  你仿佛能够听见自己身体里不停叫嚣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的那属于常人的理性本能正在和隐匿在思维深处的颜狗基因打响了一场激烈的肉搏战。

  然后你非常怂且无耻的,晕了过去。


评论(14)
热度(70)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