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杯

cp很杂,习惯攒文,欢迎安利勾搭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第二十二章

  当天夜里,在夜兔用被子安稳地把自己裹成一颗大白兔奶糖的时候,绝对没有想过自己白天心血来潮随手制定的那份理论上只涉及到六个人的出阵命令,竟然在这座本丸能在如此悄无声息却又异常迅速地鼓风作浪

  明明已是夜半时候,刀剑的付丧神们却集中在平常用饭的厅堂里。这个房间足够大,能够容纳所有人,又不像名义上真正用来开会的会议室那么显眼,距离审神者所在的主建筑也距离适中。

  “他应该是睡熟了。”今剑坐在屋内最靠近门口的门口的地方,一下又一下地抛着自己手里的短刀,短刀每一次都会在空中翻转两圈,不多也不少“今天负责观察他的是药研哟!”

  “由于各位在此,沿路还有小夜左文字和乱聊作接应。”一期一振坐在房间的一侧。

  “哈哈哈哈哈,粟田口的弟弟们还真是可靠啊……我不是在说小夜不可靠哦宗三君”鹤丸国永一身白衣被烛火染上些许昏黄暗色“还有萤丸,不要用这种吓人的眼神看我啊!爱染国俊能出阵也是好事吧?”

  “在这个时候下达出阵的命令确实是出乎意料”长谷部正坐着“可是到底是好是坏可还无法判断。不过鹤丸君,三日月没有来吗?”

  “他说老人家不能熬夜。不过没关系,我在就行了呀!”鹤丸国永说得特别自然。

  坐在角落里的石切丸闻言抬眼扫了鹤丸国永一眼,鹤丸国永立刻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正经模样。

  “本丸人这么多,不出阵先折断几把,怎么有位置让他召唤新刀呢?”大和守安定坐在崛川国广身边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眼神偶尔瞟过不远处的加州清光“这么迫不及待,新来的审神者胆子很大嘛”

  加州清光感受到了大和守安定的视线,默默把头埋得更低,向身边的歌仙兼定靠了靠。

   歌仙兼定看着加州清光叹了口气:“还不能匆匆忙忙就下结论。至少爱染国俊在短刀里练度最低这件事,审神者应该不知道,大概只是个巧合。”

  “爱染国俊是短刀里练度最低的,我在本丸目前的胁差里战斗力也比较弱。”笑面青江微笑着靠在屋内的墙壁上,伸直了腿交叠在一起,金色的刀身反射着烛光“打刀宗三左文字也几乎没上过战场,这样看来还真是不能疏忽大意的情况呢。”

  “有点吓人吗?不过比起以为等待猜测新来的审神者想做什么,这样更有趣吧!”鹤丸国永看着萤丸低落的样子,伸手摸摸萤丸的头“交给我吧,我会冲锋在前抢到主导权的。”

  “队长是我……”太郎太刀看着低着头的萤丸,似乎是想要向那边移动,却被枕在自己腿上的弟弟限制了行动“不要担心,我们已经积累了尘世间如此之多的污秽,不会轻易的消失的。”

   “虽然我恐怕没资格说这话……但是长谷部君,准备工作,还是不充分吗?”身处暗室仍然金光闪闪的虎彻真品虽然是问长谷部,眼睛却看向宗三左文字。

  宗三左文字厌恶地别过头,顿了一下但还是张口回答:“下午制定完这张出阵表,我就被命令传完命令就可以随意休息了。”

  蜂须贺虎彻皱了皱眉,却没有再说什么。

  “总会有突破口的,”压切长谷部显得颇为自信“即使没有,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可是时间正是我们缺少的东西,”崛川国广碧蓝色的眼睛里毫无效益,冷厉如冰“为了这些时间,我们还要付出些什么啊?”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总应该有别的办法啊!既然是新的审神者,那么应该先试图通过语言……”陆奥守吉行盘腿而坐。

  “要是用语言交流而不成功呢?”宗三左文字直直看向陆奥守吉行,眼神锐利气势惊人“成功的可能性又有多少呢?与失败的后果相比,这种举动,真的明智吗?”

  陆奥守吉行毫不动摇:“不能沟通的家伙当然有,但是只凭借以前的经验无法判断吧?按照现在的情况,当时迫不得已的最后手段真的已经变成了我们的第一选择吗?如果可以沟通的话,我愿意去做这件事。”

  “太冒险了。”就连惯来沉默的山姥切国广也出言阻止。

  隐隐感受到空气中开始割裂众人的暗涌,烛台切光忠犹豫良久、实在忍不住了:“审神者这次的出阵命令……难道不就是想打架吗?”

  房间里一阵沉默。

  这沉默来得顺理成章却又诡异异常。所有刀剑都好像被这句话点醒又好像是被它吞噬,似乎所有人都同意它,又好像所有人都反对它,总之就是没有哪怕一个人愿意对这句话发表什么看法。

  “闭嘴。”

  在漫长的沉默之后,大俱利伽罗言简意赅,他破天荒地伸手拍了拍烛台切的肩膀。

  宗三左文字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叹,声音很轻却硬是转了几个调子,他径自站起身向外走去:“很可能。但那又怎么样呢?”

  “我已经不想再做噩梦了。”一期一振也站起来,微微走了出去。

  “能命令我的人,实为少数。”压切长谷部双手抱臂,语气沉沉。

  加州清光沉默地离开,身后跟着笑眯眯的大和守安定。

  每一个人的离去,都在这个房间里刮起一阵无形的风,掀起暗潮汹涌,摇晃人心。房间里生生空出的那几个位置,更是好像棋局下到末路,逼迫着其余的棋子。

  蜂须贺虎彻犹豫着,想要站起,手已经做出了撑地的姿势,却又迟迟不动。

  不知何时已经红了头发的歌仙兼定面带笑意,不动如山。

  余下的众人也都是神情各异,心思不同。有人犹疑,有人坚定,有人执着,有人无谓。

  月上中天,婆娑树影随风而动,惊起鸟雀夜半啼鸣。

  此时在夜兔的屋内,床头的手机屏幕乍然亮起。蓝白的微光有如一道细小的闪电,在一瞬间照亮白色的墙壁,使得整间房间如同沉入深夜的海水之中,并且随着亮光的消逝,终究越深越深,没于黑暗。


p.s

小伙伴们!小天使们!

我想求一波关注么么哒!

快到888了所以那时候会开个点梗

或者加更什么的

关注我一下嘛~~


评论(40)
热度(207)

© 庆杯 | Powered by LOFTER